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旭茉JESSICA》成功女性 2019 – 魏蔚

身為佳士得亞太區主席,工作會有多繁重?訪問安排在魏蔚 (Rebecca) 的辦公室中進行,但原來她一直在外 公幹,已整整兩個月未曾回到中環辦公室,訪問後當然有會議等著她,因為翌日她又要起程往倫敦與客戶見面。所以當筆者問她關於 work-life balance 的問題,Rebecca只淡然一 笑,「在公司做高管或是初創業者,都不太可能談 work-life balance,該如何定下標準?難道定下一星期工作五天就是 balance ?要知道計劃永遠趕不上變化,自己要保持彈性,才能令內心保持平衡。」 「職場上的女性,同時也是女兒、媽媽、姊妹及妻子的身分,所以一定要與家庭溝通清楚,因為很多時須要家庭作出讓步,而這是自己跟家庭的negotiation,而不是自己跟公司。 自己也要有 discipline,要明確定立自己對家庭的承諾,之後必須遵守承諾,例如不用到外地公幹並應承了女兒會有三晚回家一起吃飯,就要說到做到。只有做足妥當的安排,家人有充分的理解,才有可能做到 work-life balance。」 好奇心驅動人生 由 20 多歲進入職場到今天,Rebecca 平步青雲,但 當中試過多次「裸辭」,因為「不喜歡周而復始,當工作再 不能滿足我的好奇心,令我覺得沉悶,我就會 quit,但 quit 不等於停下來,不工作便求學,而不是在家睡懶覺,做人 一定要有進步。而現在的工作,令我每天都會接觸到不同 的、美麗的藝術品,當然可以滿足我的好奇心,但當有一天 這份工作不能再滿足我的好奇心,我也會毫不猶疑離去。永 […]

《旭茉JESSICA》成功女性 2019-馬夏邐

今趟訪問於「小彬紀念基金會」的辦公室進行,說是辦公室,卻是親友的貿易公司借出的一角,放了六張書檯,由於拍攝要更多空間擺放射燈,所以須要移走椅子,卻發現有輪椅子很難推動,「我們的桌椅、部分電腦及咖啡機,都是受捐贈而得來的,因為經營NGO籌募經費不易,我們籌得的善款當然要用得其所,這方面我是很嚴格控制的。」被問到在香港經營NGO的困難,Shalini直言除了租金之外,最艱辛就是於籌款時被質疑基金會的幫助對象,「很多人問我,為何小彬紀念基金會沒有幫助『本地人』,但我們幫助的也是香港人,我們是持有香港身份證的本地人,不可因為膚色不同就否定我們。基金會每年做很多關於少數族裔的調查及報告,就是想將真實情況反映給特區政府知道,從而喚醒大眾,推動、改變並帶來實質的進步,希望大眾不要忽略少數族裔人口對本港的貢獻,我們今年的目標更是成功轉介30項工作職位。」 幫助弱勢婦女 小彬紀念基金會亦成立了暫時作有限度服務的求助熱線 “Call Mira”,為少數族裔婦女提供英語、印地語及烏爾都語的查詢服務,因為資金有限,所以暫時只能每星期提供三日服務,「當然我希望服務能擴展至五日,但奈何資金不足。求助者大約分三類:第一類是受虐多年而下定決心尋求庇護的婦女,第二類是因為文化傳統而被逼早婚的女孩,第三類是子女有特殊學習需要卻因言語不通而無從求助的母親。第一及第三類求助者,我們都可透過個案轉介而幫助她們,反而第二類求助個案最複雜,我們今年嘗試推行一個名為”My Father My Hero”計劃,設立獎金予女兒可完成中學或大學課程的父親,從而鼓勵他們讓女兒接受教育而非逼她們結婚。」 大學畢業後Shalini一直於會計界和銀行界工作,之後因為大兒子病逝而決心改變工作模式,時間當然有更大的自主度,但卻會投入更多更深的感情,「以前在商業機構工作,即使生意額如何大,可能成交一刻確實有成功感,但當交易完結一切也切斷,不會將感情帶到下一宗交易。經營NGO卻每日經歷很多個案,當中大部分的當事人都是不愉快甚或受壓受苦中,自己參與其中情緒當然也會受影響,會替她們擔心,不過幫到她們的喜悅也很大。」 正視社會歧視 雖然於香港土生土長,又是望族夏利里拉(Harilela) 成員之一,Shalini 受到的歧視也不少,「於職場上,上司也曾提過高層只會是白人,直指我在公司『無前途』,但這已是很多年前的事,設立反歧視法例後這些情況已不太會出現,反而日常生活受到的歧視,卻如每天被一枝很幼細的針刺一樣,每天搭車、買菜、食飯總被人問我是哪裡人,當我回答是香港人時,他們總說『不是』,繼而再追問你是哪裡人!又如在公共交通工具上,很多人都不肯坐在少數族裔身旁,這些問題都須要正視,也要加強推廣教育。」 釐清自己需求 曾經沉迷於工作的Shalini,當年每日午餐只會在辦公室檯面用 10 分鐘解決,由早上8點半不間斷工作到下午 4 點半,希望盡早放工回家陪子女,「兒子突然去世後,我問自己甚麼是最重要,因為人沒有可能擁有全部,一定要懂得取捨。每個女人須要經營的,不外是婚姻、子女、事業、自我,但時間分配比例如何,其他人沒可能給予意見,只可自己決定。人不妨為將來打算,但千萬不可為將來放棄現在,這就是我的領悟。」

《旭茉JESSICA》成功女性 2019 -呂施施

呂施施(Doris)的職銜很多,她介紹自己的工作範疇時,也自稱為slasher:「每日先回中環辦公室,再就不同角色到不同地方工作,或要到柴灣青年廣場開會,或會去觀塘初創孵化平台Eureka Nova跟初創者共同硏究跟企業合作的機會,亦可能回大灣區工作,為年輕人打探下這個一小時生活圈,但盡可能我都會安排回家晚飯、做運動recharge再準備第二天的工作。」 工作才忙也當義工 工作繁忙,但無阻Doris一直積極參與義工服務,「這是一個助人自助的過程,其中一件令我不能忘懷的個案,是十多年前促成天水圍一些社區中心與車會合作,車主駕駛載小朋友到市區一日遊,並捐贈$100讓小朋友在迪士尼樂園購物,其中一位小女孩卻說要留起$100給媽媽買煮食油,之後我們當然另作安排而小女孩最終也選購了一個氣球。小朋友生性當然令我很感動,亦是這些一個又一個令人感動的個案,使我工作如何繁忙也堅持於工餘時間做義工。在2008年之前,我的工作崗位一直要頻繁地到外地公幹,但汶川地震後,我參與了災後重建工作,令我覺得生命很脆弱,反思生死,所以希望下一份工作,可以既改變自己亦可改變他人,於是積極尋找新的工作平台,改變工作模式。」Doris甚至離開商界,接下青年廣場掌舵人一職。 青年廣場當年由政府斥資7.71億元將柴灣社區中心改建而成,是政府推動青年發展的一項重大投資,亦是民政事務局轄下一個獨特的專案,由承辦商新世界設施管理有限公司以非牟利形式負責管理及營運。即將踏入第十年,青年廣場的挑戰陸續有來,「要與不同的持份者傾談合作項目,當中有不同背景、文化差異,因此要有耐性花長時間協調,亦須要於適當時候作出讓步,因為溝通是緊要,但要有行動才有作用。」 建立關係不計數字 社會普遍認為現今的年青人主導性強,與上一代服從性強截然不同,「其實每個年代的年青人都有自己的一套,無須要改變他們,亦無須要教他們,只須與他們作朋友式的討論就可以了,要信任他們,未必可以實質幫助但可以啟發多些,有時聽見上一輩不認同年輕一代,我會直接回應『新一代取替舊一代是自然定律,他們就是未來的主人翁,你不接受也得接受』,倒不如給予多些同理心。」 以青年廣場之前舉辦的街舞比賽為例,在選拔賽中脫穎而出的舞蹈大使,可獲獎學金到首爾深造,「他學成回來後成為排舞老師,亦有回青年廣場教中學生跳舞,有成就亦不忘回饋社會,亦證明青年廣場和青年人建立的是一段長遠關係,因為這不是做生意估價位計人流,做service是要建立關係,不能以數字行先。」 訪問拍攝在青年廣場不同樓層進行,期間經過漂書角前的書桌,時值傍晚,幾位中學生正在一檯功課中開餐,「曾開會討論不准學生在此飲食,怕弄髒場地,但我說他們在此溫書做功課總會肚餓,你不讓他們吃難道要他們偷偷摸摸吃?!反而你讓他們在這裡進食,他們反而自律整理,保持乾淨,你就是要相信年輕人嘛!」看得出Doris已掌握年輕人的心理,亦真正關心他們。 感恩日記提醒自己 為了放鬆日常工作壓力,Doris一直有坐禪靜觀的習慣,亦愛到大自然感受生命力,平衡忙碌的日程,「但近年太忙連meditation也幫助不了,惟有尋找新方法放鬆心情。其實一直有寫日記習慣,但今年年初開始,改為每晚只寫下3件感恩或開心的事,不再將不快事帶入睡,這是非常有效的平衡身心方法。而且寫感恩日記,可以令自己更明白成功不是單單靠自己一人之力,而是有很多人在身邊就造、打開方便之門配合而成,提醒自己成功非必然,亦要努力生活。」

《旭茉JESSICA》成功女性 2019-黃愛恩

「幸與不幸,其實只看你如何定義。」黃愛恩(Connie Wong)為香港著名的鋼琴演奏家,天生只有三根完整的手指,所以有「三指鋼琴家」的稱號。訪問中不免問及其雙手,Connie 開著玩笑地說出:「如果我不是只有三根手指,你們也不會找上我對不對?」Connie 形容她的雙手只是一份「化了妝」的祝福,可能看不到,但能感受到。即使天生只有三隻完整手指,她仍然愛上了鋼琴,還用這雙手彈奏出一首又一首的動人樂章,以經歷和音樂,影響生命。   堅持 只是源於喜歡 斯文、有氣質是彈奏著鋼琴時Connie 的代名詞,充滿生命力的音樂,容易讓我們忘掉她背後的經歷。對於自身的過去,Connie 總是用淡然的口吻談起,但我們知道,這段經歷其實並不淡然。Connie 從小就因為雙手,經常出入醫院。沒想到這個白色的童年,原來還加入了一隻藍色的「叮噹」。Connie 喜歡上音樂的原因,簡單而純粹。但一生中能夠堅持一件事情,已經很不容易,對於Connie 的鋼琴夢,還外加了很多障礙。「喜歡《叮噹》的主題曲,因而開始想學鋼琴。但在學習鋼琴過程中,經歷不少困難。首先很難找到老師願意施教,老師們也不能把我當成正常學生;因為指法的限制,我不能彈奏某些樂曲,便花了大量的心思在度指法方面。我們要不斷想辦法解決,例如因為手指較短,有些八度的音節是彈奏不了,所以就要多用腳踏幫助。」但以上的這些都沒有讓Connie 輕易退縮。是甚麼讓Connie 如此堅持?她只說:「因為我很喜歡。喜歡就自然會有熱誠、會堅持。當要表演、考琴試的時候,也會不明白自己為甚麼要這樣辛苦,但是很快就知道,這只是一個過程,休息一下,又可以繼續練習 。」 堅持只是源於喜歡。億起2008年在殘奧會馬術比賽開幕禮的演出,三個月的時間,每天彈奏同一曲目八小時。一般人台上十分鐘,台下十年功,但作為一個只有三根完整手指的鋼琴演奏家,Connie要比一般人付出更多的努力和時間,才能成就出今天的她。 對鋼琴的熱誠讓Connie堅守鋼琴夢多年,但回到自身,Connie又是如何面對自己的雙手呢?「我沒有抱怨過,但小時候可能有問過為甚麼,覺得雙手很多疤痕,而別人的眼光又很奇怪。但我在留學時,親身感受到外國的包容性,在那段日子裡,反而找到我自己,不用再遮遮掩掩。畢竟在這個世界上,沒有人是完美的。我從拒絕自己,到現在,我會擁抱雙手,亦知道雙手就是我身體的部分,這是我的獨特性。」   跨越音樂 用生命影響生命 如果說小時候的堅持是來自喜歡,長大後的堅持就是來自看到別人的成長。當清楚自己的能力時,就會想著如何能夠幫助更多的人,慢慢地這就成為了Connie的使命。「現在的我更喜歡音樂,在教學的過程中,接觸了不少手指有缺陷的小朋友,看著他們成長進步,成為了我很大的動力。不再專注於我個人的成功,而是可以影響到別人。這一種使命感,讓我不會放棄。大部分的家長都不是要小朋友們彈得很厲害,而是他們知道我走過這條路,想要我陪伴他們,讓他們學會接受現實。透過教琴,成為他們的同路人。成功並不是個人的,是須要同路人幫助的。而向著自己最喜歡的事進發,一定能做得好。」 一句「我經歷過,所以我明白。」讓Connie深明同路人的重要性。除了想用音樂影響生命,她更想跨越音樂,用生命影響生命 。「小時侯,要做很多矯形外科手術,而我的主診醫生是梁秉中教授。多年後我們重遇,他告訴我,從來沒遇過一個案例像我一樣,在彈琴時手指可以如此靈活。現在我跟他合作,將會做一個醫學研究,研究手指有問題的人,其腦部的可塑性。因為我們除了克服自身困難外,腦部的運用也比一般人多,我們希望研究出來的成果可以幫助柏金遜症、中風或受交通意外影響到活動能力的病人。」 「除了挑戰自己,達成個人目標,讓自己能夠成功外,我們也要學習付出。能夠幫助別人成功,這才是真正的成功。」由一開始因為喜歡而去學習鋼琴,希望夢想成真;後來透過教琴陪伴小朋友成長,帶給他們希望;現在,以自身的經歷與經驗,影響生命。Connie已跳出鋼琴演奏家的身份,跨越音樂 ,用生命影響著生命。

《旭茉JESSICA》成功女性 2019 – 蘇敏怡

「做到自己喜歡做的事, 實現夢想,同時能兼顧個人和家庭,對社會有貢獻,己經是成功了。」 STELLA SO 蘇敏怡 插畫家 蘇敏怡( Stella So) ,是一名樂於繪畫香港地道生活風貌的插畫家。初次踏進Stella 的家,就被她的收藏品驚呆了。牆上懸掛了大大小小的鑽石牌時鐘;舊式的綠皮理髮椅,連同相框內的價目表;還有一張在舊式戲院裡才有的磅重機。簡單來說,就是一種時光穿越的感覺。問起Stella 是否很喜歡保育懷舊文化,她說道:「不一定是懷舊的。我希望透過了解,把一些香港的文化透過畫畫保留下來。透過我小小的能力,為社會做一些事情。」無論是 正在消失、或是即將消失的香港地道文化,都能在Stella 的畫筆下完整地留下來。 透過畫畫 找回香港的文化 Stella 的繪畫題材主要是香港一些地道文化,而其畢業作品《好鬼棧》就是以九宮格反映香港歷史街區的文化,獲得2002 年第八屆香港獨立短片比賽動畫組冠軍。這是她成為漫畫家及插畫家的一個起點。「在大學的最後一年,終於有機會做自己想做的題材。記得那時剛剛有Digital Camera,於是便跟學校借了一部到四處拍照。我選擇了灣仔、上環、大角咀等舊區,那時還沒有這樣多密密麻麻的高樓大廈,有很多東西可以拍。這一切都讓我覺得很舒服,就如灣仔的駱克道,我走進舊區,時常會停留許久,就像是我人生的『唞氣位』,同時能讓我充滿幻想。這些舊區,是我小時候待過的地方。現在看回來,彷如隔世一般。我們現在處於的世代,轉變得太快了,接收的訊息也比以前多,很容易讓人疲勞。但其實人生要的,並不是這些。於是我便開始畫插畫,找回自己喜歡的東西。其後我更把我所學到的東西變成動畫,亦完成了我的final project。」而談起最近的工作,非物質文化遺產名目讓Stella 深感興趣。「最近在研究非物質文化遺產,其中有很多名目,我希望了解後,可以用畫畫保留下來。如果你問我這些功夫能賺錢嗎?當然未必可以。但我希望可以留一些東西給後世,例如搭棚、中藥、地道的食物如茶果等。我希望透過我小小的能力,為社會做一些事情。我知道每個人擁有的力量都不一樣。我的力量,並不是很多人能擁有;而有些人的力量,我是沒有的。每個人也有自我,而我會將我自己最擅長的東西發揮出來。」 由個人 走向別人 在畢業後,因畢業作品受到雜誌社的青睞,開始了Stella在雜誌社繪畫的工作。問起喜歡畫畫的原因,最近Stella 則有了全新的感悟。「其實到了我這個年紀,便能發現人生其實很苦短。眨一眨眼便是二十年之後。對於我來說,這份工作的滿足感,是我可以留些東西給後世,對社會有貢獻。」「以前的我不是這樣想的,我只覺得要令自己開心。在最近的一兩年,我開始對佛經有興趣,才發現令別人得益,這個才是重要的。假如能令別人得益,同時自己亦開心,這樣便完美了。做到自己喜歡做的事,實現夢想。同時能兼顧個人和家庭,對社會有貢獻,己經是成功了。」說起Stella 不當畫家會想做甚麼時,她形容著:「我喜歡用雙手製造一些令我有成功感的東西。可能是麵包師或者髮型師。但我並不會做麵粉公仔,我要做一些實用的、飽肚的、對人是有好處的。」 老少女的人生路上 Stella 曾出版《老少女基地》繪本,也常用老少女在報章及社交媒體上連載漫畫。問到老少女此名從何以來時,她說:「那時候有個欄目給我畫畫,便想着分享一些日常生活的瑣碎事,但想著想著,又覺得叫美少女不太恰當,反正年紀也差不多了,那不如便叫老少女啦。反正年齡限制不了我的生活,我的內心還是一個少女。」雖則Stella […]

《旭茉JESSICA》成功女性 2019-江忞懿

「對於我來說,成功就是 to reach the maximum potential of my life,當我達到自我人生的極點,無悔,就是成功。」 江忞懿 YVETTE KONG 香港游泳運動員 Yvette幾乎可以說是活在水裡的兩棲動物。「很小的時候已經接觸水,三歲開始學游水,小時候每跳進水裡,就覺得自己去了另一個世界。跟岸上的世界很不同,水裡很寧靜,很自由,最喜歡水擦過我身體的感覺。在水裡,我可以飛。當我長大,就愛上水裡無拘無束的感覺, 希望在岸上的人生都一樣是無拘無束。」她形容水是一種哲 學,還引用李小龍的名言:”Be like water.”「跟水鬥,你一定 輸,勉強使勁地撥水,一定快不起來,必須用身體感受身邊 的環境,順水而行,go with the flow,才可以暢快地游。」 水中生活運動員的生活講求自律。每朝早四五時便要起床練水,學生時期的她還要在練習後上學,放學後繼續練習,練習完畢便要做功課,她就是這樣長大的。成為全職運動員後,訓練時數增加,無論飲食作息都須要節制,「以前的生活,就只有游泳和讀書,沒有太多時間玩。我的娛樂就是在練習後跟隊友一起吃早餐,可以說是樂在其中,亦可以說是苦中尋樂。」堅毅和天份加起來孕育出香港蛙后。不少她的個人紀錄,就是香港紀錄。現時Yvette保持8項香港游泳紀錄,其中三 項是 15 歲時創下的香港紀錄,至今仍未有人能夠打破。只是,當去到高處,自己竟變成自己的敵人。16至22歲是運動員的黃金時期,但對她來說,卻是黑 暗的六年。2009 年她打破了50米及100米蛙泳紀錄後,自此6年無法做出突破;一直夢想要出戰奧運,2012 年差 […]

《旭茉JESSICA》成功女性 2019 – 鄒開蓮

「我覺得每個人的恩賜和才華都不一樣, 成功就是能把你的才華發揮出來,並產生正面的影響力。」 ROSE TSOU 鄒開蓮 Verizon Media 國際事業董事總經理 鄒開蓮(Rose),現為Verizon Media 國際事業董事總經理。由P&G 的行銷行業、娛樂界,在從Yahoo 奇摩總經理到現在,Rose 的職場人生相當豐盛精采,她一直保持著熱情與勇於轉變的精神。對她來說,不斷改變就能不 斷看到自己的價值。但在企業中爬得越高,所承受以及肩負的就越多。面對事情的高情商,讓Rose 在這個充滿起伏的職場路上,堅定地越戰越勇。但沒想到,褪去職場光環,與她訪談,反而得著不少人生感悟。 處於高位 肩負培育人才的重任 跟Rose 談起領導或管理團隊時,不難發現她以人為本的一面。身為公司的高層,她真心希望能帶領大家共同成長。管理團隊的心得,就是那一份身為高層對下屬的責任感。她認為高層的工作,就是要讓員工清楚公司目標,並給他們一個明確的方向。「很多人可能會把重心放在長期目標上;亦有些人每天睜開眼睛,就只看到下一秒要做的事,並看不到這件事情做久了,對未來有沒有幫助。我們的工作就是要弄清短期目標,也要確保我們不會永遠停在短期目標上。對於人才的養成是很重要的一環。怎樣的組織架構才可以讓人才發揮;在這方面,我是很有彈性的。對人才的培育、定位、到發揮他們的潛能,再把他們放到對的位置,這絕對是管理工作中很重要的一部分。」衝出台灣, 走向國際, 在國際公司擔任重要職務的Rose,也談起現在的工作。 「我很坦白的跟員工說,我並不是想成為你的上司,而是怎樣可以利用我的經驗去幫助你。不短短是在於看業務的眼光,而是真心地培育大家成長。身為台灣人,我知道我能夠鼓勵很多的同事,令他們相信他們也可以走進國際市場,只要你能夠不要害怕,勇敢跨出去。」跳出自己,著重於團隊的發展。Rose 深明,一間企業的動力,是來自於所有員工都向著同一方向進發。 保持轉變的勇氣 怎麼才可以有足夠的勇氣走出Comfort Zone,是很多人的煩惱。在同一個地方太久會令人習慣,當面對轉變時,我們便害怕失敗與挫折。但Rose 的人生,反而充滿著轉變。她坦言幸好自己也是個樂於改變的人,「改變對於任何人來說都是辛苦及有風險的。在我35 歲的時候,我有了信仰,我成為基督徒。這些年,不管是事業的高高低低、或對於個人而言,信仰都給了我很大的影響。」Rose 回憶起最初管理經驗較少的時候,總喜歡表達意見,當最後結果跟她想像不一時,她就會感到非常挫折。可是有一天,她突然發覺,「為甚麼不等到你成為CEO […]

《旭茉JESSICA》成功女性 2019-彭韻僖

「每一個人對成功的定義都不同。對我來說,只要每天活得開開心心,每一天都過得充實,想做到的事情都達標,就可以了。」 彭韻僖 MELISSA KAYE PANG 香港律師會會長 彭韻僖來自律師世家,在律師群中長大,小時候常常在 爸爸工作的銅鑼灣裁判司署出入,她自言當上律師是 順理成章的事。「我爸爸是律師,他曾經當過裁判官,亦曾 經在律政署工作,後來成為私人執業的律師,工作上很全 面。我自小受他的影響,覺得法律代表正義,亦可以解決很 多紛爭,是一種很有意義的工作。」家裡隨手拈來法律書籍, 對一般人來說是深奧的文字,她卻看得津津有味:「當時覺 得,都唔係好難啫。」 別人眼中,律師就是頻頻簽名的職業:「簽名的責任很 大,背後包含律師的努力和付出,每做一次 legal advice,都 不是想像中那麼簡單。」每件案件都滿是涉及關係上的衝突 以及金錢上的數目,對律師來說,討論的是法律論點,但對 當時人來說,更可能影響深遠,「不論是家事法、家庭爭產、 法律爭議等等,可以為他們解決問題,對我來說都很有意義, 也可以令社會更加和諧。」 彭律師擅長民事訴訟、商業訴訟及物業管理等方面的法 律業務,獲得澳洲、英格蘭威爾斯及香港的律師執業資格; 她還有一個重要身份—香港律師會會長。 「香港律師會戴著兩頂帽,一是監管機構,負責發牌,此 外亦要處理關於律師的投訴,維持專業水平。另一方面,為 會員提供各項服務,協助推廣法律業務。香港的事務律師, 人數超過一萬一千人,即每六百至七百人已有一個律師,這 […]

《旭茉JESSICA》成功女性 2019 – 鄭曉霖

  「我覺得成功,是在於不斷的付出與進步。」 鄭曉霖 STELLA CHENG 上海百樂門文化娛樂公司執行董事/「澳門蓮花慈善基金會」理事及愛心大使 鄭曉霖(Stella Cheng),現為上海百樂門文化娛樂公司執行董事,同時擔任家族創立的「澳門蓮花慈善基金會」理事及愛心大使。剛回國的Stella 雖然身上背負家族企業,但在言談間卻發現她是一位謙虛有禮,並且渴望進步的年輕女性。不單對家族企業擁有創新想法,更展望能透過自己的力量,相互融合新舊一代在管理上的隔閡,讓百樂門走向國際化;同時積極投入慈善事務,明瞭到除了金錢的資助外,更應該親身力行、以身作則的重要性。 為慈善盡一分力 身為「澳門蓮花慈善基金會」理事及愛心大使的Stella,從小受父母的耳濡目染,早已養成助人為樂的習慣。憶起2008 年的5.12 汶川地震,從新聞中看到災區的慘烈景象、以及受困群眾期待的眼神,令Stella 痛不已。「那時我的爸爸在第一時間就組織『四川賑災籌款笨豬跳馬拉松』慈善活動,我也想為災區出一分力,親身看到爸爸和眾多同事、朋友們都為這個籌款而努力,讓我感動的同時,也讓我下定決心要為慈善服務盡一分力。從那個時候開始,我就開始正式投入澳門蓮花慈善基金會的慈善服務中。」「近年來,我們基金會在澳門多次合辦敬老扶弱活動;在內地,捐建廣西貧困學校教學樓及校舍等,連續多年捐助甘肅、江西等貧困學生。希望通過這些活動能讓他們感受到社會對他們的關愛,也從而呼籲更多的人參與。」跟Stella 談起公益活動,Stella 坦言讓她特別難忘和感動的經歷實在是太多。看著Stella 怳怳而談的臉孔,相信每一次的慈善服務,都帶給她不一樣的感悟。「我們曾在貴州興建『母親水窖』,給當地人民解決食水問題,當看到村民們喝乾淨的水,露出那燦爛的笑容時,我的心裡特別感動;在廣西高益明天小學捐建的新教學樓,我在現場看到孩子們有了新的教學樓、新的課桌,臉上那天真開朗的笑容,心裡感到特別的陽光溫暖;在澳門探訪智障人士的家庭時,牽著他們那雙飽經滄桑的雙手後,我感到特別的難受。」Stella 在投入慈善服務中,看盡了世間百態。Stella 跟我們分享了基金會會歌《蓮花》裡的歌詞:「蓮花,情絲萬里長,連接每個溫暖的心腸。蓮花,情緣到天涯,伴隨每個幸福的夢想。」Stella 希望能為慈善事業奉獻一份微薄之力,帶給人溫暖、快樂和希望。「我在每一次做公益時,都能體會贈 人玫瑰、手留餘香。在幫助別人的同時,也會提升自己。」 管理企業 相互融合補充 熱愛公益活動的Stella,同時也要處理家族企業上海百樂門文化娛樂公司的業務。年輕而對未來充滿期待的Stella 深明背負家族企業的壓力及挑戰。「我覺得新舊一代管理者在交流上可能會存在隔閡,但並不是無法逾越。一些陳舊的、傳承的管理經驗可能並不適合新時代的發展,須要不斷的借助新時代的科技,例如互聯網大數據等。這並不是證明對錯的過程,而是相互轉化,相互融合補充的過程,我相信通過自己的努力,一定可以證明和改變這一現狀。」「因為我是學藝術的,所以對於百樂門來說,我的工作更偏向於提升百樂門的出品內容的藝術化。百樂門創辦於1933,已經有八十多年的歷史,是上海海派文化發源地、地標之一,我們希望可以通過各類文化的衝擊來傳承這座歷史文物保護建築物,在不斷結合海外資源的前提下,融入上海的元素,重現海派文化的輝煌。在17 年重新運營後,更加注重不同娛樂文化的養成,比如不同的舞種、舞會,其中比較難忘的就數黑池了。黑池作為世界國標舞的頂級殿堂,每年都會評出世界級優異的舞者,而我們已經連續兩年邀請全世界優秀的的黑池舞者們來到百樂門進行表演,廣受舞蹈愛好者好評。」 不斷學習 寓工作於生活 慈善與工作,對Stella 來說缺一不可,問到Stella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