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旭茉JESSICA》成功女性 2020-江旻憓 Vivian Kong

「我們先要預備好有着所有成功的條件,那麼我們就會改變了想法、改變了 言行,不會再執着去拿那個成功。」

去年歷經傷患、也歷經兩次國際賽金牌,年僅 26 歲的江旻憓 (Vivian) 終於摘下她夢中的星星,在國際劍聯公布的重劍世界排名中榮登世界第一寶座,成為首位港產劍擊世界冠軍,這位「一姐」在巔峰之際,疫情的爆發卻令奧運跟現實世界擦身而過,她卻依然笑說,現在多看佛學的書,懂得了平常心,也懂得了放開輸贏。 

 

東京奧運延期,奧運是 Vivian 準備了很久的比賽,先前 一心一意 24 小時都在想着奧運,直至疫情來到,真的重新思考什麼才是最重要,她認為比賽就像一個嘉年華,是讓全 世界好好地去慶祝一些價值觀,像世界和平,是一件很開心的事。「疫情是全世界的悲劇,讓我們反思對身邊的人、事、 環境重新作反思,把我們都關在家裏,看看我們人類到底做錯了些什麼! 疫情下不可能做得到,現在最重要是抗疫,所以我只是繼續努力做好本分繼續鍛練,一有機會就可以再次為港增光。」

「今年狀態最好,教練眼中我還有很多很多的不足,技術上的東西就全部交給教練,但心理上我就在此沒有一個比賽的環境中,面對那麼多不確定性,每一日想一想自己的不足,一到比賽就可以表現最佳狀態。」

「以身體來說,我很容易受傷,不關劍擊的事,而是我很多時候不夠專心,所以近日我看了很多關於佛教的書,好像坐禪或行禪,每一刻都要企穩,不要思索其他東西,就較不容易跌倒受傷;以心理質素來說,以前因為排名關係,時常想贏怕輸,每一劍都覺得很重要,不是要看結果,是要看心態,次次輸了也可以學到更多,不是說自己成績好了就不可以輸。」

多年來的磨煉,Vivian 認為即使輸了比賽,最重要不要輸了心情。「最大挑戰是學識輸贏,不要怕輸,輸了才會贏得更多,劍擊很奇怪,愈輸得很多次的人,愈有機會下一次就輪到他會贏了,但每一次輸的一刻都很不開心、感覺很挫敗,特別是練得很好,準備得很充足還是輸,那時就是要調整心態,回到香港繼續練習,去準備下一次比賽。」

「我記得去年取得世界排名第一,但布達佩斯比賽卻在 32 強止步,還受了傷,所以回港時就哭了。」談到拿到世界 第一,Vivian 還是忍不住垂淚。

「由細到大沒想過達到此夢想贏得世界第一,那一刻真的很想拿冠軍,因為身邊很多人用了他們許多的時間與精力成全我的夢想,我很想快些好番,回來後人人都只是讚我,其實教練說我那一場比賽我不應該輸的。」她回憶起來仍是一臉的苦澀。

 

她心理轉化極快,Vivian 瞬間回復狀態,開心笑着說。「雖然得到世界排名第一,但練習過的東西其實還沒有做到,明明已經達到夢想,但那一刻我覺得自己不配,距離我心目中的世界第一還差很遠,我是十分感謝大家的幫助及鼓勵。」

「這一刻我只想快些再代表香港出去比賽,我最在意是發揮到自己的力量和心態,不是志在贏,而是自己學到的東西、進步到的東西,真的能夠盡情發揮到出來,自己才覺得配那個第一的排名,那就是最開心的時刻。」

「獲得世界第一以後,真的多了很多我不認識的人的鼓勵,那次我還要很悲壯的回來,還受了傷,真的很多人無條件的支持我,大家都在讚我,叫我不要心急,要慢慢等到傷患好番。以前第一次傷拿拐杖不想給人知,今次傷就要給人 看我很快好了,因為身邊人的鼓勵,還有看到很多小朋友的家長對我說,正是因為看到我的努力,所以叫小朋友去學劍擊。」有次她去一間學校,有學生們對她說: “I’m so proud of you!” 很多時是大人讚,很難得小朋友都讚,令 Vivian 感到特別驕傲,令她更想要做到一個好的榜樣。

「最重要是心理質素,我不怕痛,但怕受傷前前後後那種恐懼,會不會從此不能再打劍,傷患亦令我發現自己原來如此熱愛劍擊,我以前沒有珍惜的行路、踎底這些動作,兩次受傷令我更懂得珍惜。」

「人生的機會不是無限的,以前常想今次輸了下次再來,但又是去到那個無常,妳不知幾時去到又出意外,不知何時再可以比賽,所以現在更懂得珍惜感恩,知道身邊的人很重要;有時自己可能很累不想再練習時,想到第二天見物理治療師,還有見醫生時,也想見我快些好番,想要他們不要擔心,那就重新得到動力,令我繼續地去重新操練,專心地做康服的訓練。」 

 

「最大的動力可能是對自己的挑戰,我覺得對自己有很大的好奇心,若然我全心全力投入到劍擊之中,我可以去到幾遠,特別是受傷以後,更加有此感覺,要對得住這項運動、 這項興趣,一定要做到最好。」談到一星期鍛鍊多少天?她微笑說 :「星期一至六,一日 5 至 6 個鐘,星期日休息。」

「每次我都說媽咪是我最感激的人,因為媽咪才令我學習劍擊,她原先喜歡跳舞,想我做舞蹈家,2 歲就送了我去學芭蕾舞,但我喜歡打架,喜歡學跆拳道,離她的夢想很遠,爸爸就說劍擊又有得打、又像舞蹈又很靚,於是就試一下, 那時 11 歲開始學習擊,一學就香港隊的教練就覺得我有潛質,跟着香港隊的姐姐們一起練,一直到現在。」Vivian 對劍擊的着迷,以至她做任何人生決定,也離不開劍擊,她進入史丹福大學修讀國際關係,也全為了出國比賽時能學以致用, 與不同國籍選手交流。

「每次大型比賽其實都很興奮,壓力和期望都很大,第一 次參加仁川亞運志在參與,四年後第二次雅加達亞運就感覺責任大些;每次我到了比賽場地,都會讓自己感覺好像平時做練習一樣,做好每一劍就好,只是觀眾多些,燈光多些而已。」對於未來,Vivian 即使多次受傷,卻從沒有想過退役打算,因為劍擊能圓滿她的人生。

享受登上世界之巔的快感同時,她坦承世界第一給她帶來巨大壓力,後來逐漸才取得平衡。「媽咪在我還未取得世界第一時,已經說我已是她心目中的冠軍,我們先要預備好有着所有成功的條件,那麼我們就會改變了想法、改變了言行, 不會再執着去拿那個成功。我以前對自己成功的定義很清晰,一直以為取得世界冠軍就是我的目標,但當取到以後又好像不是很真實想要的東西,雖然想一下還是會開心,但發現自己其實還差很遠,自己其實要做好更多東西,好像跟朋友和身邊的人一起去做更多有意義有價值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