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ypto Women Trailblazers - Coco Zheng

Coco Zheng; Crypto Women Trailblazers; Women in Tech

身型高䠷、語氣溫柔的Coco是2018年投入加密貨幣市場,「這四年來都是做交易工作,售賣系統性產品。直至2020年離開做自己的投資,今年又再投入工作,加入新加坡公司MEXC作企業孵化投資部門。」

擅長溝通是女性的優勢

那麼這幾年間會否感覺這個新興行業仍然缺少女性?她半點不稀奇地說:「這個行業的發展者主要是遊戲玩家及網絡專家,所以女性仍為少數,其實女性優勢是善於溝通,所以做銷售及市場工作十分適合,現時加入的女性多數都是做COO或者CMO的職位,若然女性要做一些競爭生意的工作,這一行就會面對更大壓力。」

談到自己實質上遭遇過甚麼不公平的對待時,她舉了一個例子:「有時妳做了大部分的工作,然而另外一些人擅長做PPT和presentation,於是管理層就以為出來的結果就是做講解的人,沒人知道妳在背後的功勞。」她提到另一種不公平是自己選擇走那一條路徑,妳自己決定將時間投資在哪一個部分,例如有些人將時間投放在可以說很邊緣的NFT或者GamFi行業,兩年前一點都不流行,近年已經變成很酷的行業,有些人選擇堅持走自己的路,結果成為大熱行業,有些人選擇的路徑結果不成功,這些就是自己選擇所出現的不公平。

若然女性想加入加密貨幣行業,Coco又會給予甚麼建議呢?她笑說自己曾就讀香港大學社會科學系,其實也算是文科出身:「我覺得任何一行都要看個人性格及野心,若然妳不喜歡交際,不太想面對人,加密貨幣這一行真的可以不必跟人溝通,妳的身分可以是一個NFT圖像,或者一個區塊鏈代碼,在這個世界大家主要都是看妳的數碼身分。若然妳想做面對客戶的工作,妳就學習市場學科或銷售學科,若然妳選擇不見客,網上工作可以學習Computer Science、新聞系都好,不過無論修讀任何學科,入行前一定要對此行業自己做點研究。」

NFT個人圖像爆紅

現時加密貨幣市場最熱門話題離不開NFT,Coco談到早已接觸與留意此新興產品,「我2018年入行已參加過一個NFT講座,那時有Decentraland、 Rarible、Animoca這些公司,今天它們已成為流行熱門公司。當時大家交流技術時都是初創公司,而不像今天已成為Super Star公司。我看著那一班人堅持著自己的信念,他們不跟隨大眾的投資方式,堅持自己所做的,終於等到熱潮來臨。」

Coco笑說自己現在遊戲世界中的頭像,也是其中一款熱門NFT圖像Pudgy Penguin,「我見現在很多客戶也開始買賣NFT,因為這個市場已被推高到一定程度,而且NFT的玩法是千禧世代的年輕人十分受落,例如我們追求充滿創意就會買CryptoPunk這樣的NFT作個人圖像,若然妳買了,大家見到就知道妳是一個OG(original gangster 圈內玩家)、又或者妳的身分是個有錢人。BAYC這個NFT公司這兩天也有發幣,今天一個猴子(Bored Ape)價值超過一百個以太幣(100 Ethereum ETH約為US$287,261),而且價錢十分穩定,這就十分適合那一班追求獨特性的社交群體。像CryptoPunk及Bored Ape初時都是小社群推動,初時由不到1 ETH升到今天100 ETH,一直都是小社群內的人自己在推動,他們不必跟大品牌合作,不需要贊助商,自己一班人相信這件事很cool,創造此既新潮又反叛的文化。」

Coco Zheng; Crypto Women Trailblazers; Women in Tech
今天加密貨幣已經很大眾化,很多國家和公司接受加密貨幣作為支付工具。

加密貨幣漸趨大眾化

從NFT爆紅回溯到Bitcoin初出現的日子,Coco說兩者有著許多相似的地方,特別是它從大多數人不認同到大多數人認同的極大對比:「初時接受Bitcoin主要是一些遊戲玩家用作網絡購買武器的加密貨幣,初期也有很多灰色地帶會用上加密貨幣作交易,當然那已是很早期的事,今天加密貨幣已經很大眾化,很多國家和公司接受加密貨幣作為支付工具,我日常應用來跟有加密貨幣戶口的朋友作交易,這比銀行更快捷更方便;還有其他日常生活用途,在網絡上的DAO社群,加密貨幣可當作投資方式的投票權,現實世界用作付賬及轉賬也都越來越多。」

在如此大風大浪的行業中打滾,年紀輕輕的Coco笑說最能忘卻挫折和失敗的,就是藉著打機。她不諱言自己沉迷於遊戲機的世界:「多年來我都有留意世界性的WCG(World Cyber Gaming)大賽,現在中國的隊伍都是15至16歲,我已經20歲了,有點超齡,與其親身參與遊戲大賽,我倒希望做一個投資者,或者資助一個遊戲團隊,帶領他們去集訓,去贏很好的名次,我希望有天會成為一個GamFi世界的企業家。」

當然她還有不少減壓秘方,她熱愛行山和旅行:「我是很需要周圍走動的人,不然會覺得大腦閉塞,即使疫情期間,就算不是商務出差,我仍保持一年有兩次旅行,最多回來隔離,但對我來說旅行十分解壓,亦可以心靈提昇,可以對不同地方的文化有所了解,亦可順道了解一下不同地方的加密貨幣投資。」

Coco Zheng; Crypto Women Trailblazers; Women in Tech
遇上大風浪時,我反而看好這個市場,感覺反而是加倉的時機。

傳統基金入市有利有弊

那麼今天很多傳統金融機構都紛紛加入加密貨幣的投資,Coco又認為是否有一定危機呢?她說自己從來不會給朋友預測未來走勢,因為投資是一個周期性的事,她說值得買入,是指投資四、五年,而且這幾年間的風險自己都可以承擔,就算完全失去所有,也不會影響生活。「我們加密貨幣市場內的人,看傳統大基金入場一定是好事,可以有更多熱錢、有更多新人、有更多關注,然而這班人大部分都是買手,他們入場投資期望很高,相信一定要賺得比股票及地產市場更多的回報,這班人在市場下跌時走得最快,這幾年觀察都是如此。不同於大品牌Adidas或者Warner Music,它們在加密貨幣市場上已經確立了自己的產品,而不只是作金錢投資,就會維持得更長久,所以大型基金投資確實是有利有弊。」

最近據說新世界買下元宇宙一片最大的地皮,不過時常遊走於遊戲世界的Coco對於元宇宙的投資概念仍然有著遲疑,「雖然有很多公司在推動這個概念,但是事實上技術仍未跟得上,大部分元宇宙的股票、遊戲、賣地的計劃,其實都是賣未來的夢想。若然妳很喜歡在一個虛擬世界裡邊生活,妳在裡邊有很多朋友、有很多社交,妳願意廿四小時都在那個世界,那才算是一個真正元宇宙的世界;然而今天的3D或者VR、AR的技術仍未追得上,感覺仍然跟打機差不多,因為我以前玩《World of Warcraft》時,真的跟角色是投入了感情,跟戰友也是有感情的,跟戰友去不同的地方戰鬥真的有很大感受,完全融入那個不是現實中的身分,這就是我覺得元宇宙最終應該要做到的概念。」

「黑天鵝」的領悟

在加密貨幣市場短短四年時間,Coco卻先後經歷了2019年的「312」和2020年的「519」兩次「黑天鵝」,加密貨幣在短短時間下跌了三到五成,她笑著說兩次「黑天鵝」都蝕了錢,她氣定神閒的娓娓道來:「其實在黑天鵝出現之前,經濟不會一片向好,已可見到一些趨勢,我已轉買了一些較為穩定的StableCoin,遇上大風浪時,我反而看好這個市場,感覺反而是加倉的時機。我見有些行內人蝕到怕而沒有再回來,現在來到大牛市的時候又想再回來,但這個行業已經行了很遠,若然再回來已比別人少了很多經驗。」她的經驗是投資加密貨幣,經歷多次虧蝕就會習慣了,打電競就自然能夠減壓。

當前世界有戰事又有疫情,加密貨幣的前景還樂觀嗎?這位愛在《World of Warcraft》遊戲中飾演衝鋒陷陣的趣緻企鵝Pudgy Penguin帶點無奈地說:「未來是沒有人可以預計得到,若然妳有投資股票和加密貨幣,會發覺這段時間Bitcoin都是徘徊在35,000到40,000美元之間,然而若妳投資在中國股票或美國成長股,跌幅就比小股災更慘。加密貨幣未來肯定會有更多創新,我看到Tiger Fund、Sequoia Fund這些傳統大型基金,已經是富有經驗的加密貨幣投資人,然而我們加密貨幣圈內人會覺得他們這麼高還買,將來怎樣退出?未來幾年前景,就要看還有沒有更上一層樓的發展。」

Coco Zheng; Crypto Women Trailblazers; Women in Tech
Coco自言是很需要周圍走動的人,即使疫情期間,仍會一年有兩次旅行。

 

Coco Zheng; Crypto Women Trailblazers; Women in Tech
外表清秀的Coco,很難看得出是一位電競遊戲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