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旭茉JESSICA》成功女性 2021- 吳驪珠 Wu Li Zhu

自2019 年起,吳驪珠的名字因當選中 國科學院士而廣為人知。長期堅守光 化學的研究,這名年青的女科學家致力研究 光,也為人類生活帶來一點光——她在化學 界摘下聖杯,於光化學合成和人工光合作用 製氫研究中創下革命性新成果,為全球能源 與環境危機帶來創新的解決之道。

人工光合成解決能源問題

世界能源短缺和環境污染的問題日趨嚴重,各地科學家均致力研發各種可能性,而 從事光化學研究的吳驪珠恰好身處世界科技 最前端,在人工光合成上取得突破性進展, 成功模擬了自然界光合作用的繁複化學過 程,推動了太陽能的高效化學轉化,對國家 實現碳中和帶來創新成果,亦為世界能源短 缺和環境污染的問題帶來一片曙光。

「光化學」、「人工光合作用」這些學術名 詞對大眾而言似乎高深莫測——光化學跟我 們的日常生活有何關連?吳女士解釋指,看 似事不關己的化學過程,原來與人類生活息 息相關,「自然界的光合作用是地球上最重大 的化學反應,亦是地球上最有效地固定太陽 能的化學作用。若然可實現人工光合作用, 就能有效將太陽能轉化為化學能,固定二氧 化碳,所以人工光合作用一直被譽為『化學 聖杯』。」 掌握了神秘的植物光化學過程,即 使未來煤炭石油的供應面臨枯竭,人類文明 也不會因此而受到影響,而這正正是吳女士 與團隊一直努力邁向的目標。

作為一名年輕的中國科學院士,吳女士 慶幸獲得今天的輝煌成就,「國家導入先進科 研、儀器及人才配備,令科學家身處的環境 與過去不再同日而語。1997 年,在香港回 歸前夕,為加強內地與香港的學術交流,中國科學院與香港大學成立了新材料合成與檢測聯合實驗室,我有幸成為首批派駐學者前往香港,一邊協助實驗室的搭建,一邊師從 香港大學支志明教授學習。先後師從兩位學 界頂尖的科學家,實在讓我受益匪淺!」自 2008 年起,人工光合作用成為了吳女士的 研究課題,多年來她率領團隊在該領域深耕 細作、心無旁騖地專注研究,堅持把事情做盡善盡美。2019 年,吳驪珠團隊發表一篇 《人工光合作用讓二氧化碳變廢為寶》的相 關論文,刊登於世界最權威的《細胞》學術 雜誌子刊《Chem》 ,對研究成果帶來空前肯 定,吳驪珠感到自豪卻依然謙虛,深信若沒有國家發展的強大後盾,沒有團隊的支持與合作,絕不可能有今時今日的成績。

成長是一種裂變

在中國科學院理化技術研究所工作,歷任研究員、博士生導師、超分子光化學實驗室主任;2004 年入選「新世紀百千萬人才 工程國家級人選」;2017 年當選為英國皇家 化學會會士;2019 年當選中國科學院院士, 別人眼中都以為吳驪珠一帆風順,一切似乎都是水到渠成,但原來摘下化學聖杯的背後,是無比的付出與堅持。「記得大學時做 過的一次實驗:將一種物質在坩鍋中燒成恆 重後進行實驗,從早上八時進實驗室,一遍 遍地埋首研究,午飯也沒吃,一直做到晚上 九時,終於成功完成了全部實驗內容。」做 一個小小實驗尚且如此,何況從事科學研究呢?出生於書香門第的她,自小受家庭影響 而熱愛學習,成績優異的她卻不甘當個書呆子,「當你把書本上懵懂的知識通過實驗做出來,令知識不再流於字面上而活起來時,自己就真的成長了。當然,成長也是裂變,收 穫的背後是付出,科學研究並不是舒服地待在象牙塔裡,很多時候都是坐冷板凳,每一 次堅持,都會離你探知的奧秘更近一步。」

吳女士曾多次走進大學校園及科研院 所,激發大學生從事科研的興趣和熱情,同 時亦鼓勵女大學生們在科學路上善用女性的 自身優勢,「女性做事一般都較仔細,觀察力也更敏銳,面對挫折時更樂觀堅韌,這些都 是成功不可或缺的素質,亦是女性從事科學研究的優勢。如果選擇了科學作為未來發展 方向,就得堅持下去,只要不輕言放棄,定 會有所成就。」

成功是一份簡單的幸福

能在自己的專業領域做到世界領先,吳 驪珠無疑是一位公認的成功女性。然而當她 跟成功靠得越近,她對成功的理解便越簡單——工作愉快、家庭幸福、孩子快樂成 長。離開實驗室後,現實生活中的她建立 了美滿幸福的家庭,夫妻志情相投、三觀一 致。當外界聚焦於實驗室的成果與數字,原 來這位女科學家心中的成就,純粹是工作與 家庭兩兼得 —— 一種沒法以化學公式計算出來的淡然幸福。

 

吳驪珠多年來致力從事光化學的研究,成功背後是一次又一次廢寢忘餐的堅持。

 

香港回歸前後,吳驪珠在香港大學進行博士後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