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旭茉JESSICA》成功女性 2013 – 趙慧君

趙慧君 ROSSA CHIU 香港中文大學醫學院助理院長(研究)/中文大學醫學院化學病理學系教授   格物致知 趙慧君教授憑著利用孕婦血漿驗出胎兒患有唐氏綜合症,在2011年奪得兩項國際級科研大獎,2012年再獲頒中國青年女科學家獎。 總結多年科研之路,她說:「科研精神貴乎嚴謹,必需對公眾負責。」古時學者以「格致」為化學、物理等科學的總稱,意謂窮究事物的原理法則,總結為知識;探究真理, 結果產生理性,格物致知,實際上就是中國人一直講求的修身之道。 中文大學醫學院化學病理學系教授趙慧君,於香港完成初中後,便到澳洲升學。1999年回流,加入中大化學病理學系進修化學病理專科,於中大進修博士後研究生,在化學病理學系系主任安排下,跟隨著名學者,現中大醫學院李嘉誠健康科學研究所所長盧煜明,開展科研之路,此後師徒二人共同進退。 蜚聲國際 趙慧君研究產前檢查多年,這項研究始於1997年,盧煜明教授首次發現孕婦的血漿內存有胎兒的DNA,為無創性產前診斷開創嶄新的研究領域。趙慧君加入後,首項任務是利用非入侵產前檢查方法,診斷隱性遺傳病,當時整個研究團隊,連她在內只有4名成員,她回想,「他的要求非常高,工作極度艱巨,那時候,無論用任何方法,工作與生活總是分不開;即使深夜也要檢查電郵,隨時候命。常疑心自己遺漏了甚麼,總是不自覺在看手機。」從事科研,壓力超乎想像,「對於科研團隊來說,失敗就是花了許多金錢、時間卻一無所獲;更甚者,辛苦得來的研究報告被另一個團隊搶先發報。哪怕只遲了一分鐘,整個團隊的努力經已毫無價值。」殘酷的制度,讓她經年累月被關在實驗室;可幸幾番努力後,她成功透過抽取孕婦血液,檢驗出胎兒患上遺傳病「乙型地中海貧血症」,令她奪得香港科學會頒發的「青年科學家獎」。於是,師徒兩人鎖定研究目標,把技術用於研究測試唐氏綜合症。趙慧君說:「入侵及創傷性檢測方法,如抽羊胎水,帶有1%流產風險,無創傷性的血液DNA測試可大大減低孕婦接受具潛在風險的唐氏綜合症產前檢查的機會,有效減輕懷孕婦女的心理負擔。」 2010 年,團隊成功破解母體血漿內之胎兒基因圖譜,透過胎兒釋放到母親血液中的核酸,研發出只需利用母親的血液作分析,免除傳統具創傷性的產前檢測,減低對胎兒構成的風險。技術經大規模驗證後,證實準確度逾96%,可臨床應用。這項研究新突破令全世界的孕婦受惠,也使她成為全球首名IFCC (International Federation of Clinical Chemistry and Laboratory Medicine)「青年研究新人獎」得主,並同時榮獲英國臨床生物化學系講座教授協會頒發「傑出學人獎」。 完美計劃 勇奪兩項國際級科研大獎,趙慧君說,恩師盧煜明令她明白嚴謹的重要性,「皆因一旦分析錯誤,便會誤導市民。」然而,道理知易行難,尤其當身邊充滿無數名利誘惑。近年,學術研究的競爭愈演愈烈,科研團隊為爭奪研究資源,無所不用其極,更甚者,發表虛假的研究報告,只不過為了保住飯碗。她有點感觸,「學術研究不是為錢,但科學家也要吃飯,相比外國某些國家,香港的學者得到的資助已不算少。」然而,較之為港爭光的運動員,科研團隊即使奪得國際性獎項,也不會獲政府頒發獎金;獨當一面的科研人員如她,去年領取中國青年女科學家獎,獲頒10萬元人民幣獎金,也只屬鼓勵性質。「除非得到諾貝爾獎,否則,得到獎項,與其說有利於自己日後工作,不如說是為大學爭了更多面子。」趙慧君說:「愈來愈覺得,身為一個學者,帶領著自己的團隊,必須好好地將辛苦得來的資源,慎重地投資在一個有實際用途、有前景的主題上。在研究過程中,每分每秒緊貼『市場』走勢,留意其他大學團隊在研究甚麼,像間諜。別人不會蠢得把資料公諸於世,便要從手頭上零碎的研究資料、合作伙伴去推敲;發現有可能落後,消極的,轉其他研究方向,否則,只有想盡辦法讓自己成為第一,其他名次都等於失敗。因此,申請研究經費時,必須先定下一個完美的計劃以自保。」 可惜,在科研領域中,從來沒有「完美」這回事。趙慧君補充,「我們也不是一步登天的,2002年,剛開始研究檢驗唐氏綜合症時,整份計劃書被撤回。原因,牽涉範疇太廣,沒有重點─甚麼都做,即是甚麼都做不了。」經此一役,她與隊員重新製作另一份計劃書,後來終於得到政府為期8年,共5,000多萬元資助。「我們完全堵塞了上次的所有漏洞,所謂完美的研究課題,必需範疇夠闊,即貢獻大、受惠的人愈多愈好;當中包括採用甚麼方法、可行機率、風險評估及危機處理,好像基金經紀,用一切方法、數據,證明自己的計劃必有回報,值得投資。」 順藤摸瓜 趙慧君由遇上伯樂至蜚聲國際,短短12年,足以證明今年不過37歲的她,是「投資高手」。在測試孕婦血液DNA即可驗證胎兒患唐氏綜合症的基礎上,她順藤摸瓜,再發現癌細胞新陳代謝時,同樣會釋出DNA到血液中,創出「滴血驗癌」技術。將技術應用於檢測癌症,可得知病人患癌及所屬身體部位,有助發現早期癌症,增加治癒機會。 其研究團隊早於2010年獲香港研究資助局主題研究基金撥款3,000萬,展開為期5年的研究,透過對比16個健康及5個癌症個案,分析逾4億條DNA片段的大規模平行測序後,團隊已發表了研究報告,證實血液測試可成功檢測相關的癌症基因異變。 趙慧君說:「現時診斷癌症一般要等身體出現癥狀,再對不同器官做血液及組織的檢試,可是,到癥狀出現時,癌症大多已到較後期階段,延誤治療。」研究再次領先全球,但現時這技術仍有局限,「包括檢測時間需時及成本昂貴,由於在測試階段,每次檢測成本需約10萬元,亦未能總結其準確度。」趙慧君說,團隊未來要做大量及不同年齡的DNA測試,技術可望於3年內能臨床應用,並將成本進一步降低,亦希望藥物研究同時發展,將來可抑制癌症復發、器官移植的排斥問題。與此同時,她透過抽取母親血液樣本,成功利用DNA測序技術,對比23對染色體,檢驗胎兒DNA中的遺傳或隱性疾病,幾乎可以取代抽羊水的檢查效果。 對於今天擁有的成就,趙慧君除了再三感謝恩師盧煜明,還有家人的支持和體諒,令她可以全心投放大量時間進行研究。現時她的團隊人數已達30多人,當中不乏初出茅廬的大學生,她勉勵有志從事科研的年輕人,「不要認為可一步登天。縱使研究結果不如意,也別氣餒,畢竟Research(研究)就是不停地(Re-)探求(search),任何研究均對科研有貢獻。忘記失敗的痛苦,勿忘失敗的原因,這是成功之前的必經之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