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旭茉JESSICA》成功女性 2021- 章燕紫 Zhang Yan Zi

俗話說「三歲定八十」,小時候病歪歪的章燕紫,怎會想到將來會拿起畫筆,把作品勾畫在一件件醫療器物上,以表達自己對生與死的想像? 把自己分解重構 章燕紫成長於江蘇,爸爸是位獸醫,是知識份子,從小就給孩子買科普書,小章燕紫把《十萬個為甚麼》等叢書讀得津津有味,卻因體弱整天得困在家。她記得爸爸小時候會把紙裱在牆上,讓房間看起來潔白整齊,她就愛在紙上塗鴉,只要有空間就亂塗,常常捱罵。 70年代的中學生,上網煲劇打機統統沒有,娛樂就是一張紙、一支筆,男的畫三國演義騎馬打仗,女的畫四大美女畫仙女。章燕紫畫功好,美術課常貼堂、被老師誇獎,還參加了美術小組,一天一天更愛繪畫。到初中畢業,高中專業美術學校第一屆招生,「那時候不知道出路是什麼,因為喜歡畫畫,就報了這個學校。之後三年,從中國的傳統藝術,到西方的掃描寫生,全部經過訓練,那時單純覺得,若他日的工作都是畫畫,那多好呢!」 章燕紫1985年入讀師範大學,畢業後當美術老師,結婚生女,專注家庭生活,卻先後經歷丈夫患病,父母先後離世。渴望改變的她,離開家鄉鎮江,又回到北京,2002年入讀北京中央美術學院,2007年獲得水墨畫碩士學位。至此,她才正式對「藝術家」三個字有概念。「不是每個人都可以被稱為藝術家。我覺大眾認可、真正為社會作出貢獻、能影響他人,才該被稱為藝術家。年青的時候我只覺得自己是藝術從業者,直至讀研究生的時候,參與過不同展覽,和社會接觸過之後,才對藝術家三個字有更深體會。」 這段讀碩士的日子,也是把她「分解,再重構」的重要轉折。「其實那段時間我很痛苦,三年來都是亂畫,沒有一張滿意的東西。直至要交畢業作品,我學的是水墨人物,但畫了草稿後便不想畫了,反而交了一幅〈正午的陽光〉,畫的是小時候家裡晾衫的繩子,上面有一排夾子,晾著一排衣服。 因為我家在江南,很潮濕,一定要把衣服放在戶外晾曬。那時我突然覺得,假如對着一個人畫,也僅僅是畫了他的外殼,而衣服就是我們現在的外殼,於是我放棄了所謂的技術、基本功,畫出來後,覺得很舒服;導師也很好,認可了那幅作品。」 藝術能治療也很殘酷 說到底,張三豐教張無忌太極劍,都是無招勝有招。章燕紫說,直至碩士課程完結,她才首次意識到藝術本該用來表達自己。「以前畫畫只想表現美,是裝飾生活,我放棄了這觀念,只想表達對現實的看法。人的本質是什麼?脫下我們的化妝、皮膚、肉體,最裡面是什麼?藝術家和畫家是兩個概念,藝術家必須去思考,畫家是盡量去修飾。」 對生命的反思驅動她創作,往後的日子,她的作品在不經意間影響了許多人。她記得,在今日美術館辦個人展覽《止痛貼》,有位觀眾專誠去找她,等了她很久,只為告訴她自己看完作品後哭了很久,原來這人身患重病,看完展覽後覺得很感動。「那時候我的父母已經去世了,他們年紀大時,會常用那些止痛貼。那場展覽是希望他們可以見到的展覽,是一種跟再無法對話的人的一種表白。事實上,令我做藝術做得比較深刻的根本原因,是父母離世。他們的離開,令到我意識到生命是短暫的,沒有一個東西是可以永恆的。」 「自從《止痛貼》後,我就被認為是一個藝術治療師(笑)。很多人覺得藝術是治療性的,是一種藥,但對藝術家而言,藝術有時候是一種很殘酷的東西,因為藝術家要想真正表達自己的心,就要把自己解構開,過程裡會發現不好看、醜陋、陰暗等內心很糾結的東西,之後縫合也不容易,需要特別大的勇氣,但也是一種自癒過程,感同身受的人也有很多。所以藝術家是一個很單純的人,但內心也是特別複雜的。」 對個人,對社會,藝術也有其角色。「我覺得能產生思考就很好了。其實藝術在比較嚴重的社會問題上沒有太大的用處,但藝術可以促使大家思考一下、冷靜一下,可能對社會一些事情也是有意義的。」她覺得,真正的藝術,必須跟社會有碰撞、連結,所以藝術家一定思考生活。對於所謂「成功」,她說做藝術沒有捷徑,唯有好奇,對未知東西有一種嚮往、一種渴求,自然便會忘記什麼成功,這種狀態是對藝術家應該去做。相信章燕紫會繼續透過創作去探索生命本質,去了悟生死,過程中,也一定能感動千萬人。

《旭茉JESSICA》成功女性 2021- 楊瑞芬 Joanna Yang

楊瑞芬(Joanna)是台灣瑞保網路科技的創辦人兼執行長,她大學畢業之後投身了銀行業界工作,在工作、生活之間,認清了自己是個怎樣的人?有什麼想要做好?Joanna被認為極具影響力,「總能在不可能之中創造改變」。假如你曾跟她說話,就知道此言非虛。 誤打誤撞 Joanna謙虛地說是誤打誤撞進到銀行體系的。碩士畢業後,被花旗銀行聘請為 management trainee,「面試時,對方問我清楚銀行業界的狀況嗎?我說不,卻最終進入了銀行業界。原來他們並沒有預設所有進入其公司工作的人都必需清楚什麼是銀行服務。」後來離開美商花旗銀行,已是協理;當過中國信託商業銀行的網路銀行部副總裁;後來去了香港商匯豐銀行當資深副總裁,負責的是電子商務事業處;再之後成了遠東國際商業銀行的副總經理,負責個人金融事業群。之後就自己創業,成為瑞保網路科技的創辦人兼執行長。這麼漂亮的一份職場履歷表之下,Joanna其實是個怎樣的女人? 在電腦的另一端,Joanna溫和而有力地跟我在聊:「在2015年之前,我過的都是 corporate life。之後我決定投身更多進金融服務業界,一心推動台灣及國際金融產業。我一直覺得台灣人對於FinTech不太理解,後來到了台灣國立中央大學當教授,目標就是要推動FinTech在台灣的發展。我覺得這樣更有意義,紮實地知道到底我可以如何幫助及推動社會發展,讓社會各界之間的連繫更強、更紮實。」 創業之前「我一直覺得,面對困難,最重要是講求態度。我這個人,總是會怕無聊。就是,如此一來,往往會遇到更多的問題。」她從容地說。她記得在匯豐的時候,想要推廣全新的企劃方案。「當時工作非常繁忙,但我覺得這一切身體上的累都並非太難受,反而當遇到不可控制的事情,包括辦公室的政治鬥爭等,便會很大壓力。團隊都是我組織而成的,在半年內去創建這個商業模式,再花了一年時間,找來了兩百多人來培訓。之後遇到的大挑戰,就是本來我們是自成一組的團隊,可是高層覺得我們應隸屬於personal banking 之下。」於是,Joanna要面對的決定,就是到底要讓自己的下屬繼續為新方案工作?還是想到自己完全沒有拿到好處,所以就推倒不玩?「這根本就是在考驗我,到底我是誰?想成為怎樣的人?既然我給了團隊夢想、商業的方向,就必須去實現它,不管我會否繼續領導他們。我有一個可能其他人覺得奇怪的觀念,我覺得好處及所有的功勞都不必歸功於我。」可是,當她抱有這種態度,往往成功的機會更高。後來,這計劃案上線實現了,卻已不在她的帶領之下。她被調遷到另一個部門工作,繼續過著企業管理人員的生活。「不管我到哪個部門,其實都是過同樣的工作生活。」 很多人覺得進三步退兩步是很痛苦的事情,可是對於Joanna來說則完全不一樣,「能夠進三步退兩步是非常棒的!不是已經有進步嗎?我覺得事業上總會遇到困難,可是當我想到,我可以留下這種新建立的商業模式,之後是會變成一個legacy。然後就會有其他人跟你說,這真是太好了,這是你做的。」 活出真我 繼續訪問,Joanna好像拋出來讓我們思考的問題比訪問題目還多:「工作實在佔了現代人很大的一部份,在工作上的表現、採取的方式及態度往往會決定了你是誰?所以你應該想清楚你是個怎樣的人?希望作出哪一種決定?在社會當中扮演怎樣的一個角色?」 進入銀行金融業界之後,很多時候她都擔當較先鋒的角色,要創建不同的銀行商業服務、金融服務等,所以很多人把她跟其他一般金融業界的工作人員去比較,就會覺得她很瘋狂亦很大膽,朋友都勸她不要創業,當然她沒有聽進去,只因為另一個故事,「我有一位從台灣大學年代就認識的好朋友,在我創業的兩三年前,他患上了癌症。當看着他生命流逝時,就想起他從前在書法方面很有天份,可是他身邊的人總覺得,他這麼會唸書便應該要考上大學才對。朋友的確後來一直唸土木工程,更成為了博士。可是在他病了之後,他親口說自己非常後悔走上不喜歡的路,其實他想成為書法家。那時對我心靈的衝擊非常巨大!之後,我的感受是時間是不等人的。」沒錯,上帝給我們的時間,每個人都不一樣,誰知道自己可以有活多久呢?「我覺得每一個人都需要把握時間,去做一些自己認為對的事情,想做的事情。」Joanna總是給人最精彩又具說服力的見解,只因她選擇了好好活出真我。此乃成功皇道。

《旭茉JESSICA》成功女性 2021- 吳驪珠 Wu Li Zhu

自2019 年起,吳驪珠的名字因當選中 國科學院士而廣為人知。長期堅守光 化學的研究,這名年青的女科學家致力研究 光,也為人類生活帶來一點光——她在化學 界摘下聖杯,於光化學合成和人工光合作用 製氫研究中創下革命性新成果,為全球能源 與環境危機帶來創新的解決之道。 人工光合成解決能源問題 世界能源短缺和環境污染的問題日趨嚴重,各地科學家均致力研發各種可能性,而 從事光化學研究的吳驪珠恰好身處世界科技 最前端,在人工光合成上取得突破性進展, 成功模擬了自然界光合作用的繁複化學過 程,推動了太陽能的高效化學轉化,對國家 實現碳中和帶來創新成果,亦為世界能源短 缺和環境污染的問題帶來一片曙光。 「光化學」、「人工光合作用」這些學術名 詞對大眾而言似乎高深莫測——光化學跟我 們的日常生活有何關連?吳女士解釋指,看 似事不關己的化學過程,原來與人類生活息 息相關,「自然界的光合作用是地球上最重大 的化學反應,亦是地球上最有效地固定太陽 能的化學作用。若然可實現人工光合作用, 就能有效將太陽能轉化為化學能,固定二氧 化碳,所以人工光合作用一直被譽為『化學 聖杯』。」 掌握了神秘的植物光化學過程,即 使未來煤炭石油的供應面臨枯竭,人類文明 也不會因此而受到影響,而這正正是吳女士 與團隊一直努力邁向的目標。 […]

《旭茉JESSICA》成功女性 2021- 惠英紅 Kara Wai

數中國影視圈風雲人物,惠英紅一定榜 上有名。她曾演出超過一百部影視作 品,無論電影任何角色,從「打女」蛻變實 力派演員,千錘百鍊的不只演技,也包括她 的生命-童年貧苦,曾患情緒病⋯⋯種種歷 練,內化成她的戲劇才華,為她贏盡各方殊 榮:她是首屆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女主 角」,至今三奪金像影后,集影、視后於一 身,也是金像、金馬雙料華語電影影后。回 望過去的高山低谷,今天的她已雲淡風輕,寄語身處低潮者:只要一息尚存,便大踏步向前走! 惠英紅演過許多齣電影,但其實她本人的故事,才值得拍成一部戲。這部戲,甚至可以由清朝講起-不是「穿越」劇,而是因為她的家族是山東滿族正黃旗人,滿姓葉赫那拉氏,是名副其實的顯赫世家。 休息才可重新出發 眼前的小紅姐,確實有一份貴族的閒逸和氣度,卻肯定不是來自藍血基因,畢竟清王室已是遠古事情,其家族來到香港要自力更生,她是名副其實的「公主身,苦難命」。 「滿族正黃旗人這些,都是很久以前的事情, 對我來說並無壓力,亦無得着,只是一個名 銜。」 惠英紅家有八兄弟姊妹,自小清貧,為養家,她14 歲加入邵氏當演員。「邵氏是一個很大的訓練基地,令我當時對演藝工作裡任何一個崗位都有所認識,是一個很好的基 礎。」其中,她受當年名導演如張徹、劉家良等賞識,從他們身上學會很多。「我真的 很幸運,張徹導演選了我(於《射鵰英雄傳》 擔任第二女主角穆念慈),之後又拍了李翰 祥導演的戲。我在邵氏這麼多年,主要拍三位導演的戲:張徹、李翰祥和劉家良,這三 位都是當時最頂尖的導演,有不同風格,每個導演都教識我很多,例如李翰祥導演教識 我怎樣做戲、劉家良導演教識我怎樣拍打戲、鏡頭運用等等。」 她人如其名紅得很快,1982 年憑《長輩》 奪得首屆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女主角」,是金像獎史上唯一一位憑武打片封后的演員,演藝事業如日中天,卻一度受情緒病所困而淡出影視圈,直至2005 年才全面復出。「當時確是因為情緒病問題,我亦覺得需要休 息,因為自己一路以來都是拍打戲為主,但這不能持續,所以才決定停留五年,做一個過濾,讓武打形象不要太深入民心,讓人看到我的演技,才可以重新出發。」 要多謝自己 […]

《旭茉JESSICA》成功女性 2021- 曹蘊怡 Winnie Tso

去年,Winnie憑藉對兒科發展臨床實驗研究的熱忱,成為2020年度七位「十大傑出青年」其中之一,沒把榮譽據為己有,只因她與團隊的初心,本是為喚醒大眾正視腦部曾受創傷的兒童的認識和需要。 「並非為得到個人的肯定而參選,期望藉著『傑青』這個平台,喚醒更多大眾對他們的認知。」也許,是感同身受的過來人吧。她分享自身作為「七星女」經歷,「媽媽懷胎七個月便誕下我,早產緣故自細已多病痛,加上當年沒太多正確概念,本身左撇子的我被老師要求右手書寫,小學時所寫的字全部左右倒轉了,他以為我有讀寫障礙,而因多病在上堂時會無緣無故地睡著,讀書成績並不出色。」 在她七歲那年,跟隨懷孕了廿四周的媽媽到美國探親,曹母在親友家的洗手間誕下弟弟,滿地斑斑血跡和弟弟的哭聲響徹整間房,而這情景卻永遠烙在她的腦顳葉內的海馬迴,只因自那天起,弟弟再沒回來過。 「親眼看著弟弟來到又離開這個世界, 從那刻起,我堅決要當一位醫生,希望能幫到類似我弟弟那樣的小朋友。」在人間行醫, 也得排除萬難,她留學英國攻讀倫敦大學內外全科醫學士,實習兩年後,因曹父抱恙 07 年回港執業。 在香港當醫生,要入讀醫學院考取醫科文憑,做了一年實習醫生才得到正式資格行醫。然而,要當一位兒科專科醫生,得多讀 六年,如若像她成為兒童發展科醫生的話, 必須要專修多三年時間。六年之後又三年, 只因兒科行醫比無間更富耐性和韌性的挑戰。 「常跟醫學生說,兒科醫生先決條件要 好喜歡小朋友!遇上有發展問題的,更需要 有耐性和有愛心。」若能早點找出兒童發展 問題根源,便能及早治療和訓練,發展潛能自會大大改善。她引用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 Prof. James Heckman (2000 年),「愈早幫到小朋友,他們對回饋社會的動力也愈大。」 兒童發展問題蓋涵很多範疇和類別:專注力不足、過度活躍症、自閉譜系障礙、發展遲緩或語言遲緩等統統都是 Winnie 需要關注的範圍。 「公眾教育也是很重要一環,很多市民會 在母嬰健康院跟進嬰兒的成長和發展,那裡 已經有醫生護士幫忙監察,家長定期打針和 跟進已足夠,但總有一些遺漏,如大小肌肉 的協調性、說話認知能力和社交技巧等,我 們弄了網站和專頁,以深入淺出方法把相關知識帶給大眾。」 […]

《旭茉JESSICA》成功女性 2021 -文慧妍 Queenie Man

自我設定「軟餐女俠」身份,文慧妍(Queenie)既可愛亦實際。從事建立品牌工作差不多十年,她毅然投身社福界,進入安老業工作。繼而她創辦了「TheProjectFuturus」,協助更多老人院舍及長期病患者的需要而製作「軟餐」,願景更是推動社會各界重新審視社會面對「老齡化」的逼切問題。 沒有老齡只有樂齡 「這幾年來走到前線,跟院舍的護理同事了解更多他們的心聲及困難,我覺得護老業需要一個新的視角,我希望由社區教育入手,透過成立TheProjectFuturus去為此工作。」Futurus是由「future」加「us」合併而成,也是Queenie的寄望。 加入社企發掘「軟餐」的可行性,主因是關切照顧長者的實際需要,從中推動安老業的發展。在過去的探訪和研究,她發現社會上不同階層的有需要人士,在飲食上出現的問題均被長期忽視,然後隨手舉個例子:她拜訪過一些本地不同的老人院舍發現有很多廚餘,那並非因為食物質素出現問題,而是他們各自原因而未能吸取正餐所提供的營養,她決定找出問題核心所在,發現食物的軟硬度,令一眾院友未能吞嚥,以致胃口欠佳甚至影響健康,身體愈見消瘦。「近年我到訪過不同地方,主力觀摩和探訪他們為長者設計的餐飲,發現他們會利用食材『軟』化,令長者能容易吞食,又不會流失原本食物的味道。」故此為加強軟餐的重要性,她和幕後團隊策劃「軟餐俠」這樣別出心裁的超級英雄角色,甚至更且由她親自扮演,讓人一見難忘。對於推廣軟餐,可謂不遺餘力。 重塑理想樂齡生活 「Re-Imagine of The Future of Aging」是 Queenie 的口頭禪,期望將會變成長者的這一代,重新探索和重塑自己的「樂齡生活」。「我自覺非常幸運,我很健康,有機會接受教育,亦有機會去看看世界不同的地方,現在投身到安老服務業,是希望利用自身經驗以及過往學習得來的知識,去創造一個正面的改變。若我未能將工作賦予意義,是會 非常可惜。」 創立The Project Futurus之前,Queenie 研究並反思過往關於「老齡化」在香港社會歷史演變及推行的政策,「是為了追本溯源,我發現香港從六十年代尾才開始出現護老政策及護老院舍;十多二十年前,社會才開始真正討論老齡化的問題。成立這個社企,是全新模式,需要不停摸索。」期間自然遇上不少困難,自負盈虧,處理營運及財政上的問題,都需要與團隊一一並肩解決,才可實現初衷。 那麼如何渡過老年?甚麼才叫理想的樂齡生活?Queenie以其母親作例子:「我媽媽六十多歲,她不認老,每日都去練拉丁舞,亦會去英國參加拉丁舞比賽。她仍每天上班,甚至不讓我以銀髮族去形容她。每個人都不需要因為其年齡去影響自己的能力與熱情。」 Queenie 表示香港人口老化的高峰期是大約2036年,而The Project Futurus有個「9年計劃」,寄望到時她所推廣的樂齡生活理念,能在社區廣泛流行,從而推動樂齡階層的正面意識,這亦包括了:有尊嚴的飲食與更多年輕人加入護老行業。 全身散發著正能量的女子,Queenie從笑容、聲線及姿態都予人陽光般的暖意。然而讓人意想不到,她自細的「志願」是舞蹈員。「其實,小時候有一種好想表演的慾望,想不到,在成立了社企後,以軟餐俠身份來圓夢,拍攝短片,教導如何製作軟餐,,某程度上發揮潛藏已久的表演基因。」 她自言是一個凡事有要求的人,她寧願以身作則帶動團隊,並非一味自認為領導,「大家都是同行者。」是以,每一道軟餐菜式,又或至是如何將菜式拍得更吸引、如何建立相關資料節目等,都是她與團隊靈感交流的成果。說到最自豪的事情,「有次製作軟餐給院舍享用,其中一位伯伯因其雞脾像真度太高,更嘗試用手去拿起雞脾來吃,可惜由於那是軟餐,根本無從用手拿著吃,又一次一位婆婆吃到美味的軟餐,情不自禁地唱起來歌⋯⋯」,凡此簡單的感動,都足以令Queenie 感到所付出的努力,怎樣辛酸都是值得的。 相信在現今世代,作為領袖,應該要先了解同事們的不同角色以及其面對的難處,否則難於推動團隊前進,「teamwork 講求很有默契」,亦形容整個團隊很正面,兼且有使命感,她為此感到異常恩惠。     […]

《旭茉JESSICA》成功女性 2021- 林曉盈 Juliana Lam

溫和的堅持 假如你在街上見到林曉盈(Juliana),必然聯想到她是位「靚太」,又或只是注重穿戴的時尚女子。然而,聽過她對自身事業、生活的經歷及訴說,就會發現她其實是一位創革者。成功女性當然著緊事業,問Juliana做生意的宗旨是什麼?「做生意,最緊要以人為本。」一句「以人為本」成了訪問的序幕。 Juliana的父親林志權先生早於1963年創辦了有「手套王國」之稱的昌利行,一直被視為香港手套製造業先驅。一直都仰慕爸爸的Juliana,據說8歲開始就跟著爸爸去見客。她在多倫多的大學畢業之後,就立即走到爸爸的公司上班,做的卻非千金富二代式高層人員,而是跟單文員。「我爭取到最低的職位及人工,成為初級跟單文員,人工大約是七千元。」立即疑問,到底這是哪一年發生的事?Juliana花了十分之一秒回答:「1996年!」想當年,有些同事會因為她是太子女的身份而給予她特別待遇,然而她仍堅守追隨父親的教導:「用行動說服別人」。 別看Juliana身形嬌小、樣子溫婉,她其實是個行動派代表人物。「講好多人可以講,但要腳踏實地行出去,背後是需要花很多功夫。」她分享了在內地廠房的一個故事:話說,父親的手套公司在內地的廠房為員工開設飯堂,平常收取便宜的費用為員工們預備食物。一直以來,支持環保與素食及可持續及展的Juliana,心裏在想,既然以人為本,亦為了自己嚮往及支持的理念,她建議飯堂每星期選取一天只供應素食,而且是免費供應,想吸引員工建立健康飲食習慣。 初期,好些只愛吃肉的工人發出不滿,投訴老闆及管理層因為想要減低支出,才會給他們吃素食。Juliana表示當時受盡委屈,悶在心裏,但沒有開口說什麼。反而是行政部門同事看不過眼,將購買食材的單據公開。員工才發現,其實購買蔬菜及素食的成本比起購買肉類更高,而且老闆是免費供應素食,說明只不過想員工可以更健康,地球可以更環保,長遠亦可以令各方面都取得可持續發展。於是,工人都紛紛接受,及至推行一段時間之後,有些工人更加提議,不如老闆每星期揀取兩天供應素菜食物。Julia為自己所作感到開心,因為這次行動的成功,亦代表了他決心做事的方式是行得通。她仍謙虛地表示:「可能因為我是女性,在這方面會做得更細心。」 疫境不逆 沒有去數算Juliana在接受訪問時講了多少次「爸爸」,只知她非常仰慕父親:「我是個非常仰慕爸爸的女兒,他從事哪個行業都好,我都會照樣跟隨。」只因對父親的仰慕,於是追隨他的腳步,進入以男性為主導的手套製造業。六年前,她終於創辦了自己的公司。她表示自己對父親的公司始終是一條心:「在同一家公司裡面,代表你可以為公司進步創革、升級轉營,提高質量,帶來更多新客戶。」可惜因為與父親之前的生意拍檔意見分歧,最終導致分手收場。她回想當時,有想過放一個悠長假期,卻受不了每天只是食飯逛街的閒適生活。最終,熱愛工作的Juliana創辦了凱盈集團。「改革不夠形容,要用創革。」在Juliana口中的「創革」就是她在繼承父業之後,卻捨之而去,再以本業為基礎創出另一公司及路線。創辦全新的平台,依然不忘本,仍建基於「手套製造業」,但會開發更多新產品。 她提及希望積極推動環境保護、社會及治理(ESG,即是Environment、Social、Governance)為公司的發展方向的原則,透過結合環境、社會責任和治理去帶領公司進入新路向。由於始終「以人為本」,所以先以用家角度出發,然後就是為貢獻社群,同時於營運過程中加入環保的理念及策略,方可以治理企業持續發展。 這亦成了她於去年疫情期間創立綠色生活品牌InnoTier。有危必有機,適用於Juliana的品牌之上。新冠疫情為各大小企業帶來强烈衝擊,凱盈集團亦不例外,但Juliana看到的反而是發展契機。當大家都為了健康與環保進行更多反思時,反而成了無限商機,「我們在英國設有小型研發中心,不時以創新理念共同開發新產品,當疫情來襲,我們即著眼去生產防疫產品。」 這亦成了她於去年疫情期間創立綠色生活品牌InnoTier。有危必有機,適用於Juliana的品牌之上。新冠疫情為各大小企業帶來强烈衝擊,凱盈集團亦不例外,但Juliana看到的反而是發展契機。當大家都為了健康與環保進行更多反思時,反而成了無限商機,「我們在英國設有小型研發中心,不時以創新理念共同開發新產品,當疫情來襲,我們即著眼去生產防疫產品。」於是InnoTier亦應運而生。公司迅速設計及生產了不同系列的防疫消毒產品,包括備受讚譽的銀織滅菌口罩(InnoShield)——可多次清洗及重用的抗菌口罩。另外,InnoTier在亞洲地區開設的工廠,不論在環境、社會責任及管理方面可達到高標準,例如工廠會將服裝業的塑料回收再造、將廢物轉化為能源,又會優先生產符合可持續發展要求的產品,都令Juliana感到自豪。  

《旭茉JESSICA》成功女性 2021- 林恬兒 Emily Lam

十年前,翻看雜誌報章的社交版,你會看到林恬兒(EmilyLam-Ho)與眾名媛出席不同社交場合的照片;現在,你要翻看商業版、環保版、親子版,才會看到她的身影。這位愛熱鬧的女子,是如何由名媛化身到郊野執垃圾的環保先鋒?全因為對子女及下一代的愛。 進化路線圖 身為林百欣的孫女、林建岳的長女,Emily從來沒有正式為家族、父親打過工。她很直接就說出:「五兄弟姐妹之中,我是唯一一位沒有幫爸爸工作,而是自己創業。」語氣溫和而確定,無不帶有為己自豪的兩句。Emily的事業發展路線圖,跟很多富三代不一樣,2007年美國哥倫比亞大學政治系碩士畢業後回港後,她投身里昂當證券(CLSA)當銷售經理,直到後來結婚又生了小朋友之後,她才為家庭而離開當時的工作崗位。出生於如此世家,不用很努力去奮鬥吧?這可能是眾多人對「富二代」的理解,甚或,你若上進、好學、勤勞,就是你攞苦來辛!很好奇地問Emily,她的家族對她來就是幫助抑或障礙?「兩樣都係,因為家庭環境令我可以無憂去讀書,去體會很多不同的事物。另一方面,我付出多少,大家可能會credit我爸爸媽媽,又或者關注我家族多於我個人。好像我投身做環保的工作,很多人就會戴有色眼鏡睇我,總是將我放置於家族為一整體,其實這是我個人的journey。所以,有時候,我都要特別去強調這件事。」Emily坦白道出感受。 每個人的成長經歷必然有所不同,身邊的人、事、物對自己的影響程度亦不一樣。對於Emily來說,17歲時候出走第三世界國家做義工,對她的影響可說是一生一世的。當時她不理會家人特別是母親的反對,走到第三世界國家偏遠的地區去做義工,換來的是大開眼界,那種眼界並非在名店購物、高級餐廳吃大餐、坐遊艇出海可以感受得到的一種「刺激」。這種刺激對她而言,有如當頭棒喝,讓她這個自稱是備受寵愛的城市女孩,發現不是所有事情都可以take it for granted,了解到在這個世界不同地區的「可持續發展」程度並不一樣。就如Emily所講:「當時我在那個地方其實要聽天由命,等到下雨,大家才可以將水儲起來使用,不是可以不喜歡飲水就揀飲茶。」這次的做義工經歷像種子,埋了在她心裡,有待成長。 女人可以做得到 七年前,Emily成家立室,夫婿是門當戶對的何柱國之子何正德(Kent)。說他倆登對非只於雙方均出生於世家,而是他們對人生的上進程度不相百仲,是會互相抵勵的一對。也許,亦可以用「繁忙家庭」去形容他們。全因Emily在獲得丈夫的鼓勵之下,生了頭一胎之後,仍然再投入學業,完成後,又再生了第二胎;同時,Emily成立了自己的投資公司Empact28。 「成立Empact28的目的,除了為環保工作出力,亦會支持女性企業家及其初創公司的發展,投放資金予她們,不單希望女性可以發揮所長、自力更生,Emily不忘分享:「我們支持幾個很有趣的初創公司去發展,其中包括一個全球首創可生物分解、有機的、可以直接於廁所被沖去的女性衛生巾。」而Emily亦在訪問中提及的另一間公司,就是採用可回收材料閉環生產的鞋履品牌ThousandFell,她雀躍地為我們介紹了兩間有份投資的初創公司,只要你看到她的表情及肉緊程度,就會明白她對自己投資的信心,以及對這些初創公司的支持。 作為女性,她設立Empact28去支持其他同樣胼手胝足去創業的女性;而作為母親,她更加義無反顧地去投身環保。「我生了小孩之後,才發現原來世上有人會令自己奮身去愛錫去保護。」眼見環境污染會令下一代活不下去,Emily就在2018年,與10位抱持相近理念的朋友創辦非牟利團體 EcoDrive,且聚焦於本地的「塑膠污染問題」。後來,她細想過去,更於去年成立「8Shades」,「有好多人同我傾過,覺得為環保踏出第一步係好難,亦覺得環保就如由一到一百,非黑即白,完全沒有灰色地帶。我創立 8Shades 是希望可以製造一個平台,令大家可以在沒有 judgment 之下,好舒服去感受到 positive encouragement 係好重要。」聽罷,的確同意她的講法。的而且確,環保是在Emily心見中是一趟旅程,而 sustainability 亦不是非黑即白,go green 都可以有不同程度。 「I am not perfect,我不可以聲稱自己是全世界最環保的人,亦並非素食者,但不代表我不可以是一個環保的人。」Emily不忘向我們宣告自己的環保心態。

《旭茉JESSICA》成功女性 2021- 傅雅妮 Elli Fu

一個生命要得到改變,不能只不斷地單方面接受和依靠別人的幫助,你也絕對要願意付出、分享。 啓愛共融社區中心創辦人傅雅妮(Elli) 在 2009 年全職投入慈善工作前,已經有著逾十年從事青少年輔導義務工作之經 驗,除了因為信仰,在孤兒院成長的她,也 經歷過孤單、無助的日子,而一些社工曾經 對她伸出溫暖的援手,叫她從未忘記。「打 從心底裡我一直好希望能夠利用自己的能力 和知識幫助別人,與他們同行!」 Elli 坦言自己最初的想法十分單純,辭去全職工作後,希望僅利用自己的一些積蓄,去營運一個社區中心,並先從食物派發 著手。「我知道坊間有許多剩餘的食物,啟 發我想到用食物作主打,收集這些剩餘的 食物、物資,再烹煮或轉派給有需要的家 庭、人士。」就是這樣,Elli 從銷售及市場 推廣的專材搖身一變成她口中的「Cooking Mama」。「到實際運作時才知道原來是這樣 不容易,我要從食物銀行、品牌收集食物, 然後再煮食、派發。而且從那時開始我已經 好相信『教育』的力量,所以我希望這些小朋友來到中心除了得到溫飽之餘,也可以同 時得到教育。所以我又會兼任導師指導他們 的課業,所有人離開後,我還要做清潔、收 拾,每日『朝 9 晚 11』,時間真的不夠用。」 到今日,食物援助依然是J Life […]

《旭茉JESSICA》成功女性 2021- 周熙文 Kim Chow

周熙文(Kim Chow)是香港中文大學 生命科學學院助理教授,2019 年加 入中文大學的她,不單是歐萊雅「2017 未 來女科學家計劃」的首位香港入選者,去年 更獲頒2020 年度國家優秀青年科學基金。 身為香港大學藥理及藥劑學系博士,她現正 不懈研究的領域是阿茲海默症神經元退化機 理(腦退化症)。 啟蒙與天命 訪問當天,早上走到香港中文大學的中 大生命科學學院,精神煥發的周熙文教授就 在其辦公室連實驗室埋首工作。跟她打過招 呼之後,就閒聊了幾句,亦等待攝影師設置 攝錄器材。聲線洪亮的周教授友善地微笑: 「叫我 Kim 就可以啦。」 眼前的女學者、科學家,每天早上 7 時半回到辦公室工作,為的是多花一點時間去做好科研,好奇想,她是否是從小已經立志 從事科學研究?「細個看到關於藥廠的新聞, 想過要研究一款新藥物出來。」這種小孩子 單純的想法,她還跟父母透露了。回憶當 時,覺得自己對「科學家」一職完全沒有概 念。後來,她走上科研之路,是冥冥之中有 計劃,亦跟一位啟蒙者有關係。 […]

《旭茉JESSICA》成功女性 2021- 歐鎧淳 Stephanie Au

花0.59 秒,在谷歌搜尋引擎,你可以為 歐鎧淳(Stephanie)找到約 171,000 項搜尋結果。逾十七萬項搜尋結果,不難知 道她的知名程度有多高。她擅長背泳及自由 泳,現時是十多項香港游泳紀錄的保持者, 亦是本年度其中一位「香港傑出青年」。 運動精華 讓我們「回帶」,將時間撥前到 2019 年 的夏天。當時,香港游泳隊出戰游泳世界盃 新加坡分站,而歐鎧淳更在主項 100 背泳游 出1分00秒22的驕人成績,以 0.03 秒之 微突破「奧運 A 標」,勇奪港隊於 2020 東京 奧運的第 5 張入場券。其實 Stephanie 當年 以其十六歲之齡,已經首度出戰奧運,現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