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旭茉JESSICA》成功女性 2013 – 黃濱

黃濱 Huang Bin 著名小提琴家 音樂僅僅是我人生的一部分,我把「我」縮小了,變成一個管道,把來自上天的喜悅和美好,以音樂傳播開去。 用音樂分享美好 在外人看來,黃濱的音樂路很是平坦,天賦與努力讓她很快地在國際樂壇嶄露頭角,可是藝術家天生的敏感,對完美嚴苛的追求,對崇高理想的設定,讓她苦惱和迷惘不已。可幸是不同的生活經歷,對生命透徹的思考,為她的音樂開拓了源源不絕的靈感,也讓她的演繹方式有了豐富的變化,以至法國專業古典音樂雜誌曾經這樣形容她: 「雖然她有精湛的技藝,但她並沒有因此炫耀,恰恰相反,她著重於音色和音樂的表現,她的演奏總是十分清新、華麗;感情細膩,色彩多變,深深地吸引了聽眾。」 被中國樂迷暱稱為「大滿貫」小提琴家的黃濱,從 14 歲開始走出國門參加不同的國際音樂比賽,把一個一個大獎拿下來,而最為人稱道的是她在三大國際頂級小提琴比賽中都摘下桂冠。從波蘭維尼奧夫斯基青少年國際小提琴比賽、意大利帕格尼尼國際小提琴比賽到德國慕尼克國際音樂比賽,她用嫻熟的技巧和獨到的演繹,征服了來自不同國家的評委。 人生的第一把琴 與國內很多早慧的音樂家相似,黃濱的父母都是音樂愛好者,他們把自己對音樂的熱愛,變成栽培女兒成才的動力。黃濱還沒出生,父親已經跟祖母說,如果第一胎是女兒,一定讓她拉小提琴。「結果我生下來才 1 歲多,祖母便把琴買下。」而小小的黃濱,也在很早的時候顯露了音樂天分。「話還沒能講清楚,就喜歡唱歌,在唱片機旁,學了一首又一首。」黃濱記得在 4 歲那年,她在院子裡跟小朋友玩耍,父親拿著一個小提琴(只有1/8大)招她過去,讓她試拉,從此,她就走上漫長的音樂之路。 音樂是黃濱的興趣,所以在她的學習裡,沒有苦沒有悶。她在屋裡練習,看見同伴們在外面玩耍,也不覺得羡慕。父親陪著她練習,有時候看到女兒拉不到效果就會急,就會說「不要拉琴了」這樣的氣話,反倒是黃濱很篤定地知道自己的心志:「我從來沒有起過放棄的念頭。」 父母親為了黃濱學琴,也做出了很多犧牲。當老師的父親放棄了去南京讀研究生的機會,留在家裡輔導女兒拉琴:每個星期大老遠騎車送黃濱學琴;文革之後物資不是很充裕,買不到琴譜,父親就會挑燈抄譜到深夜。而母親就默默地為家裡打點一切,偶爾父親著急女兒拉不好,母親就馬上挺身做緩衝,把女兒拉到外面,一遍一遍地練好後才回家。在 9 歲那年,黃濱就以優異的成績考上了中央音樂學院附小文革後的第一次全國招生考試,離開父母的蔭護,獨自從長沙到北京。 燃起對音樂的熱情 十歲不到的孩子隻身住在學校宿舍裡,獨立的生活是艱苦的,所以在每星期給爸媽寫的信上,到了最後,黃濱總要寫上:「我很想念你們。」然而在學校學琴,黃濱是樂在其中的。 儘管每天除了上課以外,她要花四、五個小時在琴房裡,也儘管老師上課時都非常嚴格,還限制下課後不許黃濱跳她最愛的橡皮繩,她還是不以為苦,而且她的學習成績非常優異,14 歲那年,更在波蘭維尼奧夫斯基青少年國際小提琴比賽中,獲得金獎。可是回過頭看,她還是不得不說:「那個時候的心態是,學音樂就像是完成任務。」說到是在甚麼時候對音樂有真正的熱情,還得是在出國以後。 在上世紀 80 年代,西方的唱片和樂團來中國的不多,而黃濱學的是西洋音樂,母親覺得女兒必須到國外開拓眼界,進去西方的氛圍。黃濱到美國的時候才只有 17 歲,已經有足夠的敏感度去觀察外面廣闊的世界,並開始對生命作深刻的思考。進去大學以後,黃濱嘗試到在國內學習音樂少有的自由,也開始體會到「自覺」的重要性。「你愛拉甚麼,老師都讓你選,所以你沒有想法,沒有自覺的話,學習就沒有意思了。」是因為在這樣的學習環境,也是因為黃濱希望從自己的琴聲帶給人們美的享受和心靈的安慰,所以她很努力地提高自己的琴藝,把感情表達得更充沛豐富。為了達到自己對完美的要求,她常常早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