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旭茉JESSICA》成功女性 2021- 惠英紅 Kara Wai

數中國影視圈風雲人物,惠英紅一定榜 上有名。她曾演出超過一百部影視作 品,無論電影任何角色,從「打女」蛻變實 力派演員,千錘百鍊的不只演技,也包括她 的生命-童年貧苦,曾患情緒病⋯⋯種種歷 練,內化成她的戲劇才華,為她贏盡各方殊 榮:她是首屆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女主 角」,至今三奪金像影后,集影、視后於一 身,也是金像、金馬雙料華語電影影后。回 望過去的高山低谷,今天的她已雲淡風輕,寄語身處低潮者:只要一息尚存,便大踏步向前走!

惠英紅演過許多齣電影,但其實她本人的故事,才值得拍成一部戲。這部戲,甚至可以由清朝講起-不是「穿越」劇,而是因為她的家族是山東滿族正黃旗人,滿姓葉赫那拉氏,是名副其實的顯赫世家。

休息才可重新出發
眼前的小紅姐,確實有一份貴族的閒逸和氣度,卻肯定不是來自藍血基因,畢竟清王室已是遠古事情,其家族來到香港要自力更生,她是名副其實的「公主身,苦難命」。 「滿族正黃旗人這些,都是很久以前的事情, 對我來說並無壓力,亦無得着,只是一個名 銜。」

惠英紅家有八兄弟姊妹,自小清貧,為養家,她14 歲加入邵氏當演員。「邵氏是一個很大的訓練基地,令我當時對演藝工作裡任何一個崗位都有所認識,是一個很好的基 礎。」其中,她受當年名導演如張徹、劉家良等賞識,從他們身上學會很多。「我真的 很幸運,張徹導演選了我(於《射鵰英雄傳》 擔任第二女主角穆念慈),之後又拍了李翰 祥導演的戲。我在邵氏這麼多年,主要拍三位導演的戲:張徹、李翰祥和劉家良,這三 位都是當時最頂尖的導演,有不同風格,每個導演都教識我很多,例如李翰祥導演教識 我怎樣做戲、劉家良導演教識我怎樣拍打戲、鏡頭運用等等。」 她人如其名紅得很快,1982 年憑《長輩》 奪得首屆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女主角」,是金像獎史上唯一一位憑武打片封后的演員,演藝事業如日中天,卻一度受情緒病所困而淡出影視圈,直至2005 年才全面復出。「當時確是因為情緒病問題,我亦覺得需要休 息,因為自己一路以來都是拍打戲為主,但這不能持續,所以才決定停留五年,做一個過濾,讓武打形象不要太深入民心,讓人看到我的演技,才可以重新出發。」

要多謝自己
由「打女」轉型至能駕馭不同角色的實力派演員,惠英紅覺得難度不在個人演技, 而是要打破觀眾的固有框框。她成功了,重返影視圈後,她參演過多部膾炙人口的影視 作品,主角配角、時裝古裝、驚悚片搞笑片⋯⋯甚麼戲種、甚麼角色都有,獎項更是接二連三,試過憑電影《心魔》橫掃不同影 展共八項大獎,是三屆香港電影金像獎及一 屆金馬獎雙料華語影后、第二位集影后、視 后於一身的演員。「獲獎對我很大意義,我相 信每位學生考試都希望自己能有好成績,尤 其當你很用功去做好一個角色。」

觀眾都聽過許多次惠英紅發表的「得獎 感言」,她直言,多年來要感謝的人有許多, 許多。「許多許多合作過的人,許多朋友, 許多家人,全部都要感謝。但如果只能選一 個,我會選自己。」為甚麼只選自己?「因 為每件工作,最重要是向自己有交代,至少不要有遺憾,所以要盡自己努力。」

對呢!有時候,不管掌聲罵聲收到幾 多,過到自己一關才重要。「就像許多人都有 氣餒的時候,便跟自己說:我仍然生存。既 然還生存,時間都是這樣過,那就別浪費, 向前衝。」

同一番說話,也可跟香港電影人說。畢竟港產電影積弱已久,缺乏新血入行是其中原因。紅姐一向支持新導演,新戲《一路瞳行》便由新晉導演朱鳳嫻執導。「我一定支持 新人,如果香港電影圈永遠只剩一班舊人,就會衰落。我覺得每段時間都會出現困難, 對於近代影壇,可以的話,盡量去栽培人才,後浪始終會有新概念,希望他們加油。」

獲得《旭茉JESSICA》成功女性大獎, 惠英紅很謙遜,笑稱很難定義甚麼叫「成 功」。「我覺得,無論你正在從事哪一行、哪一份工,只要對社會有貢獻,都叫做成功。」 那麼,接下來她還有甚麼目標?「以前會有 很長遠的計劃,有好多目標,現在反而沒了,開開心心過每一天,最緊要健健康康, 尤其經過疫情後,很多人重新發現健康快樂 原來最重要。這,也成了我現在最重視的目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