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旭茉JESSICA》成功女性 2013 – 陳紅

陳紅 Chen Hong 著名演員/製片人 華麗轉身的人生 17歲開始和熒幕結緣的陳紅,一直為影藝事業傾注心力。 台前塑造的一個個不同角色,有爽朗、溫婉,亦有多愁善感、霸氣,內心精細刻 劃總能入木三分。她更在如日中天的時候,甘於摘下那耀眼的光環,將工作重心轉入幕後,與她最愛的另一半陳凱歌導演,帶來諸多令人讚歎發人深省的傑作。擁有幸福家庭、兩個可愛孩子,她笑言自己其實很簡單: 「很開心能找到自己喜歡的事情來努力,所以我也很感恩,以更好心態去面對一切困難。」 每次見到陳紅,總是一臉笑容,和身邊的人或者朋友在聊天,不時有爽朗的笑聲傳出,很容易就令人受到喜悅情緒的感染。就如她說:「從塑造完全不同形象曾經付出過的努力,到成為製片人之後的從零開始,還有甚麼沒有經歷過的?」電影本就是生活的高度縮影和提煉,經歷過那麼多不同和精彩,確實,還有甚麼會令人被打倒? 台前人生 對陳紅的印象始於《水雲間》 那個敢愛敢恨的子璿,之後的《大明宮詞》 的太平公主和《梅蘭芳》 的福芝芳等,更是令人感受深刻。不久前《趙氏孤兒》、《搜索》的熱播又掀起一片狂潮,但不同的是,她已經從台前的演員,轉而成為幕後的一把好手。書香世家的陳紅自幼受到良好的家庭教育,從小顯示出藝術天份,1986 年考入了上海戲劇學院表演系,開始了與藝術表演的不解之緣。第一次走上銀幕時僅 17 歲,在影片《這裡有泉水》中扮演角色,之後一發不可收拾,在諸多電視劇和電影中塑造了令人印象深刻的角色。被大家誇讚天生麗質,扮相有獨特韻味,在銀幕上嘗試了更多完全不同個性的角色, 使她的才華得到淋漓盡致的展示。對陳紅來說,每部戲就是人生的一種體悟:「其實拍戲就是苦中作樂,最有意思的就是當你接一個角色,就像戀愛一樣,從不認識它到開始需要、希望去瞭解它,到你去愛上這個角色,最後和這個角色結合,就是它即是你你即是它,這個反而是拍戲最大的樂趣。」 新穎而巧妙的比喻,令聽者很容易體會到那份對角色的努力與全情投入。說起她與電影的戀愛,她說出了在拍攝《梅蘭芳》時的感受:「2008年拍《梅蘭芳》,快殺青的時候,我記得特別清楚,心裡的那種失落、捨不得,有點悲涼,但又有點成就感。能夠刻劃出想要表達的角色,就是我們做演員最享受的時候。那種幸福和創作過程的享受,只有自己內心能夠體會,而觀眾是感受不到的。」就像戀愛,如人飲水冷暖自知,她亦坦言角色的塑造更是源自於生活:「像《梅花三弄》、《水雲間》,我覺得更像我年輕的時候,就是大學的無憂無慮,充滿著青春的活力,比較直率。而《梅蘭芳》中更像現在的自己。」 從頭開始的勇氣 我們亦好奇令她放棄巔峰事業,轉而從零開始的勇氣和決心。「曾經的演藝事業很開心充實,但我喜歡挑戰,發現幕後也是我很喜歡的事情,所以我敢於毫不猶豫去改變。」 在陳紅眼裡,作為演員只是單純地把自己的角色演好,可是你怎麼去詮釋一個角色,是決定不了影片的製作是否精良,相反製片人能夠比較全面地掌控一部電影。「從選材開始,你就全程參與一部影片的製作,一個全新而優秀的成果從你手中誕生的感覺,無法形容,但很是美妙。我的情況有點特殊,我和陳凱歌導演是夫妻,我們是一起忙,所以更有動力。我們能一起去製作一個非常精良的影片,在故事和思想、情感上傳遞的又是我們所創造、為之所興奮的東西,更能體現我們的價值觀,感覺特別好。所以製片人的舞臺非常大,可以收穫得更多。」 作為製片人,比演員更需要的是理性,這對陳紅來說是挑戰之一。「做製片人需要理性地面對很多問題,所有細節都要你下決定去解決,所以台前與幕後面對的挑戰也不一樣。製片人必須事無巨細:從題材的選擇,市場的定位,到籌備,到拍攝⋯⋯還有現在愈來愈受重視的市場和行銷。」這樣的挑戰令人興奮,這樣的收穫更令人充實。陳紅說在轉型開始時,真的是一片空白,甚麼都不瞭解,所以需要不斷的學習,要付出更多:「製片更多的是一種自我的挑戰,對自己認為對的東西的一種堅持,是和自己在打交道。」 認清方向 「剛轉行的時候,隔行如隔山,真的是從零開始。從第一部我當製片人的戲,到現在整整10年了。這10年真真切切感覺到自己的成長和充實。」2002年的電影《和你在一起》是陳紅作為製片人的第一部戲。 「那時候沒經驗,人家可以隨便去蒙你,比如一個景我的預算只有50萬,但是製片主任會告訴你50萬做不下來,要60萬,那有甚麼辦法?總不能半途而廢,只好不斷加預算。到現在,我說50萬我們就一定能做到,而且比之前60萬品質更高—從開始被人蒙,到現在誰也蒙不了我。」她的性格就是愈是跌倒,愈不服,愈要站起來。「我要對自己有一個交代,為了跨越這個障礙,我有勇氣去嘗試失敗,去跨越失敗。」 陳紅向我們描述成為製片人曾遇到的最大困難。「拍《無極》時大量運用電腦特技,因為不懂,被人家壓著我們的片子,本來為了省預算才找國內班子,結果花的費用幾乎超過了美國原來給的報價,出來的還只是半成品。還有,記得在香格里拉拍攝,正好是雨季,我們一千多人包括部隊整個被困在當地,那種滅頂之災的感覺,剩下的只有一口活下去的力氣了,心力交瘁,無法掌控⋯⋯所以從那一部戲開始我沒有被打垮,覺得就再也沒有甚麼能難倒我了。」經歷諸多困難的陳紅迅速成長起來,骨子裡不服輸的性格,令她能更好地堅持走好每一步。新的挑戰是準備了 2 年的一個大型魔幻劇《沙門空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