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旭茉JESSICA》成功女性 2021- 林恬兒 Emily Lam

十年前,翻看雜誌報章的社交版,你會看到林恬兒(EmilyLam-Ho)與眾名媛出席不同社交場合的照片;現在,你要翻看商業版、環保版、親子版,才會看到她的身影。這位愛熱鬧的女子,是如何由名媛化身到郊野執垃圾的環保先鋒?全因為對子女及下一代的愛。

進化路線圖
身為林百欣的孫女、林建岳的長女,Emily從來沒有正式為家族、父親打過工。她很直接就說出:「五兄弟姐妹之中,我是唯一一位沒有幫爸爸工作,而是自己創業。」語氣溫和而確定,無不帶有為己自豪的兩句。Emily的事業發展路線圖,跟很多富三代不一樣,2007年美國哥倫比亞大學政治系碩士畢業後回港後,她投身里昂當證券(CLSA)當銷售經理,直到後來結婚又生了小朋友之後,她才為家庭而離開當時的工作崗位。出生於如此世家,不用很努力去奮鬥吧?這可能是眾多人對「富二代」的理解,甚或,你若上進、好學、勤勞,就是你攞苦來辛!很好奇地問Emily,她的家族對她來就是幫助抑或障礙?「兩樣都係,因為家庭環境令我可以無憂去讀書,去體會很多不同的事物。另一方面,我付出多少,大家可能會credit我爸爸媽媽,又或者關注我家族多於我個人。好像我投身做環保的工作,很多人就會戴有色眼鏡睇我,總是將我放置於家族為一整體,其實這是我個人的journey。所以,有時候,我都要特別去強調這件事。」Emily坦白道出感受。

每個人的成長經歷必然有所不同,身邊的人、事、物對自己的影響程度亦不一樣。對於Emily來說,17歲時候出走第三世界國家做義工,對她的影響可說是一生一世的。當時她不理會家人特別是母親的反對,走到第三世界國家偏遠的地區去做義工,換來的是大開眼界,那種眼界並非在名店購物、高級餐廳吃大餐、坐遊艇出海可以感受得到的一種「刺激」。這種刺激對她而言,有如當頭棒喝,讓她這個自稱是備受寵愛的城市女孩,發現不是所有事情都可以take it for granted,了解到在這個世界不同地區的「可持續發展」程度並不一樣。就如Emily所講:「當時我在那個地方其實要聽天由命,等到下雨,大家才可以將水儲起來使用,不是可以不喜歡飲水就揀飲茶。」這次的做義工經歷像種子,埋了在她心裡,有待成長。

女人可以做得到
七年前,Emily成家立室,夫婿是門當戶對的何柱國之子何正德(Kent)。說他倆登對非只於雙方均出生於世家,而是他們對人生的上進程度不相百仲,是會互相抵勵的一對。也許,亦可以用「繁忙家庭」去形容他們。全因Emily在獲得丈夫的鼓勵之下,生了頭一胎之後,仍然再投入學業,完成後,又再生了第二胎;同時,Emily成立了自己的投資公司Empact28。

「成立Empact28的目的,除了為環保工作出力,亦會支持女性企業家及其初創公司的發展,投放資金予她們,不單希望女性可以發揮所長、自力更生,Emily不忘分享:「我們支持幾個很有趣的初創公司去發展,其中包括一個全球首創可生物分解、有機的、可以直接於廁所被沖去的女性衛生巾。」而Emily亦在訪問中提及的另一間公司,就是採用可回收材料閉環生產的鞋履品牌ThousandFell,她雀躍地為我們介紹了兩間有份投資的初創公司,只要你看到她的表情及肉緊程度,就會明白她對自己投資的信心,以及對這些初創公司的支持。

作為女性,她設立Empact28去支持其他同樣胼手胝足去創業的女性;而作為母親,她更加義無反顧地去投身環保。「我生了小孩之後,才發現原來世上有人會令自己奮身去愛錫去保護。」眼見環境污染會令下一代活不下去,Emily就在2018年,與10位抱持相近理念的朋友創辦非牟利團體 EcoDrive,且聚焦於本地的「塑膠污染問題」。後來,她細想過去,更於去年成立「8Shades」,「有好多人同我傾過,覺得為環保踏出第一步係好難,亦覺得環保就如由一到一百,非黑即白,完全沒有灰色地帶。我創立 8Shades 是希望可以製造一個平台,令大家可以在沒有 judgment 之下,好舒服去感受到 positive encouragement 係好重要。」聽罷,的確同意她的講法。的而且確,環保是在Emily心見中是一趟旅程,而 sustainability 亦不是非黑即白,go green 都可以有不同程度。
「I am not perfect,我不可以聲稱自己是全世界最環保的人,亦並非素食者,但不代表我不可以是一個環保的人。」Emily不忘向我們宣告自己的環保心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