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ES Network 《茉萃薈》 #Clubhouse​ – Members’ Lounge: Women in Education

教育是信念建立的過程,為孩子打開知識大門,通往各個領域,並幫助他們從小培養品德及認識正確的價值觀,對將來的發展有莫大幫助。今集JES network 《茉萃薈》請來3位從事幼兒教育工作的嘉賓,與大家分享對幼兒教育工作的理念與堅持、面對的困難,以及如何透過教育改變孩子的未來。 👋嘉賓︰ Mrs. Christine Ma Lau – 2018成功女性大獎得獎者、JEMS Character Academy校長及創辦人 Ms. Crisel Consunji – 2020成功女性大獎得獎者、Baumhaus創辦人 Ms. Vivian Chung – 2020 Women of Excellence得獎者、Story Jungle Education 及REACH Charity校長及創辦人

《旭茉JESSICA》成功女性 2020-姬素孔尚治 Crisel Consunji

「這關乎妳跟自己的使命有多接近,妳作為人有多快樂,妳是否早上起來,會跟自己說「我的工作很快樂」;我雖然不完美,但每樣所做的事都是向着目標前進,為了令自己的人生、別人的人生、這個世界世加美好。」   父輩孔尚治為孔子第64代孫,姬素卻從小在馬尼拉長大,她自小喜歡唱歌演戲,10歲時在看到報章有招攬廣告後便應徵小演員,參演音樂劇《貝隆夫人》,接着還一邊讀書一邊繼續投入演出,並於劇團內擔任兒童演員直至唸完大學,她在大學修讀的卻是政治科學,跟演藝沾不上邊。機緣巧合來香港工作並留了下來,並開辦創意學前活動教育中心,去年又是巧合遇上電影《淪落人》尋找菲籍演員,多年演藝經驗原來早埋下種子,一舉取得了《第38屆香港電影金像獎》及《第13屆香港電影導演會年度大獎》「最佳新演員」獎。   簡介 憑着演出電影《淪落人》,獲得《第38屆香港電影金像獎》及《第13屆香港電影導演會年度大獎》「最佳新演員」獎。現在亦經營學前活動教育中心Baumhaus。 2008年,她選擇來到香港定居,因參與香港迪士尼樂園的舞台演出而開始接觸不少幕前工作。 2012年亦任職藝術課程教師,到2015年沫定與丈夫創立學前活動教育中心Baumhaus。 2017年曾演出香港電台單元劇《獅子山下2017》,後看到電影《淪落人》招募菲籍女主角,她接受多輪面試後獲選中擔演該角色。 2019年憑影片獲提名《香港電影評論學會大獎》「最佳女主角」、《第38屆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女主角」和「最佳新演員」三個獎項。並最終榮獲《第38屆香港電影金像獎》及《第13屆香港電影導演會年度大獎》「最佳新演員」獎。   《淪落人》被譽為年度最感動人的香港電影,女主角姬素孔尚治是位菲籍香港人,現實中的姬素,卻絕對不是一個「淪落人」,而是一個成功的教育家,開設的幼兒教育生意,以家庭與演藝的創意教育方法,帶出兒童的潛能。 「參演《淪落人》的過程確實很意外,我跟很多香港的家傭傾談她們的故事,我跟她們一起創作一些戲劇課堂,藉以表達她們的情感。我最有興趣是她們不同的人生經歷,所以機會來到,可以跟本地的觀眾分享菲律賓人的故事。我覺得即使還未有這個角色以前我已經預備了很久。」很多表演藝術家都是因為有創意表達的渴望,而姬素從小就潛藏着這種對表現自我的慾望。 「初時我在Facebook上看到招請菲籍演員,我就十分有興趣,他們不是一定要找專業的演員,我就跟他們說想參加演出。因為這是來自真實的故事,香港的家傭Xyxa Cruz Bacani因為贏得國際攝影社Magnum的人權獎學金到紐約進修攝影,她的奮鬥故事正好可以分享給香港的菲律賓人看看。故事中最吸引我的是她的性格,她不會逃避或偽裝很滿意作為家傭的生活,她是迎向自己的生命抉擇,努力繼續追夢,這個角色真的十分打動我。」 機會總是留給有所準備的人,而她的預備可是由童年時代已然開始。「初時我也不肯定我從小訓練的演技能夠勝任,我以前主要是演出劇場,亦有自信唱歌,但真正演出電影就從未試過,這是我從來未接觸過的媒介,當他們宣布我入選作為最佳新演員,我還真的嚇了一跳,這是真的嗎?最後竟然還贏得《第38屆香港電影金像獎》及《第13屆香港電影導演會年度大獎》的「最佳新演員」榮譽。我的努力得到評判的認同,就好像蛋糕舖上了糖霜,也就是為我的人生錦上添花了!」   「小時候我已經很愛演出,表演及唱歌,我很想表現自己,我的父母也很支持我,我沒有想到成為一種專業,他們只想我消磨一點時光。我十歲的時候,看到菲律賓的大型劇團招考演員,自此開始了一次又一次的演出機會,每次有兒童的角色都會找我演出,我覺得這是人生難得的機會,因為我只是一個十歲的小孩,卻在一個專業的成人劇團中參與演出,他們也當我是專業人員的一份子。」今天的她舉手投足都充滿自信,可追溯從小混跡在成人世界中的關係。 姬素很坦言地述說自己的童年要比別人多上一倍的努力,這種堅毅意志的磨煉正是締造成功的關鍵詞。「我的童星之路,我覺得只有5%是天份,其餘的95%都是努力,父母說若然我真的想追求演藝作為專業的道路,就一定要犧牲很多課餘的時間,其他小孩課餘的時候都在玩,而我卻要跑回家去做功課,黃昏跑去排演,夜裏回家再繼續做功課,真的很辛苦。有次演出做歌舞劇《The Boyfriend》,我很想參與演出,但導演說演員都要日間去學習踢踏舞,我唯有放棄周末的休息時間,走去找教練學習跳踢踏舞,只是為了追得上。」 「我很感謝有那段日子,那不只是靠天份,而是靠着機會與努力,這是很多年才能夠建立起來成為一種才華,然後等待那一個真正的表演機會到來,妳就可以發光發亮了!」整整30年以後,這一陣光與亮才終至在電影舞台上迸發開來。   「年輕時我的想法是藝術工作很難搵食,有很長一段時間,我想要將自己的激情放在別的東西之上,大學課程我就讀了政治科學,畢業後我就從事社會發展的行業。」然後香港迪士尼找她過來工作,最終她留了在香港,走進了另一個人生新方向。 「我來到香港工作,我想不到自己會如此喜歡這個地方,這裏的文化、香港人有很獨特的吸引力,人們如此努力工作,而工作上又如此有制度,是一個很好的中西混合文化之地;當然某爾也遇到一些不如意的事情,但整體上我很喜歡這個地方,很喜歡香港什麼逆境中總會反彈,還有城市很漂亮,任何人來到都會喜歡。」姬素不獨在香港找着了她的伴侶、她的創業,也找着了她斂藏着的演藝才華。   她一直相信自己喜歡連結不同人的生活,連結來自五湖四海的演藝人,也可以是連結家庭與他們的孩子。「2015年我跟男友合作開設創意藝術教育中心Baumhaus,我教音樂演出。怎樣透過藝術帶出孩子的信心、創意、思維,這些都是孩子原來擁有的才能;我想很多父母都想更加發揮小孩的才能、說話、身體語言,演化成他們的自信、憐憫、自我控制。我想創造一個很大很舒適開放的空間,有一個play cafe,有一個creative art space,家人應該多點在一起,將最好的給孩子,教曉他們音樂演藝與才能;我們也培訓很多導師,如何用這種play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