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旭茉JESSICA》成功女性 2013 – 黃錢其濂 Elizabeth Wong

黃錢其濂 Elizabeth Wong 前社會福利署署長 人應該控制失敗,最重要是跌倒後要懂得爬起來,才是所謂的失敗乃成功之母。 為人民服務 黃錢其濂,第一代高級女公務員,出任社會福利署署長及衞生福利司期間,為香港制定惠民政策,為民服務。在任25年,為證明自己的實力,提早退休,循選舉成為當時的立法局議員,為民請命。其後,隨夫移居外地,退而不休,從事寫作,近年回流香港,毛遂自薦教英文。黃錢其濂的人生多姿多采,源於她愛不斷創新的精神。 戰後來港,黃錢其濂的爸爸錢山於聖士提反中學教書,堅持給予女兒最好的教育,結果她於拔萃女書院畢業後,考取獎學金入讀香港大學英國文學系,畢業後在聖保羅男女中學當英文教師,成為戰後第一代受良好教育的職業女性。「當時的傳統女性都以『無學為德』,好些漂亮的女同學17、18歲未畢業,已有人作媒嫁人,此後以丈夫的成功行先,社會地位都來自家族,對他們來說,嫁得好已經是成功之道。那個年代,拋頭露面都為了搵食。」但當時她已有女性要靠自己來興家的信念。她的成功之路最先歸功於兩個人:丈夫及傭人。 丈夫鼓勵尋夢 「我的丈夫是則師,是新西蘭華僑,他鼓勵我尋找自己的夢想。除了丈夫的支持,家中亦有一位馬姐幫忙,她對我的子女視如己出,令我可以不用掛心家事。我喜歡教學,熱愛寫作,但1968年暴動,社會動盪,我辭去了教職專心寫作,把文章賣到外國媒體,本以為可以全職寫作,怎料1969年社會回復平靜後,文章竟然賣不出。」於是她重投職場當公關助理,卻因懷有次子而被西人上司揶揄 ‘It is not the productivity we expect!’,「他言中有物,當時的人仍對已婚女性有偏見。」這種種歧視當然沒有磨滅她的意志,反而因此積極地去投考政務官,挺著肚子的她因為語言優勢獲聘用,亦因此改寫了她的人生,成為港英政府年代的華人精英。 1969年黃錢其濂加入政府當政務主任,向來想法多多的她早已為自己定下工作法則:做自己認為合適的一套,努力突破。「我不愛例牌,說話不轉彎抹角,亦相信自己的一套,大膽創新。」在財政科工作7年,當時的上司、前布政司夏鼎基,帶著這位不懂打字的秘書到不同國家開會。她銳意檢討稅務制度,大膽提出免去利息稅。「70年代在銀行存錢是要繳交利息稅的,我發現收取稅款時,要用2元的成本才收得1元稅收,十分不划算,當時由稅務部的人提出不收稅是很罕見的,但我認為取消較合適,結果在1975年正式取消利息稅。」 黃錢其濂回憶,當年市民信任政府官員能為他們爭取福利,而她也本著為市民服務的精神,在不同的部門落力改革。80年代尾,她上任社會福利署署長,籌備推出長者咭,並大刀闊斧實行70歲以上長者不用申報資產而領取生果金,這利民紓困政策是她備受肯定的功績。「當時我見到很多老弱的長者,手持拐杖、沒有牙、沒有記性,所以70歲以上的長者不用申報是很合理的事。至於提出65至70歲的長者可以申報資產領取生果金,是給予有需要長者的一種選擇。」對於今年推行的長者生活津貼要求長者倒過來自我申報資產,黃錢其濂坦言在執行上擾民及有難度,「生果金應該是一種回饋,令長者少一點擔憂,活得有尊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