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旭茉JESSICA》成功女性 2021 -文慧妍 Queenie Man

自我設定「軟餐女俠」身份,文慧妍(Queenie)既可愛亦實際。從事建立品牌工作差不多十年,她毅然投身社福界,進入安老業工作。繼而她創辦了「TheProjectFuturus」,協助更多老人院舍及長期病患者的需要而製作「軟餐」,願景更是推動社會各界重新審視社會面對「老齡化」的逼切問題。

沒有老齡只有樂齡
「這幾年來走到前線,跟院舍的護理同事了解更多他們的心聲及困難,我覺得護老業需要一個新的視角,我希望由社區教育入手,透過成立TheProjectFuturus去為此工作。」Futurus是由「future」加「us」合併而成,也是Queenie的寄望。

加入社企發掘「軟餐」的可行性,主因是關切照顧長者的實際需要,從中推動安老業的發展。在過去的探訪和研究,她發現社會上不同階層的有需要人士,在飲食上出現的問題均被長期忽視,然後隨手舉個例子:她拜訪過一些本地不同的老人院舍發現有很多廚餘,那並非因為食物質素出現問題,而是他們各自原因而未能吸取正餐所提供的營養,她決定找出問題核心所在,發現食物的軟硬度,令一眾院友未能吞嚥,以致胃口欠佳甚至影響健康,身體愈見消瘦。「近年我到訪過不同地方,主力觀摩和探訪他們為長者設計的餐飲,發現他們會利用食材『軟』化,令長者能容易吞食,又不會流失原本食物的味道。」故此為加強軟餐的重要性,她和幕後團隊策劃「軟餐俠」這樣別出心裁的超級英雄角色,甚至更且由她親自扮演,讓人一見難忘。對於推廣軟餐,可謂不遺餘力。

重塑理想樂齡生活
「Re-Imagine of The Future of Aging」是 Queenie 的口頭禪,期望將會變成長者的這一代,重新探索和重塑自己的「樂齡生活」。「我自覺非常幸運,我很健康,有機會接受教育,亦有機會去看看世界不同的地方,現在投身到安老服務業,是希望利用自身經驗以及過往學習得來的知識,去創造一個正面的改變。若我未能將工作賦予意義,是會
非常可惜。」

創立The Project Futurus之前,Queenie 研究並反思過往關於「老齡化」在香港社會歷史演變及推行的政策,「是為了追本溯源,我發現香港從六十年代尾才開始出現護老政策及護老院舍;十多二十年前,社會才開始真正討論老齡化的問題。成立這個社企,是全新模式,需要不停摸索。」期間自然遇上不少困難,自負盈虧,處理營運及財政上的問題,都需要與團隊一一並肩解決,才可實現初衷。

那麼如何渡過老年?甚麼才叫理想的樂齡生活?Queenie以其母親作例子:「我媽媽六十多歲,她不認老,每日都去練拉丁舞,亦會去英國參加拉丁舞比賽。她仍每天上班,甚至不讓我以銀髮族去形容她。每個人都不需要因為其年齡去影響自己的能力與熱情。」

Queenie 表示香港人口老化的高峰期是大約2036年,而The Project Futurus有個「9年計劃」,寄望到時她所推廣的樂齡生活理念,能在社區廣泛流行,從而推動樂齡階層的正面意識,這亦包括了:有尊嚴的飲食與更多年輕人加入護老行業。

全身散發著正能量的女子,Queenie從笑容、聲線及姿態都予人陽光般的暖意。然而讓人意想不到,她自細的「志願」是舞蹈員。「其實,小時候有一種好想表演的慾望,想不到,在成立了社企後,以軟餐俠身份來圓夢,拍攝短片,教導如何製作軟餐,,某程度上發揮潛藏已久的表演基因。」

她自言是一個凡事有要求的人,她寧願以身作則帶動團隊,並非一味自認為領導,「大家都是同行者。」是以,每一道軟餐菜式,又或至是如何將菜式拍得更吸引、如何建立相關資料節目等,都是她與團隊靈感交流的成果。說到最自豪的事情,「有次製作軟餐給院舍享用,其中一位伯伯因其雞脾像真度太高,更嘗試用手去拿起雞脾來吃,可惜由於那是軟餐,根本無從用手拿著吃,又一次一位婆婆吃到美味的軟餐,情不自禁地唱起來歌⋯⋯」,凡此簡單的感動,都足以令Queenie 感到所付出的努力,怎樣辛酸都是值得的。

相信在現今世代,作為領袖,應該要先了解同事們的不同角色以及其面對的難處,否則難於推動團隊前進,「teamwork 講求很有默契」,亦形容整個團隊很正面,兼且有使命感,她為此感到異常恩惠。

 

Queenie 為推廣軟餐,近年化身「軟餐俠」並活躍於社交平台。

 

要推廣軟餐不能搬字過紙, 也要懂得本地化。將日式技術放到港人日常飲食生活,怎少得熱愛「坐低飲杯茶」食點心的一代?

 

Queenie 經常到日本交流,曾拜訪不同形式的安老展覽,獲益良多。

 

軟餐連顏色和營養也得考慮,才可讓樂齡朋友吃得開 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