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變通才能海闊天空,做人處世不能一本通書看到老。

方敏生說:「要改變生命,就要引導別人反思生命的意義,並且尋找活著的動力——愛,因為有愛才可以以生命影響生命。」這是方敏生出任香港社會服務聯會(社聯) 行政總裁時的信念。感悟生命,是一剎那的茅塞頓開,是人生閱歷的沉澱,但是都要觀乎人怎樣尋覓;方敏生慶幸自己走出溫室,踏上一條非必然的路,眼睛得以睜開,思維得以拓闊。破繭,就是要領悟生命真諦,為生命謀福祉。
方敏生從事社會福利工作30 年,直至2013 年辭任社聯行政總裁一職,回望過去,她無悔當初的決定:「給我再選擇,社工仍然是我的終身事業。」成為成功女性不是方敏生的目標,雖然她認為今天的成就不足掛齒,但無可否認, 書香世代的身份讓她不難走上成功之路。方敏生的家族名人輩出,祖父是抗日名將方振武,父親方心讓是骨科名醫,曾任立法局和行政局非官守議員,堂姊是為人熟悉的前政務司司長陳方安生。有這樣顯赫的背景,當然不憂柴不憂米,受盡保護,絕對是在溫室長大。「溫室」一詞貶多於褒,曾掛著這個標籤的方敏生不介意別人這樣形容她,因為這是事實。「在溫室成長的我,父母的愛是必然的,上進是應該的, 升讀大學是必走的路。」方敏生說無人可以選擇自己的出身,卻可以掌握要走怎樣的路。她選擇放下身段,走出溫室進入凡塵,就是要接觸貧苦大眾,關心他們的需要。「我喜歡與人溝通,喜歡做與人有關的工作。祖母常說人不是為自己而活,若只是為了自己,會覺得不開心,因為生活中總會有很多不足,所以我經常去找令自己開心的事情,然後感染身邊的人,做社工便可以讓更多的人活得開心。」方敏生從小沒有想過要做出甚麼成績,成就今天的她都是多得父母的包容,給她自由的空間。方敏生一直在「修女學校」就讀,一心求突破的她跑到男校英皇書院讀中六。「如果我留在原校升學,只會參加很多課外活動,不會靜下來思考興趣所在, 不會認真地讀書,要改變就要跳出原有的圈子。我是拿得起放得下的人,擁有的東西從不眷戀。」為了尋找真我,尋找要走的路,方敏生甚至放棄美國長春藤大學的取錄,選擇在香港大學讀社會工作系,希望多點接觸和認識社會。在學期間,她做了3 個實習,包括婦女戒毒、柴灣屋村社區工作、學校社工,當中幫助婦女戒毒讓她開竅。「這讓我看到生命的動力,領悟到生命的意義,更了解生命中的愛如何影響生命。」工作讓她了解社工應該扮演甚麼角色,更讓她下定決心從事社會福利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