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ypto Women Trailblazers – Angelina Kwan

Angelina Kwan; Crypto Women Trailblazers; Women in Tech

說話爽朗的Angelina,想不到卻愛古玉、愛騎電單車、也愛玩滾軸溜冰。她笑說自己是「竹升仔」,家居像傳統古老亭園,性格卻愛闖嶄新虛擬世界:「我在美國出生,母親是香港人,父親是美裔華人,九十年代大學畢業。」那年代美國職場女性在某些行業仍然很難攀上高位,特別是華裔女性,於是她毅然決定來香港尋找工作,「我在1994年來港加入一間投資銀行暨股票行工作,那時職員都是用手推車運送的股票單據。但當時是最令人振奮的時刻,因為蓬勃的商業發展令香港成為亞洲的瑰寶和全球頂級的金融中心。到了1997 年,監管環境隨著市場干預而產生變化,並引入了許多壯大金融市場的新規例和法規。」Angelina 於 1998 年加入證監會擔任法規執行部總監,其後擔任市場監察部總監。在其他金融服務公司工作後,她加入了香港交易所,成立了集團合規部。「到2018年,我轉投當時當時全球最大的Bitcoin衍生產品交易公司 BitMex 擔任COO,同樣像『開荒牛』那般拓展公司業務。當時世界各國的政府,已開始制定數碼資產法規,隨著這些法規的執行,監管環境也正在發生變化。」 Angelina Kwan 個人介紹片段:  Angelina Kwan 完整訪問片段:   渴望與人分享的激情 好奇作為一位女性,在嶄新的加密貨幣市場中如何爭取到今天的成就。Angelina娓娓道來:「若你對此有一個passion,就跟別人分享此passion!不要覺得分享就令自己蝕底,若我教了你,你比我更懂得,那麼你就可以去教更多人;我教了別人,別人就會懂得多過我,這不會蝕底,反而想想大家怎樣合作一起去做。你自己可以學習得到新的東西,也令人們產生興趣,這就是我的成功秘訣。」其實過程一點都不容易,她談到在HK FinTech Week 香港金融科技周的一個星期,她就站在會場中,不斷向有興趣的人講解,因為自己對此十分有興趣,如此累人的事還堅持親力親為。「我背後這個螺旋圖案就是HashKey最近製作的第一個NFT,我的企業傳訊主管跟我說,他想為HK FinTech Week 香港金融科技周製作一個NFT,我就說:『Why not?』我們推出了5,000個NFT,他學到怎樣推出NFT,我也學習了怎樣將之推廣流通出去。人們來到我們的展區很有興趣地問道:這個圖案是甚麼?甚麼是NFT?」 她又補充說女性在加密貨幣市場一直比例都少,早在1994年她來到香港,那時女性在金融市場發展都十分稀少。「香港有很多傳統金融服務公司,現在他們變得更男女平等,吸引更多女性加入金融市場。在加密貨幣世界,仍然主要由男性主導,由Satoshi Nakamoto發明Bitcoin初期,很多人將之用作打機遊戲的加密貨幣,因此不奇怪主要由男性作主導(因為大多數是男性玩家),現時加密貨幣和數碼資產更成為主流,許多女性對這範疇越來越產生興趣。在我加入 BitMex 的時期,聘請人才非常困難,即使男性和女性對加密貨幣都感興趣,但他們都很警惕,也會猜測這可能是一個金融陷阱或騙局。」 一直熱心於慈善公益活動的Angelina,談到作為The Women’s […]

Crypto Women Trailblazers-Leslie Lamb

Leslie Lamb; Crypto Women Trailblazers

最先好奇的當然是一位如此聰穎的女性,到底是如何闖蕩進去加密貨幣這個嶄新世界當中呢?Leslie回溯那是9年以前開始的,「我最初接觸是在2013年,那時我做一個關於全球『另類貨幣系統』(Alternative Money System)的研究,我對加密貨幣的知識主要在學術上,那時候主要只有Bitcoin,你可以想像那時沒有太多的資料可以找到,只有幾個交易平台和加密錢包系統,不會有人說女性與加密貨幣,女性在此行業內很稀罕。那年代沒有一個組織是『加密貨幣的女性群組』,可以從中學習怎樣做行業內的女性領袖,可以有mentor去帶領妳,那時什麼都沒有。」 Leslie Lamb 個人介紹片段:  Leslie Lamb 完整訪問片段:    期待女性才華裨益密幣行業 「今天我們現在仍期待有『加密貨幣的女性群組』,可以知道行內需要更多的女性參與,因為我們希望女性可以令這個新的加密貨幣生態環境,跟傳統的金融市場有所不同,我們希望可以培養更多女性領袖,在初創時期比後期更好。現在我認識的女性初創者,已經在努力創建一個給予女性更好的生態環境,這是一個新的領導方式路徑,跟過往金融世界很大不同。我們要有更多的mentor及社群,讓全球的加密貨幣女性都可參加。」熱切的言詞可見Leslie心中是帶著多大的期盼。 她坦言在密幣市場這些年,女性從業員的增長數字非常低,「新加入的女性主要是因為她們有著專門科技知識,或者是電腦技術人材,而非因為她們擁有加密貨幣這方面的才能。」因為傳統金融市場就是男性主導的世界,所以Leslie才會特別強調女性在加密貨幣市場初創時期的重要性,「這是因為這個生態環境仍未完全建立,仍有很多空間可以給予女性發展。現在有更多女性參與帶領一些計劃、帶領一些團隊、帶領一間公司,這可以建構整個加密市場的生態形式。現在主要仍未有太多女性加入,從下層到上層都十分缺少,女性的經驗及領導能力將可大大裨益於這個嶄新市場的發展。」 既然在這樣一個女性稀缺的生態環境當中,Leslie又是如何藉著女性的特質去獲得成功呢?「我想個人的講解對話很重要,我聽過很多人說過因為聽到別人的一番說話而加入加密貨幣市場,或者去了一個大會聽了一個講座,對我很大啟發才做了今天的工作。我們知道很多人都是靠著這種啟迪的時刻,我們或許需要更多。」她依然帶著興奮地說著。 非一般成功方程式 Leslie說大多數成功人士大抵離不開努力學習、充滿好奇心,這些締造許多成功人士的方程式,而她擅長的Podcast廣播是比較特別的一種方式,「我想我只是用到一片充滿創意的地方,我負責內容創作、邀請廣播講者,我製作的平台 Crypto Unstacked Podcast是要發放內容給對Crypto有熱情有興趣的人們,讓所有希望尋找這方面資訊的人都可以找得到,可以節省他們的時間與心力。」 她特別強調所發放的資訊都要是有水準的,這樣人們才會信賴這個空間,給予的信息都是盡量做到最高質,「雖然過了一到兩年後資訊未必仍然準確,因為這市場變化太快,所以我不會說這平台的資訊是百份百準確,但在我能力範圍內,我會找行內最好的專業講者,他們是加密貨幣市場不同範疇中的專業代表,我期待此廣播可以發放到最多有用資訊,亦令業內人士學到怎樣可做得更好,由行內的專業人士提供意見,由此我可以建立自己的網絡。」 Leslie用了一個十分形象化的比喻:就是在玻璃另一邊的人,在觀望不知是否進入加密貨幣市場的時候,她的Podcast資訊正是一道打破這道玻璃隔膜、吸引他們嘗試走進來的門檻。 擅長主持Podcast線上廣播的Leslie,同樣喜歡線下跟一班女性朋友喝酒談天共度快樂時光,「社群不只是在網絡上成立,我們需要人與人接觸的社群,人與人接觸的建議,我們希望締造更多這種人際關係,我想這是今天女性的特質,彼此訴說我們自己的故事,我們會講到大家的日常生活、社交活動、伴侶關係,藉著喝酒傾談的快樂時光,女性的特質就是如此愛社交,如此我們建立關係,我希望加密貨幣的話題就會從中提到,人與人會相互聯繫,加密貨幣亦是人與人的一種聯繫。」 她慨嘆一聲才說:「過去兩年因爲疫情,我們缺乏面對面的聯繫,這也就更影響女性的參與,現在我們有Women in Crypto 的平台,希望在聯誼之中,彼此可以增長更多加密貨幣的知識,也期待未來幾年,有更多女性成爲加密貨幣市場的領袖。」 家族資產以密幣開創未來 加密貨幣對傳統Old […]

Crypto Women Trailblazers - Cynthia Wu

Cynthia Wu; Crypto Women Trailblazers; Women in Tech

每次與成功人士傾談時間管理,她們總好像懂得魔法,將一天延長成25個小時,而Cynthia予人的感覺就是她一天擁有26個小時以上!她強調加密貨幣這個行業很重要的中心思想就是共享精神,因此她每月會講兩、三場的Podcast,做三、四個講座……最近跟一百位女性投資者講解「如何進入加密貨幣投資市場」,近日最難忘是往香港大學講談「加密貨幣行業的未來發展」,「我看到許多還未畢業的學生已經有很大的熱誠去了解這個行業,現在的年輕一代對NFT和GamFi都十分熟悉,大學生對這行業的知識和興趣都超越我的認知。我在這個行業待過,熟悉這裡面的邏輯,可以給她們作出分析,提高她們的興趣,她們可能將來就會加入我們這個行業,成為我們其中一分子。」 密幣構造未來世界宏圖 「我在2018年加入這個行業,算是不早也不晚,我是傳統金融業轉過來的,我個人十分看好區塊鏈技術的發展,覺得是一個十分有價值的項目,可以在上邊交易、結算,這是一個很大的機會,將會對現有金融行業有著顛覆性的改變,所以我就毫不猶豫地加入密幣行業。」Cynthia無論走路與講話都予人有種超前的感覺,她笑著解釋: 「與其被顛覆,不如做一個顛覆者!」 「十年前我剛加入這個行業的時候,還是男性比較多,那時這個行業還很細小,那時主要是一些技術開發人員,所以男性會偏多一些,這兩年男女比例已平均很多,原因是這個行業越來越豐富和壯大,除了開發人員,擴展到要有銷售人員、市場人員、社群管理、社交媒體人員,工作的種類越來越豐富,所以有很多女性開始進入這個行業,也都做得非常優秀,有非常好的發展。」Cynthia記得自己初時接觸加密貨幣,為了要搞明白背後的原理,她天天會看很多YouTube短片,看行業內的博主講解科技原理,又熟讀多個加密貨幣白皮書(Crypto White Paper),「若果女性真心熱愛這個行業,不要恐懼它的科技,嘗試了解它,嘗試接受它,因為科技是這個行業不可分割的部分。」 眼前講話充滿睿智的Cynthia,不似那些戴著深厚近視眼鏡的「科技geek」,原來她在沉迷於研究加密貨幣科技以外,難得有一些me time的時候,她總是在電腦袋子中夾著一本厚甸甸的書。「我是一個比較文藝的人,最近看的是金融小說《The Big Short:Inside the Doomsday Machine》,我很感興趣另外一個人是怎樣生活的,小說可以讓我感受另外一個人的人生,人只能活一輩子,但看小說好像活多了別人一輩子;沒有太多的時間看小說的時候,我會看一些傳記,傳記是真實的人生,是關於另一個人的人生所遇到的矛盾與經歷。」   放眼更遙遠的未來 對於市場上人人著眼熱炒的加密貨幣衍生產品NFT,Cynthia的眼光是放得更遙遠:未來NFT世界將會是一個萬億級別的市場。「NFT是比較創新的產品,它令先前一些未有上鏈的資產,現在可以放到區塊鏈上去,最早我們看到的是圖像或藝術作品、音樂或電子版權等,很多都是創意類的東西,因為它們原來都是數字化原生的。NFT最大特點是未來可以把我們線下的資產,如房地產或股票,這些原來非標準化、原來每個都不一樣的產品,將這些資產透過代幣化(tokenization)上鏈,區塊鏈是個巨大的價值網絡,有了NFT,將來鏈上的金融產品是無限的。」 同樣在Cynthia眼看著由密幣衍生的DAO,也不是人人著眼的投資產品,她看得更遠大:DAO將會成為構造未來城市的宏圖。「DAO是一個去中心化的自治組織,跟現實中的公司有個對比,公司的概念自從四百年前荷蘭人發明以來從來沒有怎樣更新過。將來DAO將會是一股顛覆的力量,它會成為更好、更有效、更廣泛的一種公司方式,將來妳可能不再是幫一家公司工作,而是幫一個或多個DAO工作,工資是代幣token。未來人的關係會改變,不再是僱主僱員,將來很多生產力與創造、產品與服務,都是由DAO將城市串連起來,有一些金融公司已開始這樣做,將來設計公司、娛樂公司也可以這樣做。未來30、40年,我們可能看到DAO成為主要城市的組成。」 了解背後本質最為重要 「我自己先前在香港交易所工作,我本身在港交所也是做新金融商品,起跌也是非常之大;所以加密貨幣的大起大落,對個人心態來說已經沒有多大影響,我本身不會去追趕升跌。對我來說密幣是新生的一種資產,它還屬於新生階段的時候,它的特徵就是波動率大、很不穩定,所以投資時間就要比較長線。」初時以為Cynthia總愛冷眼旁觀市場的起落,她卻不經意地說自己已將一半資產投放在加密貨幣,「因為我對這個市場已有一定了解,我是行內人,了解密幣行業的產品,理解它的收入是怎樣來的,我就會非常有信心。但若果妳還不太了解這個行業,想去嘗試,也可以承受一定的風險,我想應該用百分之一到二的資產開始作投資。」 Cynthia的語氣還是輕輕鬆鬆,可是眼神卻變得凌厲起來:「這個市場很奇怪,有些人是Bitcoin三萬的時候不買,但升到六萬的時候才買,因為她們是為了『追貨』。最重要的一點都是要去了解背後的本質,Do your own research!只有妳自己有了認知以後,才有可能在這個行業賺到錢,不然就變成追趕升跌,妳可能買的時間是對的,但妳不曉得什麼時候賣,妳對市場的變化不熟悉就不敢賣了,這是一個不成熟的投資心態。密幣這市場需要成熟發展還要20到30年,投資這個行業還是需要長線眼光。」 社會上彌漫戰爭和疫情的消息,對整個金融市場構成巨大打擊,Cynthia樂觀地表示:「戰爭、疫情對密幣市場影響不算大,沒有實體市場那麼大影響。這段時間反而更多人留意到密幣市場的特質,它的開放性和全球化、它的資產不容易受國際形勢所影響,妳要將資產發到非洲一個國家,都不必找銀行,而是透過加密貨幣市場點對點傳送。大家被隔離的時間,更加會發現密幣市場的好處,不必出差也不會影響到生意,大家習慣數字的市場交易,許多加密貨幣線上會議都如常網絡進行。」 工作與生活的平衡藝術 言談間充滿幹勁,舉手投足精氣十足,這位每天工作16個小時的女強人談到家庭時,她卻語帶唏噓地形容:這是一個難以work-life balance的行業!「對一個從業者來說,它的壓力是非常大的,基本上沒得休息,它是24/7全天候運作,即使周末,市場也會發生很大的波動,妳也需要去作出很快的反應。我大部分的投資都是比較長期的,所以不太需要經常去看升跌。若然市場跌到去一個我認為合適的價位,我就去買一點;市場若漲到有點瘋狂的時候,有點泡沫的感覺,那時候我就會賣一點。我覺得有興趣作密幣投資的人,應該將眼光放得長遠一點,不然會感覺很疲憊或者很焦慮,這就得不償失,妳投資賺錢是為了讓自己生活變得更好,若然每天都會擔憂,那就不太對。」 「在疫情期間,我特別學習了打網球,因為我想跟丈夫和女兒一起多些相處時間,他們兩個都很喜歡打網球。」Cynthia特地為我們講述了一段她在網球場上領略出來的投資哲學:「我發現打網球是一項非常有趣的運動,可能是我跟這種運動有所共鳴,它是一種需要非常專注的運動,而它主要是跟自己的比賽,妳每一個動作去擊球,都只得妳自己一個人在球場上,妳要控制好自己的判斷力,連接起自己的動作;這跟加密貨幣市場有點像,最後都是妳跟自己的戰鬥,妳自己有沒有進步是自己才知道,妳自己願意花多少努力就會看見多少進步。雖然我還只是初學者,但這種運動跟我有呼應有共鳴,所以我還是會一直打下去。」   […]

Crypto Women Trailblazers - Natalie Lau

Natalie Lau; Crypto Women Trailblazers

身型嬌小的Natalie笑說自己原先的工作是一個 Headhunter,專門搜羅 C-suite人才,她陸陸續續拿了多個獎項,是 Top Sales,也替公司開創了先河,建立了 FinTech 部門。「2017年我開始幫很多區塊鏈項目、交易所、托管、OTC、基金及資產管理公司招聘人才,我在行內的網絡就是如此建立起來,我在客戶的薰陶下,在獵頭事業頂峰時選擇放棄做 Top Sales,加入了區塊鏈行業,從新出發,一直感覺區塊鏈行業對我有一個呼喚,我很喜歡這個行業發展周期很快,到處都有很多的機會。」Natalie在區塊鏈行業打滾了好幾年,憑著努力,又再次成爲Top Sales。 Natalie Lau 個人介紹片段:    亦剛亦柔締造區塊鏈新女性 「現時來看這個行業仍然是男性為主導,但這行業不只有科技,女性在這個行業也有其優勢。」看到Natalie在網上的照片總是一身Power Suit,然而今天拍照時換上一身時尚打扮,女性在職場的硬朗與溫柔都表露無遺,「我加入幣圈5年左右,看到越來越多女性加入區塊鏈行業,而且女性的地位也越來越高。不少做到領導的工作,有Founder,有CEO,也有Partner,所以女性千萬不要少看自己,只要付出努力,不斷學習,拓展人脈社交圈子,任何人在幣圈也可以闖出一片天。」 Natalie說起區塊鏈行業內女性仍屬少數,「女性在溝通能力及建立關係上十分強,特別是銷售、市場推廣、人力資源、合規,和客戶服務,能夠更準確地看到客人真正的需求;此外,女性在藝術表達上也很出色,最近新興的NFT,例如World of Women,就是一個非常成功的項目」。 她有著修讀香港中文大學心理學的背景,今天作為面對客戶的窗口,擁有女性的關懷與呵護,令她在工作上無往而不利,給予客戶更體貼窩心的特質,「我的經驗是每當區塊鏈的冬天來到,可能不只幾個月,可能是幾年,如果好好利用這段期間,發展科技,建立產品,開拓人際網絡,若能在 Crypto Winter好好照顧客戶,去到春天之時客人變得更大,有更多商業需求,你也就會跟隨著他們更上一層樓。」 那麼像她這樣一位年輕女性要加入密幣行業,又要有什麼預備呢? 「最重要是『Adaptability』,不要怕眼前的不確定性。我初時是做金融獵頭工作,那時我做得十分成功,拿了好幾個銷售及市場開拓獎項,後來轉投區塊鏈行業,從新出發。現在回想,確實是 Risky,但我告訴自己要 Make it count。」她說話快而精準。 […]

Crypto Women Trailblazers - Coco Zheng

Coco Zheng; Crypto Women Trailblazers; Women in Tech

身型高䠷、語氣溫柔的Coco是2018年投入加密貨幣市場,「這四年來都是做交易工作,售賣系統性產品。直至2020年離開做自己的投資,今年又再投入工作,加入新加坡公司MEXC作企業孵化投資部門。」 擅長溝通是女性的優勢 那麼這幾年間會否感覺這個新興行業仍然缺少女性?她半點不稀奇地說:「這個行業的發展者主要是遊戲玩家及網絡專家,所以女性仍為少數,其實女性優勢是善於溝通,所以做銷售及市場工作十分適合,現時加入的女性多數都是做COO或者CMO的職位,若然女性要做一些競爭生意的工作,這一行就會面對更大壓力。」 談到自己實質上遭遇過甚麼不公平的對待時,她舉了一個例子:「有時妳做了大部分的工作,然而另外一些人擅長做PPT和presentation,於是管理層就以為出來的結果就是做講解的人,沒人知道妳在背後的功勞。」她提到另一種不公平是自己選擇走那一條路徑,妳自己決定將時間投資在哪一個部分,例如有些人將時間投放在可以說很邊緣的NFT或者GamFi行業,兩年前一點都不流行,近年已經變成很酷的行業,有些人選擇堅持走自己的路,結果成為大熱行業,有些人選擇的路徑結果不成功,這些就是自己選擇所出現的不公平。 若然女性想加入加密貨幣行業,Coco又會給予甚麼建議呢?她笑說自己曾就讀香港大學社會科學系,其實也算是文科出身:「我覺得任何一行都要看個人性格及野心,若然妳不喜歡交際,不太想面對人,加密貨幣這一行真的可以不必跟人溝通,妳的身分可以是一個NFT圖像,或者一個區塊鏈代碼,在這個世界大家主要都是看妳的數碼身分。若然妳想做面對客戶的工作,妳就學習市場學科或銷售學科,若然妳選擇不見客,網上工作可以學習Computer Science、新聞系都好,不過無論修讀任何學科,入行前一定要對此行業自己做點研究。」 NFT個人圖像爆紅 現時加密貨幣市場最熱門話題離不開NFT,Coco談到早已接觸與留意此新興產品,「我2018年入行已參加過一個NFT講座,那時有Decentraland、 Rarible、Animoca這些公司,今天它們已成為流行熱門公司。當時大家交流技術時都是初創公司,而不像今天已成為Super Star公司。我看著那一班人堅持著自己的信念,他們不跟隨大眾的投資方式,堅持自己所做的,終於等到熱潮來臨。」 Coco笑說自己現在遊戲世界中的頭像,也是其中一款熱門NFT圖像Pudgy Penguin,「我見現在很多客戶也開始買賣NFT,因為這個市場已被推高到一定程度,而且NFT的玩法是千禧世代的年輕人十分受落,例如我們追求充滿創意就會買CryptoPunk這樣的NFT作個人圖像,若然妳買了,大家見到就知道妳是一個OG(original gangster 圈內玩家)、又或者妳的身分是個有錢人。BAYC這個NFT公司這兩天也有發幣,今天一個猴子(Bored Ape)價值超過一百個以太幣(100 Ethereum ETH約為US$287,261),而且價錢十分穩定,這就十分適合那一班追求獨特性的社交群體。像CryptoPunk及Bored Ape初時都是小社群推動,初時由不到1 ETH升到今天100 ETH,一直都是小社群內的人自己在推動,他們不必跟大品牌合作,不需要贊助商,自己一班人相信這件事很cool,創造此既新潮又反叛的文化。」 加密貨幣漸趨大眾化 從NFT爆紅回溯到Bitcoin初出現的日子,Coco說兩者有著許多相似的地方,特別是它從大多數人不認同到大多數人認同的極大對比:「初時接受Bitcoin主要是一些遊戲玩家用作網絡購買武器的加密貨幣,初期也有很多灰色地帶會用上加密貨幣作交易,當然那已是很早期的事,今天加密貨幣已經很大眾化,很多國家和公司接受加密貨幣作為支付工具,我日常應用來跟有加密貨幣戶口的朋友作交易,這比銀行更快捷更方便;還有其他日常生活用途,在網絡上的DAO社群,加密貨幣可當作投資方式的投票權,現實世界用作付賬及轉賬也都越來越多。」 在如此大風大浪的行業中打滾,年紀輕輕的Coco笑說最能忘卻挫折和失敗的,就是藉著打機。她不諱言自己沉迷於遊戲機的世界:「多年來我都有留意世界性的WCG(World Cyber Gaming)大賽,現在中國的隊伍都是15至16歲,我已經20歲了,有點超齡,與其親身參與遊戲大賽,我倒希望做一個投資者,或者資助一個遊戲團隊,帶領他們去集訓,去贏很好的名次,我希望有天會成為一個GamFi世界的企業家。」 當然她還有不少減壓秘方,她熱愛行山和旅行:「我是很需要周圍走動的人,不然會覺得大腦閉塞,即使疫情期間,就算不是商務出差,我仍保持一年有兩次旅行,最多回來隔離,但對我來說旅行十分解壓,亦可以心靈提昇,可以對不同地方的文化有所了解,亦可順道了解一下不同地方的加密貨幣投資。」 傳統基金入市有利有弊 那麼今天很多傳統金融機構都紛紛加入加密貨幣的投資,Coco又認為是否有一定危機呢?她說自己從來不會給朋友預測未來走勢,因為投資是一個周期性的事,她說值得買入,是指投資四、五年,而且這幾年間的風險自己都可以承擔,就算完全失去所有,也不會影響生活。「我們加密貨幣市場內的人,看傳統大基金入場一定是好事,可以有更多熱錢、有更多新人、有更多關注,然而這班人大部分都是買手,他們入場投資期望很高,相信一定要賺得比股票及地產市場更多的回報,這班人在市場下跌時走得最快,這幾年觀察都是如此。不同於大品牌Adidas或者Warner Music,它們在加密貨幣市場上已經確立了自己的產品,而不只是作金錢投資,就會維持得更長久,所以大型基金投資確實是有利有弊。」 最近據說新世界買下元宇宙一片最大的地皮,不過時常遊走於遊戲世界的Coco對於元宇宙的投資概念仍然有著遲疑,「雖然有很多公司在推動這個概念,但是事實上技術仍未跟得上,大部分元宇宙的股票、遊戲、賣地的計劃,其實都是賣未來的夢想。若然妳很喜歡在一個虛擬世界裡邊生活,妳在裡邊有很多朋友、有很多社交,妳願意廿四小時都在那個世界,那才算是一個真正元宇宙的世界;然而今天的3D或者VR、AR的技術仍未追得上,感覺仍然跟打機差不多,因為我以前玩《Worl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