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嘉賢 Karen Chan

「經常衝破自己、突破自己、推翻自己,要勇敢地將今日的我推翻昨日的我,如此心態和理念去做事。」   爸爸是香港家電品牌德國寶創辦人,身為家族第二代的陳嘉賢(Karen),16歲到美國留學,大學畢業後,並沒有選擇立即回去打理家族生意。原因是她剛畢業還是一張白紙,跟父親的默契是要先出去見一下世面。在外邊世界輾轉打滾了8年,才回到家族企業接掌執行董事的管理工作。   簡介 陳嘉賢現為工總副主席、香港家具協會主席、香港優質標誌局副主席,以及青年委員會名譽會長。 Karen於16歲在美國大學畢業,即年在美加工作,大公司如Mircosoft、美國銀行、AIG都做過吸收經驗,前後闖蕩了十年。 2006年回港擔任家族生意德國寶內地開拓生產總部,並開設了市場推廣部。 2009年榮獲香港青年工業家獎。 2017年獲得由女工商專聯主辦的「傑出專業女性及女企業家」獎項。 2018年再獲得「大灣區傑出家族女企業家獎」   Karen在美國畢業後,曾先後於加拿大和香港不同類型的公司工作,足足經過外邊十年的修煉生涯。「我在美加兩地的大小公司都做過,然後是中資企業、科網公司也做過,因為以前做過不同崗位處理事情的工作經驗,我理解不同位置的感覺;所以我回來家族企業做管理層,就制訂一些新政策,公司的一些新方向,我都會感受到前線會否執行得到,以前的點滴經驗都非常珍貴。」 「我們傳統的企業,雖然是小生意,但整個核心團隊已經做了10年、20年時間,很多看着我長大的同事,相對來說,我入公司時年紀比較細,要一些資歷深的同事跟着一些新方法去做事、跟年輕的上司去做事,非常有難度。」一班看着自己長大的長輩,驟然變成了同事,以至上司,背後所經歷的艱難磨合絕非容易。 「作為家族的第二代,跟父輩合作很不容易,在家是父親和女兒,公司大家想法未必相同,上司是父親,他會想自己的經驗老到些,我會想新時代已是新的想法;出現爭拗,不同打工,公司是家人,總會有些不開心,像我自己跟丈夫都是同一公司,家庭和公司有時會有所混淆,有時會覺得丈夫在公司給我如此直接的批評,回家也會感覺不開心,這樣經歷了好幾年去學習,怎樣去處理在工作環境跟家人相處,經過了15年已經很有經驗。」   「我們做電器的時常用煲湯作比喻,我們這盤生意是慢慢熬出來的,未必是慢慢火去煲的湯,是一些燉湯,要更緩慢地用時間去熬。」Karen用了差不多15年時間,將一個傳統的企業,令同事去接受一起去努力去衝,公司亦會試一些新的生意,內部的流程會試一些新的方法,這是15年來最艱辛的歷程,是她用時間去慢慢累積一些成功的個案,慢慢看到有成績,一步一步去說服身邊的人。 「一個企業的成功非靠一兩個人,公司過去40年培育了一隊很好的團隊,為公司發展的不同階段幫助了很多,一個人每天只有10多個小時工作,到底工作做到的不多,所以一定要認識自己團隊的長處,怎樣分工合作,大家向着同一個目標進發。」雖然在美國大學經濟學畢業,然而一到了落手落腳在家族生意打拼時,她還是認真地去修讀了市場學的碩士課程,用最先進管理方法將公司帶領走進新時代,將工業、市場推廣、品牌三者融為一體。 「因應自己公司的規模,我們手上有些跟着我們10年、30年的同事,有些專長於什麼,跟着他們擅長的地方,就給予合適的崗位;至於一些新興的業務,我們就大量請一些,讀這些專科的年輕人,有熱情幹勁的,例如電商、O TO O (Online To Offline)的專業人材等。」   「當初我們的業務是B TO B (Business To […]

Monica 梅李玉霞

「成功是一個過程,在人生每個階段都會對自己有所要求,給自己訂立很多目標,個人、工作、家庭的目標,每次達到目標以後,就會訂立更高的目標。」   她愛笑自己很喜歡跟人傾偈,無論是會展上上下下,由高科技的保安到抹窗的員工,她都可以聊得上;梅李玉霞(Monica)當年加入會展是1994年,接踵而來就是九七回歸慶典的超大型活動,正是這位幕後舵手跟中、英、港英及特區政府四個方面溝通,才得以讓此一舉世注目的盛事順利舉行。   簡介 現任香港會議展覽中心(管理)有限公司董事總經理,Monica已在這裡服務了26個年頭。 1983年投身酒店業,做過酒店櫃枱接待員、酒店文員等。 1994 年加入會展,主要做會議,從小經理逐步晉升為業務發展總監、董事總經理。 1997年負責整個七一回歸慶典的中、英、港英及特區政府四方面的溝通,以確保晚會順利舉行。 2012年獲委任為首位華人及女性會展董事總經理。 Monica認真地說到會展中心的工作有一種使命感,每次我們出去爭取主辦一些國際性會議及展覽,都是為香港去爭取回來,這一挑戰很大,也很有滿足感。「我是很喜歡對人的工作,會展以前就一直做酒店的工作,比較來說會展更為多姿多采,這裏是香港一個地標式建築物,而裏邊的工作也是包羅萬有,許多的展覽、會議、節慶等活動,接觸的人也來自很多不同的文化界別,來自不同的行業。」 會展努力投放資源,令建築外觀漂亮之餘,更要提升配套、服務水準,希望客人舉辦活動時,認為這裏是最高檔、最佳的。「我自己愛跟人溝通,會展工作面對很多國際客戶,就有着更高的要求。會展是一個政府的場地,我們代表政府出去,也要更加要緊慎我們的言行,現在我們要跟國際作競爭,我們更加要提昇自己才能,要識多些、學多些。於會展工作更加要謙虛,因為過百位同事當中,很多工作我都是不熟悉的,要跟他們虛心學習,才能幫到營運營銷上做得更好。」 「會展就像一個小社區,裏邊有各式各樣的工作,最重要是人,有我們的營銷團隊,才能夠爭取到生意,或者去做一些宣傳的工作;然後是場地的營運,幫助客人去計劃及統籌流程;餐飲部門有世界各地的餐飲服務;保安部門主要是有些活動會涉及一些較為敏感的人、政界的人;大型活動要人流管理,還有清潔的同事要負責30萬平方的地方清潔及衛生;還有維修保養,會展31年歷史,每年要花精神投資令其與時並進。」她笑說起自己從青春少艾加入會展管理公司,一直做到結婚生子,自己的人生跟會展一同成長、一同經歷種種社會變遷。 「我們要作為客戶的合作夥伴角色,我們要有專業的知識,一定要有誠信,令客人覺得可靠,有專業的建議,給客人在安排與籌備時提供專業的知識。」   今年會展踏入第31年,初時會展沒有今天大,當年香港主要是出口城市,像機械展、日用品展、成衣展等,我們叫原材料展覽Sourcing Fair。後來隨着經濟增長及內地的發展,香港成為商業及金融的樞紐,現在的展覽主要是一些高端的展覽,像近年的藝術展、拍賣、珠寶展、雲端科技展覽、資訊的展覽等等。現在每年舉辦一千個活動,每年接待客人8百萬人次,規模比從前大很多,檔次亦增高了很多,每次水準及服務水平不斷提高。「我在會展工作26年,對工作的挑戰及滿足感愈來愈大。」 「作為一個管理層一定要”Get your hands dirty”,一定要貼地,台前幕後都要關注到。」這是Monica多年來處事的規則,事事要親力親為。「我是會展當中很幸運的一位舵手,我的團隊很專業很有經驗,管理人重要是虛心地學習,我們未必知道每個部門的專業,我們要用心地去聆聽,前線的同事見到的才是緊貼市場,他們跟客人才是最密切。會展雖然很大,但我很享受在這裏到處行,看不同場地節目的安排及步署,我亦很享受在不同地方看到同事,彼此輕鬆傾幾句。」 「ART BASEL的經驗十分難忘,我自己跟他們接觸超過十年,初時他們對香港市場認識不大,認為香港的藝術市場尚未成熟,到08年我們有一個ART HK的展覽在此舉辦,幾年後他們開始多了注意香港的藝術範疇,他們想來香港搞展覽,然而到我們的檔期很爆滿,最終他們決定買下了ART HK的股份才成功將ART BASEL帶來香港,我們也很開心;他們的展品很高價值,畫、雕塑、裝置等,有些裝置是要入到場館才砌出來,這些都是要很多協調及合作。」Monica談到這家國際藝術展覽公司對餐飲有着很高要求,她發覺這一類看藝術的客人喜歡拿著香檳或白酒一路行,於是就設計了香檳車及酒車,讓客人可以一路飲酒一路欣賞,令這個活動多年來均十分成功。   2003沙士我們以為已經是極大挑戰,想不到今年更加有新冠肺炎,每次挑戰都令我們團隊更加團結,Monica如是說:「九七年準備回歸算得上極大的挑戰,一路擴建一路準備回歸;到第二次擴建,2006開始三年的擴建,物料有所延誤,令我們決定將一期及二期中間的走廊拆走,整個營運造成很大的挑戰,那個夏天時候又熱又打風,六個星期de-link的焗熱天氣及颱風下,每天都有很多難題要克服,好在擴建如期完成;我們有一個完善的應變機制,去分析及處理這些挑戰,我很慶幸有此團隊幫助去克服任何的挑戰。」 「科技發展一日千里,二千年時已有網絡,未來是否已不再需要實體展覽與會議呢?近日又有疫情,很多大規模的會議及大型展覽都遷移到網上舉行,但有些展覽如藝術品,在屏幕上難以欣賞;每兩年一次的波爾多美酒展覽也是難以變成網上展,因為酒是需要親身品嚐的,沒辦法在網上品味到,同樣美食展也是;還有珠寶展也是要佩戴上身才知道是否喜歡。」 […]

姬素孔尚治 Crisel Consunji

「這關乎妳跟自己的使命有多接近,妳作為人有多快樂,妳是否早上起來,會跟自己說「我的工作很快樂」;我雖然不完美,但每樣所做的事都是向着目標前進,為了令自己的人生、別人的人生、這個世界世加美好。」   父輩孔尚治為孔子第64代孫,姬素卻從小在馬尼拉長大,她自小喜歡唱歌演戲,10歲時在看到報章有招攬廣告後便應徵小演員,參演音樂劇《貝隆夫人》,接着還一邊讀書一邊繼續投入演出,並於劇團內擔任兒童演員直至唸完大學,她在大學修讀的卻是政治科學,跟演藝沾不上邊。機緣巧合來香港工作並留了下來,並開辦創意學前活動教育中心,去年又是巧合遇上電影《淪落人》尋找菲籍演員,多年演藝經驗原來早埋下種子,一舉取得了《第38屆香港電影金像獎》及《第13屆香港電影導演會年度大獎》「最佳新演員」獎。   簡介 憑着演出電影《淪落人》,獲得《第38屆香港電影金像獎》及《第13屆香港電影導演會年度大獎》「最佳新演員」獎。現在亦經營學前活動教育中心Baumhaus。 2008年,她選擇來到香港定居,因參與香港迪士尼樂園的舞台演出而開始接觸不少幕前工作。 2012年亦任職藝術課程教師,到2015年沫定與丈夫創立學前活動教育中心Baumhaus。 2017年曾演出香港電台單元劇《獅子山下2017》,後看到電影《淪落人》招募菲籍女主角,她接受多輪面試後獲選中擔演該角色。 2019年憑影片獲提名《香港電影評論學會大獎》「最佳女主角」、《第38屆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女主角」和「最佳新演員」三個獎項。並最終榮獲《第38屆香港電影金像獎》及《第13屆香港電影導演會年度大獎》「最佳新演員」獎。   《淪落人》被譽為年度最感動人的香港電影,女主角姬素孔尚治是位菲籍香港人,現實中的姬素,卻絕對不是一個「淪落人」,而是一個成功的教育家,開設的幼兒教育生意,以家庭與演藝的創意教育方法,帶出兒童的潛能。 「參演《淪落人》的過程確實很意外,我跟很多香港的家傭傾談她們的故事,我跟她們一起創作一些戲劇課堂,藉以表達她們的情感。我最有興趣是她們不同的人生經歷,所以機會來到,可以跟本地的觀眾分享菲律賓人的故事。我覺得即使還未有這個角色以前我已經預備了很久。」很多表演藝術家都是因為有創意表達的渴望,而姬素從小就潛藏着這種對表現自我的慾望。 「初時我在Facebook上看到招請菲籍演員,我就十分有興趣,他們不是一定要找專業的演員,我就跟他們說想參加演出。因為這是來自真實的故事,香港的家傭Xyxa Cruz Bacani因為贏得國際攝影社Magnum的人權獎學金到紐約進修攝影,她的奮鬥故事正好可以分享給香港的菲律賓人看看。故事中最吸引我的是她的性格,她不會逃避或偽裝很滿意作為家傭的生活,她是迎向自己的生命抉擇,努力繼續追夢,這個角色真的十分打動我。」 機會總是留給有所準備的人,而她的預備可是由童年時代已然開始。「初時我也不肯定我從小訓練的演技能夠勝任,我以前主要是演出劇場,亦有自信唱歌,但真正演出電影就從未試過,這是我從來未接觸過的媒介,當他們宣布我入選作為最佳新演員,我還真的嚇了一跳,這是真的嗎?最後竟然還贏得《第38屆香港電影金像獎》及《第13屆香港電影導演會年度大獎》的「最佳新演員」榮譽。我的努力得到評判的認同,就好像蛋糕舖上了糖霜,也就是為我的人生錦上添花了!」   「小時候我已經很愛演出,表演及唱歌,我很想表現自己,我的父母也很支持我,我沒有想到成為一種專業,他們只想我消磨一點時光。我十歲的時候,看到菲律賓的大型劇團招考演員,自此開始了一次又一次的演出機會,每次有兒童的角色都會找我演出,我覺得這是人生難得的機會,因為我只是一個十歲的小孩,卻在一個專業的成人劇團中參與演出,他們也當我是專業人員的一份子。」今天的她舉手投足都充滿自信,可追溯從小混跡在成人世界中的關係。 姬素很坦言地述說自己的童年要比別人多上一倍的努力,這種堅毅意志的磨煉正是締造成功的關鍵詞。「我的童星之路,我覺得只有5%是天份,其餘的95%都是努力,父母說若然我真的想追求演藝作為專業的道路,就一定要犧牲很多課餘的時間,其他小孩課餘的時候都在玩,而我卻要跑回家去做功課,黃昏跑去排演,夜裏回家再繼續做功課,真的很辛苦。有次演出做歌舞劇《The Boyfriend》,我很想參與演出,但導演說演員都要日間去學習踢踏舞,我唯有放棄周末的休息時間,走去找教練學習跳踢踏舞,只是為了追得上。」 「我很感謝有那段日子,那不只是靠天份,而是靠着機會與努力,這是很多年才能夠建立起來成為一種才華,然後等待那一個真正的表演機會到來,妳就可以發光發亮了!」整整30年以後,這一陣光與亮才終至在電影舞台上迸發開來。   「年輕時我的想法是藝術工作很難搵食,有很長一段時間,我想要將自己的激情放在別的東西之上,大學課程我就讀了政治科學,畢業後我就從事社會發展的行業。」然後香港迪士尼找她過來工作,最終她留了在香港,走進了另一個人生新方向。 「我來到香港工作,我想不到自己會如此喜歡這個地方,這裏的文化、香港人有很獨特的吸引力,人們如此努力工作,而工作上又如此有制度,是一個很好的中西混合文化之地;當然某爾也遇到一些不如意的事情,但整體上我很喜歡這個地方,很喜歡香港什麼逆境中總會反彈,還有城市很漂亮,任何人來到都會喜歡。」姬素不獨在香港找着了她的伴侶、她的創業,也找着了她斂藏着的演藝才華。   她一直相信自己喜歡連結不同人的生活,連結來自五湖四海的演藝人,也可以是連結家庭與他們的孩子。「2015年我跟男友合作開設創意藝術教育中心Baumhaus,我教音樂演出。怎樣透過藝術帶出孩子的信心、創意、思維,這些都是孩子原來擁有的才能;我想很多父母都想更加發揮小孩的才能、說話、身體語言,演化成他們的自信、憐憫、自我控制。我想創造一個很大很舒適開放的空間,有一個play cafe,有一個creative art space,家人應該多點在一起,將最好的給孩子,教曉他們音樂演藝與才能;我們也培訓很多導師,如何用這種play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