《旭茉JESSICA》成功女性 2013 – 蔣瓊耳 Jiang Qionger

蔣瓊耳 Jiang Qionger
『上下』首席執行官及藝術總監

人的心有多大,天地就有多大。

 

愛生愛,美生美

瓊是美玉,耳是庶民,這個外公賦予的名字意在讓蔣瓊耳明白,生活中既要像美玉一樣追求完美,也要甘於像庶民一樣始終保持平凡的心態。
她含著美麗的藝術銀匙出生,擁有著令無數女性夢寐以求的所有幸運,外公是最早將西方油畫引進中國的藝術家蔣玄佁,父親是設計上海博物館等建築的著名建築師邢同和;2歲時,她就跟隨家人習畫;6歲時,被引薦給著名國畫大師程十髮、書法大師韓天衡,並成為他們的入室弟子;24歲時,舉辦了轟動上海的「工業浪漫」概念首飾展;30歲時,與愛馬仕高層一次美麗的「相逢」,一個承載激情和夢想的品牌—『上下』,就此誕生,而她是這場「中國式奢侈」的執掌人。
櫻花飄香,日光清朗的早上,在『上下』體驗中心初次見到蔣瓊耳。在與她交談的時光中,在她描繪的斑斕夢想中,你會發現,女性內心的大愛、大美,原來是可以像水,像山一樣,充滿深邃動人的力量。
生於藝術世家,對於蔣瓊耳來說,學藝術是水到渠成,自然而然的事。2 歲就拿起畫筆,6 歲師從程十髮、韓天衡兩位大師,8 歲時就和哥哥獲得香港培華基金補助到敦煌展開寫生之旅。「我很慶幸在自己還很稚嫩的時候,就能夠與大師級的老師們在一起,他們一直跟我和哥哥講,畫如其人,你要先把人做好,再去做藝術。當時並不太理解老師們真正在講甚麼,但今天回過頭去看時,就會覺得他們的話其實像水一樣,無形地滲入到我的生活。他們不僅僅教我畫技,更多的是教會我一種繪畫的精神。」

但蔣瓊耳並不想成為一個純粹主觀的藝術家。高中畢業後,她考入同濟大學念室內設計專業。「因為繪畫是純主觀的,而設計師是為大家服務的,一個優秀的藝術家,不一定是要讀多少書,或者是畢業於某所名牌大學,最重要的是你對生命的理解,要用你的手和心去表達生命的真諦。」大學畢業時,她順利被美國一所最好的藝術院校錄取,所有手續已安排妥當,然而,一次歐洲背包遊,令她改變想法,冒著未知之數,前往法國。當時,蔣瓊耳的父母並不理解她的選擇,但還是給予了女兒充分的信任。「人的心有多大,天地就有多大。在年輕的時候,多看看外面的世界是非常有必要的。」
這個不按牌理出牌的東方女生到法國後,並沒有選擇去巴黎,而是到法國南部城市尼斯的法國文學院。「巴黎有太多的誘惑了,尼斯是一個很安靜的城市,而在文學院可以學很多法國的歷史、文學、社會學,更好地瞭解一個國家的文化。」完全沒有法語基礎的人在學習上自然有許多困難,她也不例外,在很長一段時間裡,她都覺得自己是個笨蛋。「即使你每天都很努力地學,你還是不會,還是笨蛋。怎麼辦?這個時候就需要有一種很強大的堅持。」
她的選擇和堅持無疑是對的,在法國,她獲得的不僅僅是設計技巧的進步,而且讓自己的心變得更自由了。「藝術的東西是抽象的,是一種你沒辦法用數學、化學那樣很具體的程式或數字來標準化的。在法國我受到西方文化的影響,讓我的心變得更大,眼界變得更寬,更開放。你會覺得自己沒有封閉在一個小世界 ,這是一種心的自由。」

 

創造「美」

2007年,愛馬仕集團的三個高層和蔣瓊耳在法國凡爾賽宮附近的餐廳共晉晚餐,彼此相談甚歡。「當雙方都擁有相同的理想和價值觀,分享同一種技巧、激情和夢想時,這是一種一見鍾情、相見恨晚的感覺。」正是源於這場美麗的相逢、對彼此價值觀的認同,對東西方手工藝承上啟下的激情的分享和對理想的追求,使得中國第一個本土奢侈品牌—『上下』應運而生,「就像男女是因為相愛和吸引而走在一起,然後說『我們生個孩子』,而不是說,『你買我,我買你』,它完全不是一個商業的收購。」

創立品牌還只是蔣瓊耳龐大夢想中的第一步。她的最終夢想是希望有一天,這個品牌能變成一個交流的平臺,讓年輕的設計師、藝術家、手工藝人以及各路志趣相投的人士匯集於此,在幾十年,甚至上百年後,能成就一場「手工藝」復興。「生命中最終沒有一樣東西是你的,你能夠掌握的,只是綻放好當下,把我們的存在體現,就可以了。我希望有一天即使我們都不在了,『上下』還可以一直傳承下去。」
「傳承」說來容易,怎麼做卻是極難。「任何事情都是一個挑戰,比如和手工藝人的溝通,品質的控制;如何才有一個更完美的創意,怎樣打造出一件我們今天的生活中既美觀又適用的器物。你不僅要考慮當下的利益,你更要考慮以後的發展空間等等。不過,我堅信,只要你用心對待,用創意的方式去分享美,所有的東西都是可以創造出來的,所有的挑戰都是可以迎刃而解的。」
儘管『上下』每天都會面臨新的挑戰,但是蔣瓊耳的內心卻是豐盈的,快樂的。「因為我們是在做一份理想,是在創造美的東西。」
傳達「愛」
『上下』寓意著兩個對立面的和諧共處。「我們的作品亦如是,外表看上去都是安靜的,內斂的,但裡面卻是絢爛的,因為用了最好的材料,最好的工藝,包含了手工藝人的價值,情感的價值,譬如一把紫檀的椅子需要製作 6 個月,一套茶具需要 3、 4 個月。這種蘊含著絢爛和平淡的生活方式,正是我們想要傳達的一種生活哲學。」
中國古老的茶文化,是對這種生活方式的最好體現。圍繞茶,他們又設計了高溫白瓷和竹編的茶具、茶桌、椅子、服裝,以及玉器、首飾等等一系列作品。「這都是圍繞一種生活的藝術展開的。我希望創造與『聲色香味觸法』,六種感官都可以體味的中國式雅致生活方式。」

在蔣瓊耳看來,雅致生活最珍貴的是時間和情感。「因為設計師花了很多時間去構思,手工藝人花了很長時間去製作,然後用它的人又花了很長時間去擁有它,都是情,情由物生也正是如此。」
作為這場「中國式奢侈」的執掌人,瓊耳否認自己是強勢的CEO。「我的角色並不是去管理別人,而是去激發每個人的靈感⋯⋯所以我們的角色不是以強勢來定位的。生命要的是平衡,你很強勢也沒用,不強勢並不表示你不行。我覺得無論男人還是女人,都應該像老子《道德經》 所講的『上善若水』,就是要像水一樣,遇到山就流過去,碰到大海就融為一體。你要影響這個世界,你要影響你的生活,你就要像清清的孱水一樣,潤進去就好了。」

 

分享「美」

生活中的蔣瓊耳,也是一個很『上下』的人。「我覺得生活裡就需要有兩面,該大大咧咧的時候,不要太在意,需要追求細節完美的時候,也千萬不能放過。」
她安靜地坐在有著中國式書法線條的紅色椅子上,娓娓道出她的人生、夢想,以及生命中的良師益友。「智慧讓你的美由內往外,這種美麗不會隨著皺紋、白髮和時間而衰退,只會愈來愈美麗,愈來愈強大。當然,智慧是靠學習、體味獲得,光看書也沒有用,很多道理只能是你在生活中慢慢學習和體會。」
蔣瓊耳承認自己是很幸福的人。「如果給我的感情生活打分,我打101分,就是一切都很幸福。當然,幸福不會從天而降,是要靠智慧經營。經營婚姻如同編織毛衣,一定要共同編織。婚姻中一切的失敗,是因為每個人都把自我作為中心,當你有自我時,你就會根據你自己設定很多標準,舉個例子:結婚紀念日。很多人就會抱怨,為甚麼他沒送東西給我?是不是表示他已經不愛我了?這個就是『自我』。我從來不這樣怨責,我與老公也經常忘記結婚紀念日,但忘記並不表示我們不幸福,恰恰相反,我們不需要用形式來證明愛情。」
「你要想過得幸福,就要摒棄自我意識,少怨責,少抱怨。愛是建築生命的源泉,自我是摧毀生命最快的武器。」

 

Text: 喬夕
Portraits:Jay Sin

 

簡介
出生於藝術世家,家學淵源,有深厚的東方文化底蘊,是一位享有國際聲譽的中國當代藝術家設計師。其作品曾在瑞士、美國、法國等多個國家的博物館展出並被收藏,曾參與眾多國際性的展覽和獎項,並獲得榮譽。如今,她一心一意培育『上下』,經營自己將中國優良傳統手工藝推向世界的夢想。
2005 年
應邀作為第一位中國設計師參加法國巴黎家具沙龍。
2006年
舉辦 「赤墨印象」—蔣瓊耳個人中法雙地畫展。同年,應邀成為愛馬仕中國櫥窗設計師。
2007年
於上海舉辦「水墨舞者」蔣瓊耳新藝術作品展。
2009年
與Hermes International 共同投資創立全新的中國高尚生活方式品牌『上下』,致力於傳承中國精湛的手工藝,通過創新,使其重返當代生活。
2010年
『上下』全球首間零售空間在上海開幕。同年,公司設計的茶具系列「橋」獲EDIDA國際設計大獎最佳餐具設計獎。
2011年
入選福布斯2011全球時尚界25華人,『上下』獲香港設計營商周(BODW)DFA 2011亞洲最具影響力設計大獎。
2012年
於北京舉辦『上下』手工藝作品展,獲得「躍界女性」稱號。同年, 『上下』北京零售空間開幕。
2013年
獲頒《旭茉JESSICA》成功女性大獎。9月於法國巴黎『上下』全球第三間零售空間正式揭幕;並於12月第四間零售空間在上海虹橋開幕。
2014年
全球第一間『上下』之家,在上海一幢百年洋樓內開幕。

『上下』北京零售空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