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旭茉JESSICA》成功女性 2015 – 朱若茜

朱若茜 Rachel Zhu
日清集團總裁

作為一名女性,我喜歡聆聽,也更願意通過自身行為及親和力感染身邊的團隊,真正做到言傳身教。

朱若茜這樣詮釋自己:「我是一個很堅持自己想法的人,但同時我又敢於重用與我有不同觀念的人才,並以積極、開放的態度思考對方的提議。」將原則性的堅持和集思廣益的傾聽完美地融合,是她獨立特行的一面。「母親信奉基督教,她的大愛、對人不設防的態度深深影響我,也使得我容易卸下心防,結交到很多朋友。」

在朱若茜來說,追求完美是與生俱來的。「我認為凡事沒有最好,只有更好。我並不苛求完美,只是在決定前會追問:還能有更好嗎?」創立於1989年的日清集團,最初以食品銷售為主營業務,之後,她與先生敏銳的看到商業地產的潛力,於是集團業務開始涉及商業房產投資項目,包括溫州喜來登酒店、高端住宅及辦公樓等,而在興建波特曼廣場時更邀請到John Portman & Associates為首席設計。

偶然的機會,集團第一次嘗試與國際品牌Lacoste的合作,除店面的裝修、服務人員的培訓需要磨合等等,她說有次危機公關令她獲益匪淺。「一些客人買回去的T恤,因為穿用、洗滌過於頻繁,出現掉色、褪色的情況,因此質疑品牌的品質。」為了消除消費者的疑慮,朱若茜開創了VIP室接待客人,教授他們正確洗滌的方法,同時承諾質疑的T恤可免費換新,更首開先例,準備了洗滌手冊附贈。因為她的積極應對,在經營Lacoste品牌期間創下了全球評效第一的榮譽,Lacoste先生更親臨溫州參加專門店的開業剪綵活動,這給了朱若茜很大的鼓勵和信心,也令她開啟了想代理更多高端品牌的想法。

奢侈品牌王國
於是集團開始拓展業務並進入奢侈品市場:從選擇品牌,到策劃方案,再與品牌方進行反覆磋商,加班到深夜是家常便飯,一個方案全部推翻從頭再來也習以為常;因為內地和國外不同的政策及市場,他們還需要將精力花費在更多的市場調研、店鋪選址以及各種批文中。「回想一路的創業歷程,雖然過程艱辛,但是我非常愉快,因為這是一份我發自內心喜歡的事業。」

努力最終獲得回報:2002年集團開始與Mont Blanc合作,接下來,Max Mara,Salvatore Ferragamo, Paul&Shark、Bvlgari 、Carolina Herrera、Ermanno Scervino等都陸續加入。多年合作中,日清憑藉系統的管理及良好的業績屢次獲得多家品牌公司的嘉獎及讚譽。如今它在全國多個城市代理了10個奢侈品牌,包括在上海、溫州、杭州、武漢、長沙等地擁有100多家店鋪,形成了以商業地產、奢侈品代理、食品銷售為主業的「三業並舉,多元發展」的格局。

內外兼修
從事與時尚有關的行業,朱若茜有自己的時尚見解。「優雅」是她對自己的形象定位,從髮型到語言到服裝等等,她總能從不同角度詮釋優雅之美。「無時無刻我都要求自己做到『得體』,以自然但不失細節的狀態出現在眾人,包括在我的家人面前。作為女性,優雅是我終身的必修課。」下屬們眼中的朱若茜永遠穿著得體, 讓人賞心悅目,工作溝通時細聲慢語,善於聽取不同人的意見,無怪乎同事們說:「她對生活的樂觀和豁達,讓一切都充滿了向上的正能量。」

朱若茜亦一直告訴自己女性的美麗更應該是由內而外的,「現代的美麗女性一定是智慧、沉靜、自信,有大眾親和的氣質,同樣也有遇事不亂的淡定。內外兼修的美才能散發真正的光芒。」所以她崇尚一種快樂哲學:快樂的生活、工作;感恩點滴所得,分享微小幸福。「人生各有精彩,要本著有得必有失的心態去面對,這樣才能用豁達的心態去對待暫時的得失。」

父母是孩子的一本書
雖說在商業上取得如此成就,但朱若茜知道,成功不僅來自事業,更來自家庭。 「緣分讓我與先生在27年前相識,我從先生身上真切感受到相濡以沫的含義。我們一起創業,時刻溝通與分享;遇到挑戰或困難,彼此都會隨時靜下心來傾聽對方,共同探討解決方式,我很感恩這一路他的陪伴。」

都說父母是孩子的一本書,會影響孩子的一生。「就如同跟朋友相處,我會通過孩子喜歡的方式敞開心扉與他們交談,站在他們的角度思考並聽取他們的意見。兒子喜歡下棋,一點不會的我也開始學習並陪他下棋,同時讓他在輸贏中學會整理自己的心態和處理問題的方法,逐漸下棋亦成為了我的愛好。」已經碩士畢業的女兒站在她身邊,擁有同樣燦爛笑容的兩人就像姐妹,親密的幸福感令人羨慕。周末和家人一起運動,或者請朋友來做客,都是朱若茜一家的平靜而輕鬆的相處方式,「每年還會抽出長假來一場家庭旅行,這些都是我感覺最愜意、舒適的時刻,自然壓力不覺中也會消散。」

Text: 覃芳萍
Portraits: 許智舜

母親的大愛、對人不設防的態度深深影響我,也使得我容易卸下心防。
家人是朱若茜最寶貴的財富,也是幸福的源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