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isel Consunji-1 Night at the MUSICALS 音樂劇之夜

《旭茉JESSICA》「成功女性大獎 (2020)」得獎者 #CriselConsunji #姬素孔尚治 以演員及教育家的身份而廣為人認識,其實 Crisel 也是一位出色的音樂劇表演者,早於 10 歲時已是菲律賓話劇團成員。今晚她重返熱愛的音樂劇舞台大展身手,在 #香港城市室樂團《#音樂劇之夜》 (#ANightAtTheMusicals) 中擔綱演唱,與 #楊立門 及 #陳明恩 攜手獻唱《西貢小姐 》、《綠野仙蹤女巫前傳》、《歌聲魅影》、《阿拉丁》等經典音樂劇的主題曲和熱門歌曲,讓人聽出耳油! What a great show tonight!

陳嘉賢 Karen Chan

「經常衝破自己、突破自己、推翻自己,要勇敢地將今日的我推翻昨日的我,如此心態和理念去做事。」   爸爸是香港家電品牌德國寶創辦人,身為家族第二代的陳嘉賢(Karen),16歲到美國留學,大學畢業後,並沒有選擇立即回去打理家族生意。原因是她剛畢業還是一張白紙,跟父親的默契是要先出去見一下世面。在外邊世界輾轉打滾了8年,才回到家族企業接掌執行董事的管理工作。   簡介 陳嘉賢現為工總副主席、香港家具協會主席、香港優質標誌局副主席,以及青年委員會名譽會長。 Karen於16歲在美國大學畢業,即年在美加工作,大公司如Mircosoft、美國銀行、AIG都做過吸收經驗,前後闖蕩了十年。 2006年回港擔任家族生意德國寶內地開拓生產總部,並開設了市場推廣部。 2009年榮獲香港青年工業家獎。 2017年獲得由女工商專聯主辦的「傑出專業女性及女企業家」獎項。 2018年再獲得「大灣區傑出家族女企業家獎」   Karen在美國畢業後,曾先後於加拿大和香港不同類型的公司工作,足足經過外邊十年的修煉生涯。「我在美加兩地的大小公司都做過,然後是中資企業、科網公司也做過,因為以前做過不同崗位處理事情的工作經驗,我理解不同位置的感覺;所以我回來家族企業做管理層,就制訂一些新政策,公司的一些新方向,我都會感受到前線會否執行得到,以前的點滴經驗都非常珍貴。」 「我們傳統的企業,雖然是小生意,但整個核心團隊已經做了10年、20年時間,很多看着我長大的同事,相對來說,我入公司時年紀比較細,要一些資歷深的同事跟着一些新方法去做事、跟年輕的上司去做事,非常有難度。」一班看着自己長大的長輩,驟然變成了同事,以至上司,背後所經歷的艱難磨合絕非容易。 「作為家族的第二代,跟父輩合作很不容易,在家是父親和女兒,公司大家想法未必相同,上司是父親,他會想自己的經驗老到些,我會想新時代已是新的想法;出現爭拗,不同打工,公司是家人,總會有些不開心,像我自己跟丈夫都是同一公司,家庭和公司有時會有所混淆,有時會覺得丈夫在公司給我如此直接的批評,回家也會感覺不開心,這樣經歷了好幾年去學習,怎樣去處理在工作環境跟家人相處,經過了15年已經很有經驗。」   「我們做電器的時常用煲湯作比喻,我們這盤生意是慢慢熬出來的,未必是慢慢火去煲的湯,是一些燉湯,要更緩慢地用時間去熬。」Karen用了差不多15年時間,將一個傳統的企業,令同事去接受一起去努力去衝,公司亦會試一些新的生意,內部的流程會試一些新的方法,這是15年來最艱辛的歷程,是她用時間去慢慢累積一些成功的個案,慢慢看到有成績,一步一步去說服身邊的人。 「一個企業的成功非靠一兩個人,公司過去40年培育了一隊很好的團隊,為公司發展的不同階段幫助了很多,一個人每天只有10多個小時工作,到底工作做到的不多,所以一定要認識自己團隊的長處,怎樣分工合作,大家向着同一個目標進發。」雖然在美國大學經濟學畢業,然而一到了落手落腳在家族生意打拼時,她還是認真地去修讀了市場學的碩士課程,用最先進管理方法將公司帶領走進新時代,將工業、市場推廣、品牌三者融為一體。 「因應自己公司的規模,我們手上有些跟着我們10年、30年的同事,有些專長於什麼,跟着他們擅長的地方,就給予合適的崗位;至於一些新興的業務,我們就大量請一些,讀這些專科的年輕人,有熱情幹勁的,例如電商、O TO O (Online To Offline)的專業人材等。」   「當初我們的業務是B TO B (Business To […]

Monica 梅李玉霞

「成功是一個過程,在人生每個階段都會對自己有所要求,給自己訂立很多目標,個人、工作、家庭的目標,每次達到目標以後,就會訂立更高的目標。」   她愛笑自己很喜歡跟人傾偈,無論是會展上上下下,由高科技的保安到抹窗的員工,她都可以聊得上;梅李玉霞(Monica)當年加入會展是1994年,接踵而來就是九七回歸慶典的超大型活動,正是這位幕後舵手跟中、英、港英及特區政府四個方面溝通,才得以讓此一舉世注目的盛事順利舉行。   簡介 現任香港會議展覽中心(管理)有限公司董事總經理,Monica已在這裡服務了26個年頭。 1983年投身酒店業,做過酒店櫃枱接待員、酒店文員等。 1994 年加入會展,主要做會議,從小經理逐步晉升為業務發展總監、董事總經理。 1997年負責整個七一回歸慶典的中、英、港英及特區政府四方面的溝通,以確保晚會順利舉行。 2012年獲委任為首位華人及女性會展董事總經理。 Monica認真地說到會展中心的工作有一種使命感,每次我們出去爭取主辦一些國際性會議及展覽,都是為香港去爭取回來,這一挑戰很大,也很有滿足感。「我是很喜歡對人的工作,會展以前就一直做酒店的工作,比較來說會展更為多姿多采,這裏是香港一個地標式建築物,而裏邊的工作也是包羅萬有,許多的展覽、會議、節慶等活動,接觸的人也來自很多不同的文化界別,來自不同的行業。」 會展努力投放資源,令建築外觀漂亮之餘,更要提升配套、服務水準,希望客人舉辦活動時,認為這裏是最高檔、最佳的。「我自己愛跟人溝通,會展工作面對很多國際客戶,就有着更高的要求。會展是一個政府的場地,我們代表政府出去,也要更加要緊慎我們的言行,現在我們要跟國際作競爭,我們更加要提昇自己才能,要識多些、學多些。於會展工作更加要謙虛,因為過百位同事當中,很多工作我都是不熟悉的,要跟他們虛心學習,才能幫到營運營銷上做得更好。」 「會展就像一個小社區,裏邊有各式各樣的工作,最重要是人,有我們的營銷團隊,才能夠爭取到生意,或者去做一些宣傳的工作;然後是場地的營運,幫助客人去計劃及統籌流程;餐飲部門有世界各地的餐飲服務;保安部門主要是有些活動會涉及一些較為敏感的人、政界的人;大型活動要人流管理,還有清潔的同事要負責30萬平方的地方清潔及衛生;還有維修保養,會展31年歷史,每年要花精神投資令其與時並進。」她笑說起自己從青春少艾加入會展管理公司,一直做到結婚生子,自己的人生跟會展一同成長、一同經歷種種社會變遷。 「我們要作為客戶的合作夥伴角色,我們要有專業的知識,一定要有誠信,令客人覺得可靠,有專業的建議,給客人在安排與籌備時提供專業的知識。」   今年會展踏入第31年,初時會展沒有今天大,當年香港主要是出口城市,像機械展、日用品展、成衣展等,我們叫原材料展覽Sourcing Fair。後來隨着經濟增長及內地的發展,香港成為商業及金融的樞紐,現在的展覽主要是一些高端的展覽,像近年的藝術展、拍賣、珠寶展、雲端科技展覽、資訊的展覽等等。現在每年舉辦一千個活動,每年接待客人8百萬人次,規模比從前大很多,檔次亦增高了很多,每次水準及服務水平不斷提高。「我在會展工作26年,對工作的挑戰及滿足感愈來愈大。」 「作為一個管理層一定要”Get your hands dirty”,一定要貼地,台前幕後都要關注到。」這是Monica多年來處事的規則,事事要親力親為。「我是會展當中很幸運的一位舵手,我的團隊很專業很有經驗,管理人重要是虛心地學習,我們未必知道每個部門的專業,我們要用心地去聆聽,前線的同事見到的才是緊貼市場,他們跟客人才是最密切。會展雖然很大,但我很享受在這裏到處行,看不同場地節目的安排及步署,我亦很享受在不同地方看到同事,彼此輕鬆傾幾句。」 「ART BASEL的經驗十分難忘,我自己跟他們接觸超過十年,初時他們對香港市場認識不大,認為香港的藝術市場尚未成熟,到08年我們有一個ART HK的展覽在此舉辦,幾年後他們開始多了注意香港的藝術範疇,他們想來香港搞展覽,然而到我們的檔期很爆滿,最終他們決定買下了ART HK的股份才成功將ART BASEL帶來香港,我們也很開心;他們的展品很高價值,畫、雕塑、裝置等,有些裝置是要入到場館才砌出來,這些都是要很多協調及合作。」Monica談到這家國際藝術展覽公司對餐飲有着很高要求,她發覺這一類看藝術的客人喜歡拿著香檳或白酒一路行,於是就設計了香檳車及酒車,讓客人可以一路飲酒一路欣賞,令這個活動多年來均十分成功。   2003沙士我們以為已經是極大挑戰,想不到今年更加有新冠肺炎,每次挑戰都令我們團隊更加團結,Monica如是說:「九七年準備回歸算得上極大的挑戰,一路擴建一路準備回歸;到第二次擴建,2006開始三年的擴建,物料有所延誤,令我們決定將一期及二期中間的走廊拆走,整個營運造成很大的挑戰,那個夏天時候又熱又打風,六個星期de-link的焗熱天氣及颱風下,每天都有很多難題要克服,好在擴建如期完成;我們有一個完善的應變機制,去分析及處理這些挑戰,我很慶幸有此團隊幫助去克服任何的挑戰。」 「科技發展一日千里,二千年時已有網絡,未來是否已不再需要實體展覽與會議呢?近日又有疫情,很多大規模的會議及大型展覽都遷移到網上舉行,但有些展覽如藝術品,在屏幕上難以欣賞;每兩年一次的波爾多美酒展覽也是難以變成網上展,因為酒是需要親身品嚐的,沒辦法在網上品味到,同樣美食展也是;還有珠寶展也是要佩戴上身才知道是否喜歡。」 […]

《旭茉JESSICA》成功女性 2020-江旻憓

「我們先要預備好有着所有成功的條件,那麼我們就會改變了想法、改變了 言行,不會再執着去拿那個成功。」 去年歷經傷患、也歷經兩次國際賽金牌,年僅 26 歲的江旻憓 (Vivian) 終於摘下她夢中的星星,在國際劍聯公布的重劍世界排名中榮登世界第一寶座,成為首位港產劍擊世界冠軍,這位「一姐」在巔峰之際,疫情的爆發卻令奧運跟現實世界擦身而過,她卻依然笑說,現在多看佛學的書,懂得了平常心,也懂得了放開輸贏。    東京奧運延期,奧運是 Vivian 準備了很久的比賽,先前 一心一意 24 小時都在想着奧運,直至疫情來到,真的重新思考什麼才是最重要,她認為比賽就像一個嘉年華,是讓全 世界好好地去慶祝一些價值觀,像世界和平,是一件很開心的事。「疫情是全世界的悲劇,讓我們反思對身邊的人、事、 環境重新作反思,把我們都關在家裏,看看我們人類到底做錯了些什麼! 疫情下不可能做得到,現在最重要是抗疫,所以我只是繼續努力做好本分繼續鍛練,一有機會就可以再次為港增光。」 「今年狀態最好,教練眼中我還有很多很多的不足,技術上的東西就全部交給教練,但心理上我就在此沒有一個比賽的環境中,面對那麼多不確定性,每一日想一想自己的不足,一到比賽就可以表現最佳狀態。」 「以身體來說,我很容易受傷,不關劍擊的事,而是我很多時候不夠專心,所以近日我看了很多關於佛教的書,好像坐禪或行禪,每一刻都要企穩,不要思索其他東西,就較不容易跌倒受傷;以心理質素來說,以前因為排名關係,時常想贏怕輸,每一劍都覺得很重要,不是要看結果,是要看心態,次次輸了也可以學到更多,不是說自己成績好了就不可以輸。」 多年來的磨煉,Vivian 認為即使輸了比賽,最重要不要輸了心情。「最大挑戰是學識輸贏,不要怕輸,輸了才會贏得更多,劍擊很奇怪,愈輸得很多次的人,愈有機會下一次就輪到他會贏了,但每一次輸的一刻都很不開心、感覺很挫敗,特別是練得很好,準備得很充足還是輸,那時就是要調整心態,回到香港繼續練習,去準備下一次比賽。」 「我記得去年取得世界排名第一,但布達佩斯比賽卻在 32 強止步,還受了傷,所以回港時就哭了。」談到拿到世界 第一,Vivian 還是忍不住垂淚。 「由細到大沒想過達到此夢想贏得世界第一,那一刻真的很想拿冠軍,因為身邊很多人用了他們許多的時間與精力成全我的夢想,我很想快些好番,回來後人人都只是讚我,其實教練說我那一場比賽我不應該輸的。」她回憶起來仍是一臉的苦澀。   她心理轉化極快,Vivian 瞬間回復狀態,開心笑着說。「雖然得到世界排名第一,但練習過的東西其實還沒有做到,明明已經達到夢想,但那一刻我覺得自己不配,距離我心目中的世界第一還差很遠,我是十分感謝大家的幫助及鼓勵。」 […]

《旭茉JESSICA》成功女性 2020-羅乃萱

「要保有初心,繼續去幫人,作為一道橋樑,這就是我的成功。」 近年致力關心社會及服務香港的家庭,常獲邀請主領有關家庭和諧、親子教養和兩性相處的講座。他是資深親子及婦女教育工作者。她形容自己是一個文字人,每天都看很多書,思想又跳躍,能夠感動自己 的,方能夠感動別人,勝在記性好,每次的講座其實是將一生經歷的故事講出來。    羅乃萱年輕時代已經很愛寫作,然而她卻是讀數學出身的,父母一定要她去外國讀理科,數學是她最不喜歡的科目,她心想若然讀到這最不喜歡的科目,就做什麼都得了! 最後大學考試最後一題是 “立體四度空間有 4 隻蒼蠅捉迷藏,幾時 X 捉到 Y、Y 捉到 Z、Z 捉到 Z”,她心想知道這些有什麼用? 於是斗膽地在試卷上寫上 :”None of my business!” 竟然剛好夠分畢業。 「讀數最好的事是認識了我先生,後來跟丈夫去台灣做宣教士,我去一家大學雜誌想做編輯,一年後他們找寫香港前途問題,見我的文字不錯,就收了我做徒弟。」她回港後做《突破雜誌》,從事青少年雜誌工作逾十載,常常有機會與青少年一起參加訓練或宿營,發現很多青少年問題都是與其家庭有關。於是 2001 年開始寫親子書,至今總共出版了 60 多本書。女兒那時 12 歲,就成立了家庭發展基金,現在每天還要做一個溫哥華電台的節目,也是以講述家庭親子作主題。 今年書展她本來是「年度作家」之一,推出的作品《好一個我》,講的是人世間的滄桑生老病死。羅乃萱總是娓娓而談, […]

《旭茉JESSICA》成功女性 2020-黃鳳嫻

「不要看旁人來定義自己的成功,能夠做一個有智慧、有品德的人已是成功。」 看到消委會總幹事黃鳳嫺,多少也有點「公平女神」的味道,然而她的那一杆象徵公義的「稱秤」早已在心裡。行公義、好憐憫,好像是一種拿着利劍的硬性工作,然而作為一位女性,她卻將這種正義感加以柔化,以傳統中國「以柔制剛」的道理,去改變社會上的緒種不平事。    「消委會主要是保護消費者,我們的標誌是一個『稱秤』, 代表一個公平市場,可持續發展的市場,才是好環境給予消費者;我們除了教曉消費者小心,更要教曉各行各業做得好,他們提供的服務好、價錢合理、有新的創意走到出來,自然令香港成為一個好的消費環境。我們有時未必站在消費者角度,而是從整體方向幫助業界去進步,令到香港成為一個有質素的消費環境。」她認為時代在變,消委會跨越 40 年的角色亦要不斷轉變,今天要面對更多以往聞所未聞的網購、廉航、有機食品、消費者私隱、可持續消費等問題,亦要與時並進。 「這是一分感受到公義的工作。」黃鳳嫺談到消委會過往的工作時總會有點意難平,她談到當看到美容院那些脫毛或美容過程,看到投訴的照片是全身都受傷,就會覺得這是很慘的一件事;好像看到一些輕度智力問題的人士,在街上被不良的健身中心帶上樓,拿光所有的錢,還要帶他們去借錢;又或是公公婆婆被騙後,不敢跟家人講;又或是有些人以一生的積蓄去買一層樓,原來中間很多處理不到的問題,又或是受到欺壓,裝修時出問題。 她續說 :「社會上很多人不知怎樣去處理消費的問題,背後一定要有一個組織去幫這些社會大眾的問題,所以消委會的工作就非常有意義。我們了解過去一段時間社會上的種種問題,然後幫助及倡儀去保護大眾權益。」 「疫情下難忘的事很多,可以寫下我的日記,我覺得廁紙荒及搶米事件,還有口罩荒,對我都留下很深刻印象。我們不能變到口罩出來,兩周內我們跟一些機構合作去造一些自製口罩出來,我們不是認為全部市民可以跟着我們造口罩,大眾造不造不是重點,而是給買不到口罩的人一個心理紓緩,讓他們曉得不是完全無法可想。」 「疫情下亦出現了廁紙荒及搶米,我們叫大眾不去搶沒有用,那時人心惶惶,愈叫不要搶愈要愈,我們以真誠易入腦的方法去令人停止,首先背後跟米商、廁紙商了解來貨幾時到,某一個階段要發放消息告訴大家不用搶,第一,廁紙儲在家中太多沒意思,天氣又潮濕,於是人們會想真的足夠了, 市況就恢復正常;而食米是戰略物資,香港貨倉有儲存,我們告訴消費者有足夠的儲備及新貨正在來到,以一些窩心及簡單的方法告訴大眾事實,就可以處理此問題。」 「大眾感覺我們好像先行一步,事實上我們要很『八 (卦)』。」黃鳳嫺形容她們的消委會團隊竟然是一隊很「八」的團隊,竟然又十分貼切。「我們有一個『行街隊』,時常到香港市面上走,看看有什麼消費的新東西、有什麼新貨、有什麼新流行。我們的行街團隊,在網上做很多搜尋,本地及全球網絡都要留意,所以我用一個『八』字去綜合我們的觸角。重要是知道社會上有什麼新產品及服務,要『八』到香港人怎樣生活,若我們離地就浪費了社會金錢;另一個『八』是我們要知一個普通家庭是怎樣生活,我們要照顧他們什麼需要,他們的錢用在什麼地方,要留意一些什麼、用什麼品牌、喜愛些什麼? 我們的產品測試要貼近大眾、貼近生活的需要。」 在網絡資訊爆炸的年代,網上資訊時常令人頭暈眼花,她相信一分高質素消費雜誌依然可以令消費者掌握正確資訊,才能有真正的選擇。「《選擇月刊》這麼多年最深刻印象的,有一期是講嬰兒紙巾及長者奶粉,哪些符合標準,嬰兒紙巾只有兩三個合規格,長者奶粉就大多數都會食肥人,我們初時以為長者奶粉那分報告會較受注目,怎知第二天大多數傳媒都傾向於報道嬰兒紙巾,可能是大部分傳媒工作者都正當結婚生孩子年齡,都會更注重嬰兒的用品。於是我們留意到長者的需要往往受到忽視,因為人口老化,若照顧不周到,他們就真的是弱勢的一群,於是我們決定做多些長者有關的產品,例如長者紙尿片,小孩用一陣紙尿片就不會再用,但長者要長久使用。」 消委會也為推動社會各項消費者保障政策播下種子。黃鳳嫺表示儘管要看到開花結果需要數年、甚至 10 數年的時 間,然而 40 多年來,一代代的同事新舊交棒,每一代的播種者,繼續不分晝夜,默默堅持。「有時候法例不能完全保護消費者,我們就要教育消費者怎樣去自我保護,怎樣去找資訊和分析資訊,怎樣去控制自己的購物慾,這些都是要細水長流地去教育。現在我們有一些入小學的教育,以往是去中學教的,現在覺得中學才教已經有點太遲了。」 「當然有些不良營銷真的杜絕不了,然而我不會棄餒,只是努力去做,不斷去做,還要看天時地利人和,一有機會就要不斷針對那個問題,有些問題不是一時三刻就會有一個成果,但我們要平常心,要時時刻刻不斷去針對問題去做,終有一天沒有大成也會有小成,平常心及堅持非常之緊要。」 「蝴蝶酥沒有蝴蝶,是很合理的」黃鳳嫺愛說硬性與軟性的衡量標準十分重要 :「消委會的工作好像很硬性,然而我卻會柔化這工作,在工作中平衡放鬆心情,我是相信陰陽二說 及以柔制剛的道理,所以有時硬性對付未必是好方法,我會偏愛用一種軟性的方法,儘量可能去解釋去說服。」至於減壓是自我的情緒管理,每次黃鳳嫺做訪問,總要提到人心最難管,能夠管好自己的心,很多東西都可以管理得好。「假若妳帶領一個團隊時,妳的氣場可以令人感受得到,那員工就會跟着妳去行,團隊愈冷靜,妳的思考能力就愈高,就可以更聚焦去處理問題。」 「若論最大成就感,很多時我覺得做到社會的大眾認同已很開心,這也是推動我們的動力,市民大眾相信我們,對我們的期望愈高,我們就要肩負更大的責任去做好這分工,團隊就變得凝聚力更好,更有效率去做到我們理想的工作;無論是大事大非,或者是民生小事,我們有空就要多去提醒,這些都有很大的滿足感。」 「成功的定義,我覺得人比人比死人,不要看旁人來定義自己的成功,狹義成功是在人生中每一天,能夠做一個有智慧、有品德的人,廣義的成功是對社會以負責任的態度,做到一些幫到社會的東西,這樣人生於世上,也就不枉此生 了。」  […]

《旭茉JESSICA》成功女性 2020-黃晴雯

「很多人看到自己被關掉的那扇門,卻沒發現自己可以打開一扇窗,生活有各種各樣的可能,我從不眷戀,會在最好時候華麗轉身,尋找下一個自己。」    回首二○○七年,遠東集團董事長徐旭東將百億(港幣)營收的百貨集團董事長位置交給黃晴雯,由於她之前是新聞媒體人,各方反應是跌破眼鏡。如今,十三年一晃即逝,不論是推動 CSR(企業社會責任)的成果, 抑或體現在營收數字上,黃晴雯用行動一次次寫下自我的傳奇,她謙稱不認為自己成功,但遵循一貫信念,「成功是持續自我提升的過程, Don’t prove yourself,Improve yourself!」 「我不會給自己下定義及極限。」 從小父母離異,靠母親拉拔長大,個性樂觀堅毅的她,即使經歷過 3 次死亡幽谷,面對各種試煉也無懼。    跨界力融會媒體與百貨  溫暖創新 俗話說:「隔行如隔山。」但在特定領域好不容易達到一定高度時,轉換跑道能低下頭虛心學習,反而是件困難的事。黃晴雯不諱言首次與遠東集團董事長徐旭東面談時,彼此闡述的理念有所差異,加上媒體人潛在反骨的因子,曾讓她一度對於轉換職涯跑道,心生疑慮。但,徐董事長後續的求才若渴與大器格局,感動了她!她決定放手一搏,勇往直前!    進入企業界不到一年,黃晴雯就被委以遠東SOGO董事長的職務。先生的一句話是臨門一腳:「百貨業為何不能有個像妳一樣有溫度的人,來做點改變?」    二○○七年十月黃晴雯一上任,就要迎接每年11月的周年慶,這是台灣百貨業年度最大盛事,身為指標的遠東SOGO,更是動見觀瞻。 當被告知週年慶時,董事長要在門口彎腰鞠躬說歡迎光臨時,黃晴雯著實嚇了一跳!媒體經驗讓她腰桿子一向很硬,怎麼彎得下來?這個困擾了她好幾天的問題,在週年慶行前會中有了答案!聽到同仁分享周年慶每天回家聽到女兒說:「媽媽 你辛苦了,今天業績好不好?」黃晴雯意識到她不僅在領導一個作戰團隊,更承載了每個同仁背後的家庭福祉;那一刻,她終於知道鞠躬的意義是什麼,這個彎腰是她心悅誠服的一堂謙卑大課。   黃晴雯有著凡事都要做到 100 分的性格,上任半年埋首苦讀、到賣場與基層聊天,將自己融入百貨業,不到兩年就能幫員工上課,分析總體經濟及全球零售的變化。 她深知,百貨業門外漢的她,除了努力補足相關產業知識, 更需要圓融的領導風格、跨越台日文化的鴻溝,讓專業團隊願意跟她一起打拚。有天,在百貨業服務半世紀的日本籍總經理對她說:「董事長,對不起!這次檔期我未能做好。」當下她很感動,這席話透露對同仁已經不只看她是一個職務上的董事長、更是與團隊休戚與共的Team Leader […]

《旭茉JESSICA》成功女性 2020-金鈴

「對生活要有熱情和能量,永遠保持着 好奇心和興趣,十二分滿滿的正能量, 才能樂在其中。我覺得失敗不是犯錯,而是任何事都不做,不做希望就是零, 只要跨出那一步,可能妳失敗一百次,就有一次會成功。」 曾先後在中國中央電視台及廣東電視台工作,2004 年獲選為中國十佳節目主持人。其後當上歌手出版唱片 《燦爛 2008》,亦加入香港亞洲電視主持不少體育節目。金鈴是中國首位獲得「金槌獎」的拍賣官,也是佳 士得的首位中國拍賣官,是中國最早走進國際拍賣行列的拍賣官之一,現今主要擔任慈善活動的拍賣官。    「我自小就有正義感,想除暴安良,自小願望是做一個律師,這個種子很小就在心中種下了。」然而她又喜歡藝術,於是最終讀了音樂藝術的課程,畢業以後簽約唱片公司做歌手,中間接觸到很多小朋友,其後入了電視台做了一個青少年節目的主持人。 有一次一位出名的拍賣官來到電視台作一示範,於是將她心中的種子再次燃起。「忽然間覺得拿着拍賣鎚在拍賣桌上有點指點江山的感覺,有種以前想做律師的衝動又出來了。我就爭取入了拍賣行的行業,後來拿了第一屆的「金槌」獎拍賣師,才令我真正對拍賣師這個行業有了濃厚的興趣,亦令我真正踏入了拍賣師的行業。」 很多人覺得節目主持跟拍賣師好像是兩個截然不同的行業,但金鈴認真地解說着 :「其實對我來說都同樣是語言藝術的行業,拍賣師是要以準確的語言去調動現場的氣氛,主持人是調動觀眾對節目的關注,其實都對控制場面有共通之處。此外,節目主持跟拍賣師都注重形象、儀態、語言表達、口齒清晰,我覺得自己很幸運,因為從事了主持的工作,令我對拍賣這個工作的入門輕易得多,不必太長的訓練,我已有了一個臺階去起步。」 「我加入佳士得中國,主持他們在中國的第一場拍賣,亦是我拍賣事業上的一個高峰。」2012 年佳士得要入中國市場, 硬性規定要有中國牌照的拍賣師,獵頭公司就找到了金鈴。在九月大拍之前沒有一場小型拍賣給我去試,他們找來一個拍賣老師,用佳士得的方法去訓練她,那位老師對她很有信心,知道在國內有十幾年主持大型拍賣的經驗。   「佳士得代表世界第一水準,當我們在上海舉行佳士得 250 年歷史上第一個中國拍賣師主鎚的拍賣會,原來還預備有一位香港副拍賣師,我提出意見,若然你們叫那位拍賣師做,我就傍在旁邊不出聲,但若然妳要我跟她同時拍賣,我本着負責任的態度來說,一定不會成功。」終於大老闆認為讓金鈴一個人做就可以了。    金鈴形容拍賣官就像是交響樂團中的指揮官,控制着整場拍賣會的節奏、氣氛,影響着參與者的情緒,從而實現拍品的價值。「我這個人愛人生有不同的挑戰,我重要是人生嘗試過,我盡了最大的努力,結果怎樣我是不大關心的。那一刻我心想,他們找到了我,我就要凸顯我自己的風格,我作為主持的根底,他們很多拍賣師很嚴肅的,第一件、一百萬,一板一 眼很嚴謹的,我希望打破這個規舉,那一晚我就用了自己的方式,全球的媒體報道都用了同一句說話 :「佳士得中國拍賣師用她自己獨有的方法,去主持這第一場拍賣。」 「這一次是佳士得中國的一場開幕典禮,我當它是一個派對、一個晚宴、一個慶祝,我就結合這些元素,加點我主持的調動氣氛,也跟現場講一下笑話。」有個客人舉了幾次牌,然後放下了手,跟旁邊的女士講了句話,金鈴就開玩笑 :「不要問那女子,問我的話,我的答案就是 “YES”。」即時引來哄堂大笑。她用一個令大家開心輕鬆的方式,將所有拍品全部拍出去,結果成交非常好,成為佳士得中國 250 年來很特別的一 […]

《旭茉JESSICA》成功女性 2020-林淑儀

「我認為成功不是個人,而是很多經驗累積,要有很多拍檔合作,我反而會用圓滿去代替成功。」 林淑儀 (Connie) 最喜歡周街行,路過的街道、建築、店舖,都一一激發她對灣仔這區的好奇,街道兩旁具有歐陸情懷,充滿詩意。「大學時在藝術中心做實習,畢業幾個月就來工作。初時做電影部,選電影及製作電影節目單,及學習推廣獨立電影,慢慢有機會做視覺藝術。推廣電影、推廣藝術、到推廣藝術中心這個品牌,學習藝術管理,跟藝術家建立關係,跟政府、跟商界建立關係,還有跟國際平台,好像做了很多份工,我覺得一直都在 on job training。」邊做邊學邊進步,Connie 最終成為香港藝術中心總幹事。    「1977 年開幕時,香港藝術對很多人都仍是很高端的東西,我做研究時很多香港藝術的管理層都是英國或外國人,藝術中心最重要成就之一是培養了很多本地的藝術管理人材;我們的三位創立人何弢先生、盧景文及 S.F.Bailey,他們的原先想法都是一 個 For the People, By the People 的地方,這是以香港人為中心的藝術中心。」一個以香港本土為核心價值的藝術中心於焉誕生, 令這片文化沙漠的土地逐漸變成文化甘泉。 「我們有劇場,也有展覽廳,我們有這麼多不同的場地,造就我們與不同媒介的合作,藝術中心的特式是跨平台的,我們很本土,也很國際,一直在不同年代引領不同藝術家,以前是引領香港藝術家,現在是引領亞洲的藝術家;我們希望立足本土、放眼亞洲、接軌國際。我們很早就做很多跟社區合作的節目,2006 年以後我們已有一半節目是在社區演出。」 「生活就是藝術,藝術就是生活。」在 Connie 心目中藝術沒有高低之分,它滲透在日常生活之中。「我覺得藝術是表達情感的媒介,可以表達情緒,幫我們發聲,也有愉悅的作用,疫情期間我們把很多節目放上網,而且會放一些富有幽默感的節目,因為人是需要娛樂的,我們不覺得藝術一定要娛樂化,但我們認為藝術要廣泛一些,觀眾眼睛是雪亮的,你給最好的東西他們,他們自然會欣賞得到。」 讓藝術融入生活是世界大趨勢,Connie 總愛搞搞新意思,藝術本來就應該無疆界。「一項藝術活動是否可以持續發展下去,尋找資金很重要,我會笑自己是一個文化的 sales,我要將那個節目的好處、我的信念,跟別人分享。《街頭音樂系列》就是這樣一個節目,2009 年我跟龔志成說我們在藝術中心裏邊的音樂很難做到好聲音,若然在門口這塊空地可以做到多好。藝術中心首先用我們自己的資金去開始,然後逐步找到區議會資助,後來又找到不同的資金贊助,後來找到馬會作為我們幾年的贊助;我們不單止在藝術中心門口,更加去了很多社區作街頭音樂,這是一幅很美麗的圖畫。」 […]