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旭茉JESSICA》成功女性 2021- 周熙文 Kim Chow

周熙文(Kim Chow)是香港中文大學 生命科學學院助理教授,2019 年加 入中文大學的她,不單是歐萊雅「2017 未 來女科學家計劃」的首位香港入選者,去年 更獲頒2020 年度國家優秀青年科學基金。 身為香港大學藥理及藥劑學系博士,她現正 不懈研究的領域是阿茲海默症神經元退化機 理(腦退化症)。

啟蒙與天命
訪問當天,早上走到香港中文大學的中 大生命科學學院,精神煥發的周熙文教授就 在其辦公室連實驗室埋首工作。跟她打過招 呼之後,就閒聊了幾句,亦等待攝影師設置 攝錄器材。聲線洪亮的周教授友善地微笑: 「叫我 Kim 就可以啦。」

眼前的女學者、科學家,每天早上 7 時半回到辦公室工作,為的是多花一點時間去做好科研,好奇想,她是否是從小已經立志 從事科學研究?「細個看到關於藥廠的新聞, 想過要研究一款新藥物出來。」這種小孩子 單純的想法,她還跟父母透露了。回憶當 時,覺得自己對「科學家」一職完全沒有概 念。後來,她走上科研之路,是冥冥之中有 計劃,亦跟一位啟蒙者有關係。

Kim 的啟蒙老師是德望中學的一位生物 學老師 Miss Mok。高中時代,Kim 選讀理 科班,而 Miss Mok 則擔任好的生物科老師, 「我很喜歡上她的生物課,因為覺得她很愛 錫我,課堂亦很有趣,所以特別喜歡這個科 目。」萬料不到若干年後, Kim 初獲香港中文 大學的教席之時,竟在朱教授的退休歡送會 上重遇 Miss Mok,「聽到其他人叫她『朱太』, 才知道她是教授的太太。她告訴我她已退休,就算我再德望亦不會找到她了。幸好當 時我倆交換了聯絡方法,可待日後再聚。」 這種令人開心又驚喜的不期而遇,令眼前的 科學學者都說了一句:「世事真的好玄。」

母親影響至深
若形容 Kim 是個很特別的女性亦不為過,皆因她是土生土長女性科研人員,又是本地專門研究腦退化病的學者,實屬少有。然而,她必定會告訴你,她的媽媽更特 別:「媽媽三番四次地示範如何由零開始去 做好。」她憶述父母在她唸小學時已離婚, 她眼見母親擔起頭家,母兼父職,就算跌 落谷底仍拚命上進,由零到成為晶片公司的 CFO,不單成了她的 role model,在相互扶 持下更成為了戰友。「她差不多要退休了,卻 打算將最大的興趣 —— 焗麵包變為新的事 業,不單報讀藍帶烹飪課程,亦想要開麵包 店。」媽媽面對一切的從零開始、跌倒之後 再站起來,都教 Kim 感受甚深及獲益良多。

「媽媽以前會笑我經常『掹車邊』,例如 考小學、入精英班,我不是考第一的學生, 亦非考包尾,這一切遭遇,某程度上會令我 變成一個更豁達的人。」在科學研究上,Kim 經常面對失敗,所以她笑說自己要比一般人 更樂觀才可好好面對,亦會將別人給予的負 面評語或意見,又或不如意事,以其正面 的思維去扭轉,「科研 shape 了我這種人格 出來,否則我可能會抑鬱」。Kim 又再補充, 自己的樂觀亦拜媽媽所賜,因為媽媽會跟她 說「失敗都未必唔好,可能下次獲得更好的 呢」。似乎,俗語說的一句「失敗乃成功之 母」放在 Kim 身上,有雙重意義,透過面 對失敗,她的媽媽的確成為了她的「成功之母」。

成敗得失
相信不少人認定 Kim 是成功的科學家, 她本人又怎樣定義成功?「我每個星期或者 每一日,都會給自己一個小target,如果可 以 achieve 到,就是成功。」再難的事情, 逐步去解決,都總有成功完成的一天。

「做研究其實 90% 時間都失敗,否則個個 都拿到諾貝爾獎。」 Kim 跟我們提及,當不清楚 失敗是否正常的時候,也許真的會想到放棄, 因為整天都失敗,整天都做不到,整天都是錯 誤。不過,話風一轉,她表示從沒想過要放棄。 在她心目中,做研究必有失敗之時,如果一個 方法行不通,她會考慮用其他方法進行研究, 而不是採取放棄的態度。想必,這就是令她能 成功完成研究的原因,Kim 則謙虛指:「可能 我暫時未遇過令我認為失敗到無可挽救程度的 情況。」她會不斷去反思自己所研究的題目、 方法、進程,不會盲目進行研究,以避免在最 後階段才換來災難性失敗。用打機來比喻科學 研究工作,Kim 如此說:「你夠沉迷就可以打 爆機,唔夠沉迷就會卡住在某一關入面。」

實驗室外,我隨 Kim 去了「逸夫書院」 跟畢業生拍照。在旁看著,Kim 主動做出趣 怪動作、表情,不介意「瞓地」跟學生拍照, 惹得大家都歡天喜地。平易近人而沒有架子的老師,又是不怕失敗的科研人員,Kim 演繹了女學者的風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