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旭茉JESSICA》成功女性 2021- 曹蘊怡 Winnie Tso

去年,Winnie憑藉對兒科發展臨床實驗研究的熱忱,成為2020年度七位「十大傑出青年」其中之一,沒把榮譽據為己有,只因她與團隊的初心,本是為喚醒大眾正視腦部曾受創傷的兒童的認識和需要。

「並非為得到個人的肯定而參選,期望藉著『傑青』這個平台,喚醒更多大眾對他們的認知。」也許,是感同身受的過來人吧。她分享自身作為「七星女」經歷,「媽媽懷胎七個月便誕下我,早產緣故自細已多病痛,加上當年沒太多正確概念,本身左撇子的我被老師要求右手書寫,小學時所寫的字全部左右倒轉了,他以為我有讀寫障礙,而因多病在上堂時會無緣無故地睡著,讀書成績並不出色。」

在她七歲那年,跟隨懷孕了廿四周的媽媽到美國探親,曹母在親友家的洗手間誕下弟弟,滿地斑斑血跡和弟弟的哭聲響徹整間房,而這情景卻永遠烙在她的腦顳葉內的海馬迴,只因自那天起,弟弟再沒回來過。

「親眼看著弟弟來到又離開這個世界, 從那刻起,我堅決要當一位醫生,希望能幫到類似我弟弟那樣的小朋友。」在人間行醫, 也得排除萬難,她留學英國攻讀倫敦大學內外全科醫學士,實習兩年後,因曹父抱恙 07 年回港執業。

在香港當醫生,要入讀醫學院考取醫科文憑,做了一年實習醫生才得到正式資格行醫。然而,要當一位兒科專科醫生,得多讀 六年,如若像她成為兒童發展科醫生的話, 必須要專修多三年時間。六年之後又三年, 只因兒科行醫比無間更富耐性和韌性的挑戰。

「常跟醫學生說,兒科醫生先決條件要 好喜歡小朋友!遇上有發展問題的,更需要 有耐性和有愛心。」若能早點找出兒童發展 問題根源,便能及早治療和訓練,發展潛能自會大大改善。她引用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 Prof. James Heckman (2000 年),「愈早幫到小朋友,他們對回饋社會的動力也愈大。」 兒童發展問題蓋涵很多範疇和類別:專注力不足、過度活躍症、自閉譜系障礙、發展遲緩或語言遲緩等統統都是 Winnie 需要關注的範圍。

「公眾教育也是很重要一環,很多市民會 在母嬰健康院跟進嬰兒的成長和發展,那裡 已經有醫生護士幫忙監察,家長定期打針和 跟進已足夠,但總有一些遺漏,如大小肌肉 的協調性、說話認知能力和社交技巧等,我 們弄了網站和專頁,以深入淺出方法把相關知識帶給大眾。」

Winnie 絕非退而求其次的人,醫好病 童外,更希望盡多點力為復康加強配套,於 是,她創立全港首個「兒童腦創傷復康計 劃」,寄望能為有需要的病童和其家人提供 一條龍式的關愛。一切,源於她曾接觸一名 有嚴重先天性心臟病的五歲可愛女童:「大約四年前,在行醫期間遇上她,她大手術後 遭受腦創傷,令喜歡聊天逗人的可愛小朋 友,頓時變成四肢癱瘓終日臥床飲食難嚥,腦部創傷令她失去視力而變得沉默寡言。父母因此精神崩潰,其母更患上嚴重抑鬱。如 能由病發開始一直支援到他們正常生活融入 社群,無疑對整個社會有著健康的影響。」

皇天不負有心人,這位可愛病童終可重 拾光明,全因Winnie 在全球醫學界「集氣」, 邀請世界各地的醫神各出其謀,利用日新月 異的技術終令女童康復,「雖然腦部受了創 傷,決定試試查找腦部會否有剩餘的腦細胞 仍有感光反應⋯⋯萬幸真的成功了,現在的 她回復視力更可自己走路了。」

每次得悉女病童來覆診,Winnie 會準備 好一包新買的蝦條放在辦工室,好等她佻皮 地走到醫生椅旁央求問:「有沒有蝦條吃?」 愛跟小朋友玩的Winnie 自然樂不可支的和應。

深明醫好病人是份內事,更祈許大眾諒解、支持和接納腦創傷後康復的朋友們。「有位家長跟我說,她可接受一世要照顧大腦麻痺的孩子,最難過是接受不到在街上那些看著她倆的歧視目光。我只可答允,盡我所能去幫小朋友,大眾市民的接納,得靠傳媒幫忙發揚。」

在她的名片上,地址是薄扶林瑪麗醫院新教授樓,工作經常打卡的地方,卻是位於九龍灣的兒童醫院。高尚的職銜沒阻礙她對 貼地要求的關切,只因當你上心,這無關乎知識高低,而是一種惻隱之心,仁之端也。

走過杏林醫道,定必毋忘初心。問她可會跟弟弟分享「成功女士」和「傑出青年」 的殊榮呢?「我想,已成了小天使的他會替 我開心吧!其實,到這天我仍然想多謝他。 因為他,令我不再怕血,讓我幫更多有需要 的小朋友,願望靠自己努力去幫助早產的小 朋友⋯⋯」

幼吾幼,以及人之幼,全因七歲那年她 目睹弟弟一瞬即逝的生命,隨著長大只願盡多點綿力,去影響更多兒童的生命,只要及早診斷治療改善和消去歧視目光,無需折翼仍有權利快活於人間。

在美國哈佛醫學院波士 頓兒童醫院接受培訓期 間,大女兒拜訪在工作 1 的我。

 

於英國倫敦大學 King’s College 獲得醫學學士 學位。

 

為有特殊需要的兒童進行檢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