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旭茉JESSICA》Iconic Women 2021-吳珈蔚

膠袋也能環保?沒錯!由本地環保初創Invisible Company研發的「環保膠袋」#INVISIBLEBAG由人工合成塑膠 (PVA)、植物澱粉、甘油及水製成,PVA本身是水溶性物料,只要運用 80 度以上的熱水就能夠將它溶解,就算當作一般廢物處理,也可生物降解。當傳統塑膠袋難以被分解、處理時,#INVISIBLEBAG卻是對地球環境造成「零負擔」的方案。而其實PVA並非甚麼突破性技術,它早於100年前由德國科學家研發而成,之後被應用於醫療、刺繡、成衣、個人護理產品之上,藥丸膠囊、洗衣球等商品也用上這種物料 。而將這物料、技術應用到購物袋、包裝物料上的,正是Invisible Company的兩位創辦人—吳珈蔚 (Devana)與法籍丈夫Flavien Chaussegros。

為環保而創業

「物料和技術存在已久,只是一直沒有更『貼地』地應用於大眾的生活日常。許多人都會問我和丈夫是否科學家或讀化學出身?其實不是!我過去從事護膚品牌的市場推廣工作,丈夫也有FMCG的工作經驗,更曾經參與過初創企業。身處在這些行業中,我們見到用上許多的包裝,有許多包裝物料不能回收,即使能夠回收,也不會有人在意。所以那時我們想假如有一日創業,一定要跟環保有關,可以為地球、環境與及我們的下一代出一分力。」「環保」、「創業」的種子在二人心中播下,漸漸成長,而熱愛行山的二人每次走到山上,看見山野遍地是塑膠包裝品,推動二人把意念付諸實行。終於Devana與Flavien在2019年辭去原有的工作,從計劃、籌備,到一步一步創立品牌,2020年#INVISIBLEBAG正式推出市場。

而短短兩年間,#INVISIBLEBAG已經從最初的手抽購物袋和透明包裝袋,再發展出速遞郵寄袋、撿狗糞袋和最新的包裝填充顆粒。「其實要更有效地『走塑』,是否大家自攜環保袋、餐具、食物盒便足夠呢?生活中還有許多膠袋、包裝品是大家不能避免的。我們希望在一些無可避免使用的產品中提供另一個選擇,特別是網購、電商如此盛行。還有一些大家未必會想象到的行業,例如紋身行業都會消耗大量一次性塑膠!一間加拿大紋身用品的生產商主動聯絡我們,洽談是否可以為他們研發一些合適的用品,像紋身機及電線的膠套等。我們絕不會規限自己的產品類型,其實不論是大大小小各行各業,只要有用上即棄塑膠包裝,都有我們可以fit in,甚至替代的機會。」

其實早從創立公司時,Devana與Flavien這對「夫妻檔」已經把目光放諸國際市場,「即棄塑膠問題是全球性的一個危機。」Devana表示。而在清晰的分工下,Devana專注香港市場的發展及推廣;Flavien則主力開拓國際市場。奈何成立不久後便遇上新冠疫情爆發,斷絕了公司進入國際市場的網絡和機會。「去年疫情最嚴重時,全球運輸大受影響,高昂的運費讓外國許多有意使用#INVISIBLEBAG的企業、品牌暫時卻步……這個問題、挑戰到目前這一刻我們依然正面對中。」不過在重重的挑戰下,目前她們的產品已經在美國、哥倫比亞、日本、俄羅斯及澳洲等地落戶,其中在環保意識相對較高的美國、澳洲更獲得相當正面的反應。

從「一」變成「零」

除海外市場落腳點外,Invisible Company身邊一群被稱為「Distinctive Actors」的合作夥伴陣容也愈見龐大,不少企業和品牌為實踐sustainability更願意付出額外的成本使用#INVISIBLEBAG或度身訂造包裝袋,如Green Monday的聖誕禮物籃包裝和環保運動鞋品牌LANE-EIGHT的送貨用包裝袋,而物流公司Alfred及專售賣快將到期或已過「最佳食用日期」產品的零售社企GreenPrice,均提供#INVISIBLEBAG作為一個包裝選項。Devana認為通過與更多不同企業、品牌合作,才能更有效地把環保訊息傳遞開去。「許多情況下其實企業已經為消費者做了選擇,而消費者難以決定能否『走袋』、『走塑』!我們也明白不是每個行業都能用得上我們的技術、產品。但更重要是改變消費模式和習慣,讓消費者知道自己有權利去把一個包裝品從『一』變成『零』,這是我們最希望傳遞出的一個重要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